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桶女人的肌肌视频

      李爱牛和王馨兰来到了公园的中心,这里的湖水都是结冰了,两个人便走在了在湖水的上方的廊桥上。

      王馨兰听了李爱牛唱的《雪中情》,她的心就是跟着歌声旋律在跳动着,她真的希望自己能和李爱牛一起在这大雪中一直走下去。

      雪中行,雪中也有情。

      李爱牛和王馨兰两个人又是沉默了下来,他们沿着廊桥走着,最后来到了廊桥的中间的小凉亭。

      站在小凉亭里,可以环顾着公园周周。

      此时的小凉亭里没有积雪,也没有了飞落的雪花,两个人也没有去抖落身上的积雪,也许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心事。

      曾经涟漪的湖面,不会再泛起着层层的水波,冰冷封冻了一切,一眼望去,湖面上全是白雪皑皑。

      “如梦,在这个美丽的大自然中,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幸福的,无论命运多舛,还是物化弄人,只要我们不失去信心,就永远不能丢掉心中的希翼!”李爱牛感触的说着,

      冰天雪地,寒冬让万物沉寂,但等待着,就会有春天的来临,就会有万物复苏,百花斗艳。

      王馨兰点点头,他知道李爱牛是天之骄子,应该是一路风顺的经历着生活,因此李爱牛就是幸运的,老天也能眷顾,可是她却不同。

      “小哥哥,这些话都是有道理,但每个人的命运不尽相同,如同小哥哥,你就是很自然的成了大学生,以后的道路一定越来越广明,可是我,真的一言难尽。”王馨兰感叹的说,接着又是欲言又止,显得很是无助的样子。

      “如梦,也许是你这样认为的,其实我并不是一路风顺的,我能上大学,的确我是幸运的。既然你喊我小哥哥,也是唯一有人这样喊我的,因此我对你说说,我放在心里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的心里话。”

      李爱牛的话,让王馨兰有点意外,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了一丝温馨,同时又有点好奇的看向了李爱牛,听着李爱牛的心里话。

      “我是个孤儿…”李爱牛说了一句,他就是油然而生一种伤感,当然伤感的原因有很多,总之一句话的瞬间就让李爱牛突然觉得特别压抑,因为他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更是没有这样说过自己。

      “小哥哥…你是…孤儿?”王馨兰简直不敢自己听到的话,她能看的出来李爱牛有多么的伤怀,因为她看到了李爱牛眼眶里已经变得湿润。

      孤儿这个词,是世界上所有词语中最凄凉的两个字了,因此属于孤儿的世界,那就是最凄凉的存在。

      王馨兰此时感觉非常自责,不是她,李爱牛就不会这样的瞬间眼含热泪,她真的想对李爱牛说声:对不起。!

      李爱牛仰头看了一下,凉亭外的飘雪,他努力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缓缓的说:“我是个被捡破烂的老人捡到的孤儿,从此这个捡破烂的老人就是做了我的老爹,是他给了我温暖,我们也是相依为命。是这个捡破烂的老爹含辛茹苦把我养大,他省吃俭用,起早贪黑的忙碌,让我安心的学习,最终我上了大学。因此我也是幸运的,生活的痛苦磨练也不算什么,有个心疼我的人,让我觉得还是幸福更多。”

      王馨兰听了李爱牛的陈述,她能感受到来自李爱牛的生活日子,也是李爱牛的生活的艰辛,也许是李爱牛积极向上,突然就是触动了王馨兰的心弦,让王馨兰觉得和李爱牛惺惺相惜。

      “小哥哥,对不起,我触动了你的往事。”王馨兰感触颇深的说:“小哥哥,谢谢你,能把你的心里话告诉我,真的很感动,不过我也替小哥哥高兴,的确如你所说,你的人生是幸运的,因为你遇到了疼爱你的人。”

      此刻李爱牛已经调整了心绪,心平气和的说着:“嗯,我们不能去选择人生的开始,也不能改变面对的生活,但是可以选择人生的道路,还有人生的方向,因此就一步步的踏实的向前走,走出光明的未来。”

      王馨兰点点头,她心里何尝不是有着深深的痛楚,已经压抑了好久,她就决定掀起这个伤疤,和知心的朋友说说。

      “小哥哥,我和你说说我的故事……”

      接着王馨兰对李爱牛娓娓道来她的故事,李爱牛就仔细听着。

      原来,王馨兰,出生在大旅的复州县,一个叫长岛的海岛上。

      王馨兰的童年还是很幸福的,同时她还有一个小她七岁的妹妹,他的爸爸一年四季都是跟随渔船去打鱼,她的妈妈就待在家里照顾她和妹妹。

      平静也算幸福的生活,一直延续着,可是这一切,在王馨兰上高一的下半季就是改变了。

      王馨兰的爸爸在一次出海打鱼时候,遇到了恶劣天气,渔船被狂风给掀翻了,船上的三个人都是落入了大海里。最后只有一个人幸运的活了下来,因为有一艘大渔船经过,这个人被幸运的救上来,而王馨兰的爸爸和另外一个人,已经被波涛汹涌的大海淹没了。

      王馨兰的爸爸突然离去,彻底改变了她们一家人的生活,从此她们一家失去了经济来源。由于渔船的船主也是和王馨兰的爸爸一起落入了大海里,因此那个船家也没有多少钱来赔偿,只是象征性的给了一些处理后事的费用,其他的抚恤金根本没有。

      王馨兰的妈妈王桂云,她去向船家要了几次钱,都是无功而返。

      于是王桂云就撑起了这个危难的家庭,家里除了王馨兰和王馨香两姐妹,还有王馨兰的爷爷。

      王馨兰的爷爷只有一个儿子,因此老两口就住在儿子家。王馨兰的奶奶在几年前因病去世了,而她的爷爷身体也不好,有严重的风湿腿病,后来也是得了脑血栓瘫在了床上,不过脑血栓慢慢的康复了很多,老爷子能简单的进行自理。

      面对家庭的压力,王桂云就和大女儿王馨兰谈了,她希望王馨兰能辍学下来打工,来帮着一起照顾这个家。

      王馨兰的学习成绩还算挺好,她真的不甘心辍学,最后看看家庭的窘境,还有妹妹王馨香在上小学,王馨兰只能无奈的选择了退学。

      这时候,王馨兰刚上高二没有几天,她就是满含泪水的离开了高中学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