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范冰冰完整版下载

      三日后,风石宝又继续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他坐在酒坊里的小木桌前,悠闲自在的喝着米酒,不时看向酿酒的工人。不知为何,这些工人在对视他的目光时,居然有些不屑。

      原来之前一曲酒庄也是有品酒师的,不过这个品酒师是个兼职,兼职他的人则是这些工人的头头,一个有着三十年酿酒经验的老师傅。

      “小子,你过去搭把手!”一个头发斑白,面容圆润的男子对着风石宝喊道。

      风石宝眼神一瞥,原来是那个酿酒师头头在寒自己,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在说我吗?”

      头头没好气的说道:“不是你还有谁?你看谁有你那么闲的?”

      凤石宝见这人似乎根自己一样,而且模样比自己还嚣张,躺在椅子上,摇着一把蒲扇,好不威风,对着众人指指点点,像是有着指点江山的感觉。

      “你不也一样吗?你为什么不去帮忙?”凤石宝玩弄着有着一个缺口的碗,这是刚刚一个酿酒师给自己找来装酒的碗。

      头头一听,眉头一皱:“你这娃娃,一点数也没有吗?不知道这里谁说的话算数吗?”

      凤石宝呵呵一笑:“反正不是你。”

      “小辈!莫要以为你是朱公子找来的品酒师,就可以如此放肆!只要到了这里,就算是朱公子,也要对我礼让三分。”头头一拍桌面,碗中溅起了一阵水花。

      凤石宝笑了笑,没有理会他,继续摸着手中的碗。

      “好啊,倒是年轻气盛,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能耐。小子,可敢跟老夫打一个赌?”头头端起自己桌上的碗,走到了凤石宝面前,用着那小得见不到的眼睛俯视着凤石宝。

      风石宝放下了碗,冲着头头一笑:“赌什么?”

      “好小子,倒是有几分胆量,就赌品酒,要是你能品出这碗酒,我以后就听你的,酒坊的所有人也听你的。”头头说完,酒坊里的那些工人连忙附和。

      凤石宝瞥了一眼这些停下了手中的活起哄的工人,随后对着头头道:“我可是受朱公子之请,连管理这个酒坊的,你们不都应该听我的吗?你更要听我的!这个赌注对我可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看你是不敢赌了吧,小子,念着你还年幼的份上,只要你老老实实去跟朱公子辞去这个位置,我们就不会刁难你。”头头拿起了凤石宝刚刚把玩的那只碗,抚摸了那个缺口,笑道:“这碗酒跟一曲酒庄一样,不需要你们这些品酒师来喝酒。”

      凤石宝不屑道说道:“就你们这些工人?一曲酒庄能酿造出震惊大奉的美酒就有鬼。”风石宝看着这些工人,并没有发分工合作,而是一人酿造一坛。他可是昨夜连忙做了工作,对于如今一曲酒庄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

      前世的凤石宝总是抱怨自己生错了年代,但凡自己早几十年出世,也不至于混成那样。如今,他穿越了,能实现自己的远大报复了。

      不知道他是否能像他想象中那些叱咤风云呢?

      凤石宝这话说出,可是犯了众怒,这些工人可是对自己的酿酒技术极为自信,当听到别人质疑自己的酿酒技术时,自然是十分愤怒。

      “小子!你什么意思!”

      凤石宝没有因为这些人的怒吼而色变,他淡然一笑:“准确的说,你们这些人的脑子不好,照你们这样酿,一曲酒庄能赚几个钱?”

      “什么!你敢再说一句?”一个火气较大的工人冲了过来,抓着风石宝的衣襟将其狠狠的提前。

      凤石宝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面对着凤石宝欠打的表情,那个工人已经出手了,可是就在他那巴掌要打到风石宝时,旁边的头头抓住了他的手臂。

      “不可,他再怎么说也是朱公子请来的人,要是大伤了他,我们跟朱公子不好交代。”

      那工人听闻,悻悻地放下凤石宝,轻哼一声:“头!你说怎么办?”

      头头面色微冷,凤石宝刚刚的话,自然也是激怒了他,道:“小子,你面前就两个机会,品酒和滚蛋。不过,你最好赶紧滚,这里不欢迎你。”

      凤石宝笑道:“您配吗?你不知道自己跟谁说话吗?要不是朝廷命令还没下来,不然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这么说。”

      “笑话,小小孩童尽会口出狂言,还朝廷命令,你怕是做梦吧。”那个工人不屑的说道,他什么人没有见过?就算是朝中的一品大官,他也是目睹过尊颜。

      凤石宝微微摇头,这些人拿嘴巴是真的讲不过,毕竟人家比自己多吃几年饭,多骂了几年人。

      他将头头端来的那碗酒端起,只是稍微一闻,便道:“一碗由雨水酿造的烧刀子罢了,也就五年份,不过这酒中似乎还加了少许盐巴。”

      “笑话!谁的酒里会加盐巴?”一旁的工人大笑,笑凤石宝啥也不懂,净说瞎话。

      而另一边,凤石宝简简单单的一番话,让头头脸色突变,喝都没喝就知道加了盐巴?没错,酒里他确实加了盐巴,而这盐巴正是用来考验凤石宝的。

      这时,凤石宝将就递到了那工人面前:“自己喝,或者问他。”说罢,将目光看向脸色有些奇怪的头头身上。

      工人先是放了一顿狠话,随后将酒一口饮尽,片刻,他的神色突变,确实跟风石宝说的一样,酒里面确实有盐巴。

      “小子!你这么做到的?”

      这些酿酒工人想都不敢像,居然有人不喝酒,就能品出头头酒中的秘密。

      也是在这时,张金跑了进来,他手上似乎拿着一封文书,怀里还揣着某个东西。

      “凤公子,好消息,文书到了!”

      原来是封凤石宝为官的文书到了,没想到,短短三天,朝廷便派遣凤石宝为濠州酒士,据说还是当今皇帝特批的。

      张金又是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印章,正是酒士才能拥有的印章,掌管一地酒事。

      这一刻,刚刚那些惊讶的工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年纪就当官了?还是自己的上司?自己还有听从他都没命令。忽然,这些背后冒着冷汗,想起了之前的那般场景,不寒而栗。

      “大人恕罪,小子有眼不识泰山!”有些人连忙说道。

      风石宝微微摇头,叹息道:“唉,你们这些人,除了缺点脑子,啥都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