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锥梨亚视频在线观看

      秦怡岚觉得有点看不懂雷鸣。

      一个28岁才出道的新人,是从哪儿来的信心,认为自己一定混出头的?

      如果成名真的那么容易,也不会有那么多艺人蹉跎数年,依旧原地踏步了。

      不过她也没有去敲打雷鸣,有些事情只有亲自碰壁之后,才会了解其中的艰辛。

      当雷鸣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脑海中的提示音如约而至。

      【任务完成,成功签约经济公司。】

      【任务奖励:随机乐器初级演奏,奖励派发中…】

      【获得初级唢呐演奏技术。】

      ……

      啥玩意?

      唢呐?!

      就是那个可以把人从出生吹到入土的流氓乐器?

      系统你信不信我敲碎你脑壳啊!

      【万种乐器,唢呐为王】

      系统回答道。

      是是是,你说的都没错。

      万种乐器唢呐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这是让我往结婚送葬一条龙发展呗?

      可无论雷鸣怎么抗议,系统就像死机了一般,再也不理他了。

      “说说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吧,明天你来公司把刚才的歌曲录一下,顺便拍一下宣传照。”

      秦怡岚有些奇怪的看着雷鸣,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变得面色狰狞,咬牙切齿。

      “另外,听说过静听新声榜么?”

      雷鸣点点头。

      静听新声榜是国内一款名叫【夜夜静听】的音乐软件,专门针对新人排出的榜单。

      每个月更新一次,上榜人数为一百人。

      只要在距离初次发歌未满一年的新人,都可以参与榜单的争夺。

      “下个月我会安排你参与新声榜的争夺,有问题么?”

      秦怡岚虽然是在询问,但语气却不容拒绝。

      “下个月?时间上来得及么?”

      雷鸣有点诧异。

      距离下次排榜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歌曲现在只有小样,编曲都还没做。

      “时间是有点紧,所以你这两天会很累,而且…”

      秦怡岚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我需要你拿出两首作品,仅凭刚才那首,不能保证上榜。”

      再准备一首歌曲?

      雷鸣明显有些犹豫。

      虽然他有挂,但按照这种速度薅羊毛的话,他的那些存货很快就要被清空了。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些为难,但我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秦怡岚掏出手机,打开静听新声榜,指着其中一个名字。

      “王伊雪,曾经是公司的艺人,下个月也要发新歌。”

      哦,怪不得这么急。

      这是要用现任去阻击前任呗。

      既然上司都发话了,那还能怎么办,只有选择答应啊。

      雷鸣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系统的提示音再一次响起。

      【任务发布:在十二月的新声榜中超过王伊雪】

      【任务成功:中级演唱技术,随机礼盒一个。】

      【任务失败:脱发】

      ……

      特么的,系统你是不是有病?

      我只是答应参加新声榜,又没说一定会赢。就不能让我安稳的帅上一段时间么?

      不过既然涉及到了颜值,雷鸣的态度立刻端正起来。

      “没问题,我会尽快把歌曲带过来的。下个月的榜单之争,我一定会超过她。”

      不要小看一个颜狗的尊严,为了能保住颜值,雷鸣绝对会拿出百分百的战斗力。

      “不用给自己那么多压力,尽力而为就好,你只要能进入到榜单里,就已经足够了。”

      秦怡岚并没有要求太多。

      至于超过王伊雪?那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对于这个自己曾经带过的艺人,秦怡岚可以说十分了解。

      那可是公司花了三年培养出来的人才,从还没出道就开始宣传,所有的资源都不遗余力的倾泻,实力岂是雷鸣这个刚进公司的新人能比的。

      要不是因为手底下现在真的无人可用,秦怡岚也不会孤独一掷的让雷鸣去参与争榜了。

      只希望他不要输的太惨,给公司保留一份颜面吧。

      揉了揉太阳穴,秦怡岚觉得有点心累。

      ……

      ……

      从公司预支了第一个月的工资,雷鸣感觉现在走路都自带背景音乐。

      有颜又有钱,人生巅峰!

      不过总感觉还少了点什么?

      琢磨了一下,雷鸣明白了。

      缺一个舔狗…

      咳咳,是缺一个人来一起分享这种喜悦。

      雷鸣从手里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号码的备注是:

      樊朴。

      电话响了两声便接通了。

      “游戏中,正忙着呢,家里没烟了,回来带一包,顺便帮忙买下晚饭,要酸汤素面。”

      “嘟嘟嘟…”

      没给雷鸣任何说话的机会,通话就截止了。

      我特么…

      雷鸣凌乱了两秒,差点把电话摔了。

      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爸爸?!

      ……

      樊朴,雷鸣现在的合租室友,也是一名艺人。

      有所不同的是,樊朴是正儿八经的影视话剧系毕业,出道就是男二,陆陆续续参演了好几部大制作。

      只是后来因为得罪了公司高层,被雪藏了五年,事业一落千丈。

      现在只能待业在家,等待着合约到期的时间。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签约了,还拿到了五千块的工资?”

      樊朴的脸色有些精彩,手里的酸汤素面顿时没了滋味,把筷子一扔。

      “那还吃什么面,有这种好事,应该下馆子吃大餐啊!”

      “吃大餐没问题,你求我呀。”

      对于刚才挂电话的行为,雷鸣还余怒未消,躺在沙发上斜着眼,态度很是嚣张。

      “爸爸!”

      只要能吃上大餐,底线什么的,樊朴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五年的雪藏时间,消耗的不仅是他的青春,还有存款。这半年来,他都快忘了肉是什么滋味了。

      这一声情真意切的称呼,让雷鸣从内而外感到顺畅。

      手一挥,两人来到楼下的小餐馆。

      说是大餐,其实也就是多了两个肉菜而已。

      很快,东西便上齐了。

      樊朴迫不及待的把嘴塞满,含糊不清的说道:“想不到你也进入这一行了,只是原来怎么没听说你会唱歌呢?”

      “爸爸的底牌你想象不到。”

      雷鸣头也不抬,手中的筷子指向性很强,筷筷都朝着肉去。毕竟忘记肉味的不仅只有樊朴,他也馋了很久了。

      “对了,你为什么会主动承诺,要在榜单上超过王伊雪的?”对于这件事,樊朴很是奇怪。

      “一时上头了呗,但是王伊雪我吃定了,谁都拦不住,我说的!”

      说起这事,雷鸣也是一肚子火。

      要不是系统作妖,他才不会做这种没把握的事。

      “拜托,你不会真的认为,你可以超过她吧?”

      樊朴扶额,开始试图给雷鸣分析形势:“争榜不仅看歌曲的质量,还有宣传。这么短的时间内,宣传完全跟不上,你要现在就相当于裸奔上架,成绩怎么可能会好?”

      雷鸣点点头。

      樊朴的话不无道理。

      要想作品出圈,质量,宣传和营销一个也不能少,虽然秦怡岚答应在争榜的时候给自己要一个推荐位,但相比于其他人,宣传这方面明显要落后许多。

      不过话说回来。

      就算一点宣传没有又能怎样,系统也不因为这些场外因素就把惩罚减少。

      “以后说话多给自己留点余地,希望公司看在你是新人的份上,不会追究太多把,否则你以后再想得到信任就难了。”

      作为一个经历过娱乐圈沉浮的人,樊朴觉得有必要把这些职业规则都告诉雷鸣。

      “想那么多干嘛,车到山前必有路,再不济总比之前的日子过得要好。”

      雷鸣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心满意足的抢走盘子里最后一片牛肉,放肆的打了一个响嗝。

      如果真的争榜失败,最先考虑的不是公司的态度,而是要赶快联系一家植发的医院。

      “也是,再差也差不过现在了。”

      樊朴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个道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