bt 电影下载

      等张三百走了之后,张顺又留张武浩谈心。

      一方面为了拉近君臣感情,另一方面试图看看能不能从这厮身上掏出点有用的东西。结果最终发现,这厮果真是草包一个,在卫所待了这么久除了学会点阴谋诡计,居然没有学到什么有用的军事知识。

      张顺本来失望之下,想让他退下。却没想到这厮灵机一动,提出招贤纳士的建议。原来这张顺自从河决孟津以来,整日只顾勾心斗角,起兵聚义,却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忘了寻访贤才事宜。

      张顺暗道失误,自己以前玩三国志的时候,无论到了哪一城,总是先寻访人才。现在到了现实中,自己反倒忘记了。他便连忙写下求贤令,又亲自抄写若干份,让士卒张贴出去。

      文曰:

      吾闻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十室之内,必有俊士。兹有将军张某文远,求贤若渴。若有文章计谋出众者,或武艺高强者愿加入麾下,必有厚禄以待之。如有提供有用信息者,则赏粮食一斗;若有一技之长者,则视其能力大小,与其家人粮食以度荒灾也。

      命令士卒将其贴在县衙衙门门口及县中其他路口、茶馆等热闹处。

      不多久便有人报上此地有一大才,名号“痴仙道人”,姓王名铎,字觉之。其人家居孟津双槐里,即旧孟津城所在。因遭洪水,现在正避据城中。张顺连忙带着悟空及亲卫前往拜访。

      这王铎也是孟津大族,此次遭灾,旧宅倒未被淹,只是被水倒灌,难以居住而已。其本人在孟津倒是有一临时别居,暂住于此。

      张顺登门的时候,他正在吟诗作赋,哀叹孟津民众遇到洪水之悲惨状况。当仆人告诉他外面有贼寇头目拜访的时候,倒是把他吓了一大跳,顿时失了吟诗的兴致。他惊慌至极,却毫无办法。

      他家虽然是大户,却是个太平年间的大户,而不是几年以后那种遭受流寇洗劫之后的大户。之后河南地界久遭兵灾,各地纷纷建堡设寨,编练乡勇,几乎和贼寇无疑。到那时贼来从贼,官来从官,却是钱粮不失,奴仆众多。

      别说是张顺目前这种带着饥民来了,就是李自成建立大顺,都暂时拿他们没有什么好办法。当然这个时候,没有办法的是他们大户王铎。于是,王铎只好安排好家中女眷,令她们若有不测便自裁而死,以免为贼所辱。

      王铎本人四十来岁年纪,看起来卖相很不错,留着连面大胡子,穿着一身宽松的锦缎衣衫,颇有后世艺术家的气息。张顺见到他时,便对他心生好感,和颜悦色的先是和他闲聊几句,拉拉家常,以安其心。

      说什么“家中子女几何?”“可在身旁?”“有孙子否?”之类的,直接把王铎吓得面无人色。

      张顺一看这路子不对,便改口问道:“家中田亩几何?可有余粮?”那王铎更害怕了,身子抖若筛糠,嚅嚅不敢言。

      张顺无奈拍了拍自己脑门,我这以前不是挺会说话的吗,怎么现在拉起家常,好像要抄家灭门似的?却不知自己起兵以后,攻打县城,斩杀县令、县吏,早已威名赫赫,传遍全县,说出来已经能止小儿夜啼矣。

      张顺无法,只得直言道:“久闻卿之大名,可愿随我左右,以便日日聆听君之教诲?”

      “乡野村夫,只会写字作诗,做一词臣,不敢烦劳大王相请。”王铎强忍着恐惧,拒绝道。

      “嗯?!”张顺听了,眉毛一扬,不怒自威。

      王铎吓得再也忍不住了,连忙跪下,磕头如捣蒜一般,口中只道:“死罪死罪!”

      “你观我面相如何?”张顺有些哭笑不得,只得祭出“真龙天子”大杀器。

      “大王龙行虎步,不怒自威,乃天人也!”反正马屁不要钱,王铎好话说尽,“奈何小臣没有济世之才,只待大王定了天下,小臣才能歌功颂德,吟诗称赞。”

      张顺听了有些郁闷,网络小说中不都是说“虎躯一震,纳头便拜”吗?自己带了一个“真龙天子”的被动效果都不好使?本来张顺想效法宋江,给他来个逼上梁山,不过见其姿态挺低,又是文弱书生,反正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又谈了几句,便草草结束拜访,暂时拜别回到了县衙。

      这时候又有几人前来通告贤才,却是说什么附近的人才。比如登封李际遇、温县陈长梃、蒋发之类。都是暂时不能招募的人才,张顺也不介意,照例给付通者粮食,以示诚心诚意纳贤之意。

      等到中午,张顺召集众头目吃饭。张顺想起赵鱼头、陈金斗、张三百等人都是附近人士,便问他们道:“我听闻孟津王铎乃是高士,奈何不从,其人如何?可有计策?”

      诸人之中,陈金斗只是略有耳闻,不知其人深浅。张三百艺人而已,不曾听闻。唯有赵鱼头舟中往来多文人骚客,略知一二。他便说道:“此人我却见过,颇有才华。据闻曾任皇陵陪祀,不久又升任翰林院侍讲。深受皇恩,能吟诗作赋。数月前,此人受皇命出使山西潞安府,却也不知是何事。”

      “待其出使完毕,便返回乡里。其人返回之时,正好搭载老叟船只,是以有一面之缘。其家乡本在孟津双槐里,后来发达,便迁入孟津老城。再后来老城搬迁,其家却未随着搬迁而来。”

      张顺听了有点摸不着头脑,便问道:“这翰林院侍读是什么职务,可闻此人有何专长?”

      赵鱼头寻思了半天,无奈说道:“老叟也不知这翰林院侍读是何职务,听往来书生言语,似乎是给皇帝说书陪读的位置。至于才能吗,只听闻其人书画价值千金,能吟诗作赋。主公若其有意,可以武力胁迫,逼其就范。”

      张顺惊讶看了赵鱼头一眼,没想到这厮看似个老农,手段倒是挺狠辣。不过此人左右是个文士,空读圣贤书,却无圣贤策,即使拉人入伙也是无用,反倒平白污了名声,多了张吃饭的嘴巴。

      听到这里,张顺本欲放弃招揽,却突然想起其人从潞安府归来之事。本着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的心态,张顺便有心趁机了解一下山西情况。虽说王铎本人无什么治理之才,好歹见识颇广,正好可以在其身上收刮一些信息出来。待张顺吃罢饭,便又去拜服王铎。

      那王铎也刚在家吃完饭,听说贼人头目又来了,差点吓得心脏病都要发作了。见了张顺,此人除了死咬着不敢“投贼”以外,问起其他事情,也都老老实实说与张顺听。

      原来此人于今年三月奉旨出使潞安府,却是没甚大事,一则查看潞安府铜器生产事宜,二是安排潞州卫所军备事宜,三是拜访沈王。

      说起这沈王,却也有意思,其本人封地居然不在沈阳,反倒在潞安府。原来当年燕王朱棣“清君侧”之后,颇为猜疑兄弟,怕他们也给自己来个“清君侧”了。特别是原沈王封在沈阳,掌控兵马,朱棣心中不自安,便将其兵权剥夺,改封在这潞安府了。

      后来随着世系流传,至今二三百年。其王室与皇室的血缘关系逐渐疏远,早已淡漠。当然,虽已淡漠,终究有些关系,此次老沈王病重,宫中便派遣了王铎前来慰问一番,略表姿态。

      张顺听了心中喜欢,又问起山西地形路线起来,王铎一一作答。

      其人入山西,乃走井陉进辽州,然后再下潞安府。及出使之事已毕,则下泽州,过天井关,至怀庆府,再于孟津渡河而归。

      张顺本来就擅长吹水聊天,又有心吹捧之下,两人聊了不多久,王铎开始戒心重重,到后来竟然渐渐忘记了对面此人“贼人头目”的本来面目,有问必答。等他说道得意之处,往往还自己加戏,言语泽路二州山川地形及风土人情。这王铎果然不愧有名士风采,言谈举止,非同凡响。

      张顺听了更加高兴,又询问一路上的驿站关卡,及路途远近、平狭曲折。王铎又一一作答,甚至还拿出自己沿途的所作诗词和书画,请张顺欣赏。

      张顺见了赞不绝口,直言痴仙道人王铎诗比李杜,画比顾吴,只把王铎夸的面红耳赤,连道不敢。一番吹捧之下,张顺便提出,百闻不如一见,不知可有地图一观。

      这王铎又不是内政之才,哪里有这种东西。于是,张顺便请他书画一副。这时节地图本就是简洁,大多数又不是精细之品。王铎本身又是绘画高手,便当仁不让,让下人磨墨调色,亲自书画与他。

      这所谓的地图,其实和后世景区示意图倒有几分相似,也没什么比例尺。但是,张顺仍然如获至宝,甚至于还得了便宜还卖乖,又向王铎借其兵法武艺书籍。这王铎哪里有?幸好,他派人翻了翻,倒是翻出来一本年轻时购买的《孙子兵法》和《尉缭子》送与张顺。

      于是张顺便辞别了王铎,满载而归。王铎这时犹自意犹未尽,待到吃了残茶,冷静一番,才想起此人乃是凶残异常的贼人,不由冷汗直流,直呼“邪门,这贼人竟会使妖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