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门劫

      “我乃栀兄的朋友,受他所托,前来搭救于你的!”

      韩冲灵机一动,抱拳说道。

      “什么,栀郎他,他真的还想着我么?”

      女子惊疑神情立时转为柔情,眼中泛泪,伴随抽泣。

      这小妖精果然痴心一片,当真一桩孽缘!

      韩冲心中微叹。

      “不错!他可是日日缠着我,苦苦哀求,不惜下跪,我这才勉强同意的。

      你对他可是真爱?若然不是,我便立刻将你击杀,省的害了那可怜书生!”

      韩冲厉喝一声质问。

      “上仙我,我...是真的喜欢他,求上仙成全,如烟来生为奴为婢,难报上仙大恩大德!”

      本来此女心中还有一丝犹疑,却在韩冲这一声威喝中烟消云散,连连磕头请求。

      “嗯。”前者轻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

      “罢了,你变回原形,在下这便带你出去找他。”

      “是!”

      那楚楚可怜女子从头皮处裂开,竟钻出来一头白毛老鼠精!

      足有小猫般大小,双目淡绿晶莹透亮,将那人皮塞入怀中,颤颤发抖。

      韩冲将之抱在怀中,身形隐没,快步向回赶去。

      ...

      “冷校尉,你说这两人到底谁能率先查探而归呢?”

      宁上尉一直盯着窗外斜对面的葬花楼问道。

      “我也不知!那欧阳静观身为钦天监高徒,更擅长占卜变化之术。韩冲的话...”

      冷月凝神沉吟,想到这段时间以来,他虽只是个捕快出身,不过却总能有出人意表的奇谋壮举,心中实在不知两人谁能率先归来。

      “我怎么?”韩冲怀抱白鼠精,陡然显出身来,把二人吓得一跳。

      “妖物!”

      宁上尉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这看似人畜无害的白鼠身具妖气,脸色微沉,低呼一声。

      而后面带赞许地看向韩冲,此子果真有些手段!

      “上仙,他们是谁?您不是说要带我寻找栀郎么?”

      白鼠精口吐人言,甚是惊慌。

      韩冲将之轻轻放于桌上,轻叹一声说道:

      “其实我三人乃是斩妖司校尉,今来是为了捣毁葬花楼这处藏污纳垢、荼毒无穷的妖窝。

      不过你放心,待此间事了,我自会带你去见你的栀郎!”

      “但如果你不愿相助于我,那可就不好说了!

      我不会杀你,却会把你交给那白玉娘娘处置,是什么后果,你可要想清楚了!”

      “什么!你知道白玉娘娘!”

      白鼠精终于明白自己受了骗,但一听到白玉娘娘四个字,立时吓得腿脚发软、浑身颤抖!

      却在此时,那欧阳静观所化中年员外推门而入,看到韩冲已然回来及桌上的白鼠精,神情一怔。

      而后摇头一笑,从怀中竟掏出一条死去的青花环蛇出来,足有手腕粗细!

      “呵呵,真想不到,还是被韩兄你捷足先登了一步!实在惭愧!”

      “呵!捷不捷足那倒无所谓的,但我捉回来的可是活物,而欧阳兄却是辣手摧花!”

      那白鼠精看到青蛇尸体,愈加惊恐,不过心中却没有怒气,仅有一些兔死狐悲之感。

      “呵呵,是死是活又有何分别的,只要能确认此葬花楼乃是妖物盘踞之所,便可一举将之捣毁了!”

      欧阳静观身上白雾升腾,再看去,其已变回本来模样。

      “小妖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葬花楼中有一条地道,直通岭震侯府,白玉娘娘所在。

      你们还没闯进来,它们都已然逃了!”

      白鼠精已深知自身处境,只能寄希望于韩冲能践行诺言,连讨价还价都不敢,颤声建议道。

      “地道!”

      四人对望一眼,心中震惊于那白玉蛇妖的狡猾!

      若是搜拿无果,恐怕那岭震侯会借机发难,四人都讨不到好吃!

      “很好!白鼠精,你很不错,忠贞不二又诚实善良,我韩冲没救错你!”

      “多谢上仙夸奖!”

      白鼠精心中大定,眼前四人中,它也只对韩冲有种莫名的信任!

      “那我们就只有先找到那地道,两面埋伏,方可万无一失了!”

      宁上尉站起身来点点头。

      “韩校尉、冷校尉、欧阳公子,你三人去寻那地道,打开缺口。

      我去找武上尉他们,调集兵马,在分司等待你们消息!”

      “是!”

      ...

      “这葬花楼与那岭震候府相隔近二十里,其间还有三条水道相隔。

      街市上人来人往,实难寻觅那地道所在!”

      冷月走在二人中间,眉头微皱喃喃道。

      “确如冷姑娘所言,此事不易!”欧阳静观赞同道。

      “欧阳公子,你精通于占卜之术,何不测算一番?”

      韩冲抱着白鼠精建议道。

      “韩兄说笑了,地道深处地下,错综复杂,如何能卜算而出的,不过在下却另有一法!

      韩兄既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白鼠精抱出来,自然也能回去的。

      寻找到那地道入口进去,一段距离之后破土而出,自然可以轻易找到缺口。”

      “不行!那地道入口极少开启过,小妖也不知道藏于何处。

      在偌大的葬花楼里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白鼠精连连摇头。

      “原来如此,不知韩兄有何妙计否?”

      “自然是有的!”后者微微点头。

      “当真?”二人一妖不由讶然。

      “你们跟我来!”韩冲专挑一些行人稀少方向行去,直至一死胡同之中才停下。

      却只见韩冲将白鼠精交予冷月,双腿竟慢慢向地面青砖之中沉入而去,仿佛处于沼泽之中!

      “遁地之术!”

      欧阳静观倒吸了一口凉气,韩冲今日施为,已然刷新了他的认知。

      实难想象,一个小小的斩妖校尉,竟能连施奇术!

      直到韩冲没入地下不见,欧阳静观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冷姑娘,这韩兄弟到底是何方神圣,奇人异士在下也见得不少,但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惊讶过!”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以前就只是一个小捕快,但却仿佛妖鬼克星!

      后来他变得越来越厉害,我便引荐他进入了斩妖司的。”

      冷月不由得想起第一次遇见韩冲之时,自己那一剑,后者的镇定模样。

      ...

      其实韩冲还有另外一种方法,那便是隐身在葬花楼之中。

      待宁上尉他们冲将进来,现身堵住众妖孽逃窜,将之当场尽数击毙,也并无不可。

      但如此一来,闹得动静太大,万一那岭震候及时赶来,便可阻止宁上尉他们进入,反而打草惊蛇!

      还有3个技能点未用,这土行术也是逃跑必备秘术,干脆便学了一级!

      土行:据土而行,也就是土遁之术,可在土里行动自如。每个呼吸消耗25点精气值!

      此术消耗精气值虽多,但效果却物超所值!韩冲只觉自己此时在地下泥土中,犹如潜入水中一般。

      也不知是土壤变得稀松了,还是自己身体虚化了,玄妙之极!

      游荡了许久,时而遇到树根蛛网般分布,时而遇到石块、破烂陶器之类,幸好此地周围并没有河水存在,不然更难寻觅!

      噗通一声,韩冲脚下一空,一屁股掉在了地上。

      只见此处竟是一圆拱形、半丈高的黝长地道,每隔二十丈便有一油盏火苗。

      估摸着此地距离地面起码有三丈多深,工程实在不小!

      韩冲重新遁入土壤之中,直向上游去,再出来时,差点被人踩到头,竟是来到了隔壁大街上!

      他赶忙坠落下去,向着死胡同那个方位走到头,再游了上来,这才来到冷月二人百米之外处,爬了上来。

      二人也察觉到了韩冲出来,对视一眼行了过来。

      “找到了?”冷月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不错,便在此地四丈深处!”

      韩冲朝着地面青砖踩了一脚,竟踩碎了半尺砖石做下记号!

      “接下来怎么办?这里距那葬花楼也有十里左右,咱们人手也不充裕,顾头不顾尾,会被那些妖孽逃脱的!”

      冷月点点头问道。

      “说的不错,此次行动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主力强行进入葬花楼,妖物逃入地道之中,但此地人手却是不足以擒拿。

      另一种是两边各一半,但那些妖物多能开山凿石,极易在地道某处逃脱,也不易将之一股擒获。

      若被之逃脱,手中没有证据,那岭震候势必发难!

      此乃两难之局!”

      三人陷入沉思。

      突然,韩冲双眸一亮。

      “我刚才又想到一个方法,保准让这些妖物束手就擒!当场抓个现行!”

      “快说,什么法子?”冷月追问。

      “我们可以弄来柴禾将这地道塞满,点燃之后,命人不停的扇风,浓烟将会充斥整条地道!

      我等在葬花楼闯门,那些妖物即便进入地道之中,也得被熏呛出来!一个都跑不掉!”

      冷月二人嘴角微抽,略带鄙夷的看着韩冲,心中暗道此法偏门,不过应对这种情况却是绝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