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视频观看入口

      香香进了苏麻喇的院子,找到苏嬷嬷,再拜见了额涅格格。

      看着一脸春色,又开心的香香,苏麻喇也是欣慰的。

      只是,香香随便挽在脑后的头发,那个发型,让人非常的不满意。一问,香香才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没有梳子,就算有梳子,自己也不记得怎么梳发髻了。

      说这些的时候,香香的脸上没有委屈,只是不好意思而已。这让苏麻喇,又一次对香香另眼相看。

      香香去了四爷那里以后,无论经历了什么?都要学会自己解决和承担。听香香讲的这些,一定是没有得到像样的照顾。

      连个梳子都没有,那就说明连最基本的待遇也是没有的。但是香香从一进来到现在,仍然笑容满面,一个那么小的小丫头,要装也装不了那么久。

      这说明香香心胸豁达,并且适应得还不错。

      苏麻喇什么都没有问,亲自上手给香香梳发髻。仔仔细细,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教香香如何梳发髻。

      八十多岁的苏麻喇,连自己的头发都不是自己梳,今天竟然破例给香香梳头?!

      苏嬷嬷是吃惊的,苏麻喇这一辈子,怕只是给孝庄太皇太后和康熙爷梳过头发。

      香香是感动不已的,红着眼眶,认真的跟着学。苏麻喇给香香梳的发髻叫“小两把头”,这种发髻只用本人的头发梳成。

      苏麻喇细细的把香香的头发平分成左右,各扎了一把,抓髻式的发髻,再用钿子固定好。

      苏麻喇的东西,就算只是钿子,上面也是镶嵌着几颗小珍珠的。朴素大方,香香很是喜欢。

      苏嬷嬷最有眼力见儿,赶紧选了一朵粉红的鹃花,在最恰当的时候递给苏麻喇。

      “小两把头”的发髻不适合带金银首饰,带朵花,最好!

      看着苏嬷嬷递来的鹃花,苏麻喇会心一笑,把鹃花插在香香右边的发髻上。在原来的朴素大方中,加了一些个小俏皮,更适合小小年纪的香香。

      给香香梳好头发,苏麻喇开心的笑了。

      苏麻喇还顺手把刚才用来给香香梳头的紫檀木的梳子,赏赐给了香香。

      香香赶忙跪下来,磕头谢恩!香香心里很清楚,这紫檀木的梳子,是难得的上品。更何况,苏麻喇的手,且是轻易给人梳头发的。

      梳头完毕,香香陪着苏麻喇去看了看昨天弄的蜜酿栀子花,确认瓶口都封好了。

      然后,苏麻喇就开始让苏嬷嬷教香香宫里的礼节规矩。

      其实,香香只是一个妾氏,懂得一些最基本的礼义就好了。但是,苏麻喇说过要她时不时进宫陪伴,就索性让苏嬷嬷把所有的礼节规矩都教一教。

      而现代香香的座右铭是:世界上,唯有自己学会的技能和知识,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所有,香香对苏嬷嬷的超前教育没有任何的反感,而是认认真真的学习。

      香香心里很清楚,作为四爷的妾侍,虽然历史上没有自己这号人,但是这些个宫里的礼节规矩,都学一学,总是有备无患的。

      一个会教,一个肯学。除了用午膳的时间,都在学习。香香把苏嬷嬷讲的、示范的,都记住了,学会了。

      苏麻喇全程都在旁边看着,欣慰极了,不断的点头肯定。香香虽然出身不怎么样,可天姿不错,外貌出众,又兰心惠质。

      如果······不,没有如果。苏麻喇停止自己的乱想。在皇家,能保自己一世安稳,也算是本事了。

      等过些日子,跟着四爷回了府里,那一切的一切,就真真只能靠自己了。只盼着香香能安稳一生吧!

      一晃,小太监都来传晚膳了。苏麻喇拉着香香去吃饭,嘴里念叨着要把香香喂胖一些。

      四爷这边,今天对他来说,实在是非常不对劲的一天。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恍恍惚惚的。

      早上香香走了以后,四爷去给皇上请了安并且谢恩!今天,康熙爷没有责备四爷,只是训戒了几句,就让他回去了。

      四爷又去了德妃那里,福晋看到四爷来了,真是欣喜若狂。

      有孕的福晋得了赏赐,去后宫谢恩,通常都是自己去的,皇子一般都不去。除非皇帝亲自赏赐,去皇帝那里谢恩。

      所以,四爷的出现,福晋欣喜,德妃安慰。四福晋有孕,德妃还是欢喜的,好歹是自己的第一个嫡亲的孙子。两个人磕谢了额娘的赏赐,坐着说话。

      四爷没有插嘴,脸上摆着标准的笑容,望着福晋背后的一盆茉莉花发呆。

      小小的簇拥在一起的茉莉花,被四爷看成了栀子花,看成了某个人的小脸。

      看着看着,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傻傻的微笑。

      “瞧我们四阿哥,福晋有了身孕,竟是如此的欢喜,都笑傻了。”德妃忍不住的打趣道。

      四爷还愣着,四福晋先反应过来,看到四爷直愣愣的望着自己,也害羞了起来。

      “主子爷能欢喜,妾身就更加欢喜了。”四爷难得有这种表情,福晋虽然害羞,还是勇敢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在四福晋看来,钮氏的出现,的确让自己不高兴了。好在,四爷表现不错。钮氏进门的第一天晚上,是陪着自己的。今儿个,又巴巴跟来。

      现在又不顾人前,如此用眼神“纠缠”着自己,四福晋怎能不开心。

      “好!好!好!你们小两口恩爱是好事。额娘盼着四阿哥和四福晋多给本宫添几个孙子。”德妃笑着说。

      “四哥!你高兴傻了。”十四阿哥走过去推了推四爷。

      “啊?什么?”四爷才反应过来。

      他的样子,引得大家哄堂大笑,而福晋,幸福到脸红。

      四爷和四福晋在德妃这里用过午膳,才拜别了德妃。四爷送福晋回了别院,才出去和其他的阿哥们骑马去了。

      这一天,四福晋极其的幸福!!!

      说是要去骑马的四爷,终是忍不住转到了苏麻喇的别院外面。徘徊了半天,没好意思进去找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马场。

      马场旁边有湖,湖边有芦苇,四爷骑在马上,看着芦苇,眼睛里却都是香香甜甜的笑容。

      傍晚来临,阿哥们又聚到一起喝酒吃肉,四爷随便吃了几口,匆匆走了。

      苏麻喇和香香刚刚吃完饭,就有人来通报:四爷来了。

      “真是!我还能扣着你不成,天都没黑,就来接人。”苏麻喇笑着,把香香说得脸红。

      四爷一进门,看到梳着新发式的香香,眼睛又离不开了。被香香瞪了一眼,才赶紧给苏麻喇行礼。

      “去吧!很久没有像今天怎么折腾了,老婆子我也累了。你们年轻人自己去玩吧!”苏麻喇摆摆手。

      香香和四爷行礼,告退。

      “等一等!四阿哥,老奴有话说。”苏麻喇叫住了正要出门的两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