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视频无限次数观看

      朱厚照也懒得和张灏韬磨嘴皮子。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问,那都是问不出来的。要想让张灏韬开口,还得让锦衣卫出马。

      于是,朱厚照就命人将张灏韬押送至锦衣卫的昭狱。并通知牟斌,由其亲自审讯。

      朱厚照自己也没有闲着,他飞快地转动大脑,思考着整个事件。显然张灏韬只是具体实施者,他的背后绝对有幕后主使之人。

      又是谁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与皇家有仇的人很多。对朝廷不满之人,被朝廷迫害人士及其后人,个别有野心的王爷,民间反明的帮派组织,甚至颠沛流离的流民,等等。

      但是,自己仅仅是太子,上边还有一个父皇呢。如果想要找皇家报仇的话,应该是直接针对自己的父皇,弘治皇帝。

      而对方却针对的是自己这个皇太子,显然对方有着深层次的考虑,在联想到自己的弟弟妹妹遇害,朱厚照觉得,这是要让父皇绝后呀。

      父皇只有母后一个人,没有其他的妃嫔,子女这一块,现在仅剩下自己这一个儿子了。

      如果自己被害,父皇就没有皇子能够继承皇位了。

      到那时,只能是从其他王爷当中挑选人选继承皇位了。

      历史上,真实的朱厚照英年早逝,并且无后。这才由他的堂弟,兴献王朱祐杬之子朱厚熜继承了皇位,年号嘉靖。

      按照长幼亲疏关系来论的话,兴王朱祐杬是离弘治皇帝最近的。如果把朱厚照害死的话,他是第一皇位继承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兴王朱祐杬无疑是最大受益者,同时他也是最大的嫌疑者。

      但是朱厚照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看法,因为历史上的兴王,是一个热爱书法和诗歌,不喜欢纵情享乐的人。他对权力根本就没有兴趣,与弘治皇帝的关系也非常好。

      排除掉兴王后,朱厚照参考明史,认为嫌疑最大的人应该是宁王。

      因为在朱厚照登基后,安化王朱寘鐇和宁王朱宸濠先后起兵,妄图夺取皇位。安化王朱寘鐇直到弘治十五年才正式袭爵。朱寘鐇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了。那么只剩下宁王朱宸濠了。

      而宁王一脉,对皇家颇有微词。当年永乐皇帝发动靖难之役,胁迫宁王朱权出兵相助,并且许下诺言,将来得到天下,与他分天下而治。

      可是,永乐皇帝成功夺得皇位后,却将宁王朱权的封地从河北迁到了江西南昌,并且夺了他的兵权。

      宁王朱权深感前途无望,就开始韬光养略,与文人学士相来往,得以善终。但是他的子孙却对此事愤愤不平。

      最终宁王朱宸濠公然造反。被当时的赣南巡抚王守仁所击败。

      朱厚照经过缜密地分析,认为宁王朱宸濠的嫌疑最大。

      慈庆宫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弘治皇帝自然是知道的。

      他在匆匆忙完朝廷之事,就急命肖敬将朱厚照叫来,详细了解了一番这件事情。

      朱厚照除了讲述事情的经过,还把自己派刘瑾调查朱厚炜和朱秀荣的医学档案一事,告诉了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听了,也是震惊不已。

      眼下,就剩下朱厚照这么一个儿子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还得了。

      见到朱厚照一切正常,弘治皇帝非常高兴,他安慰道:“听说你将张灏韬交给了锦衣卫,朕已经安排牟斌,全力审讯张灏韬。一定把他身后之人挖出来。”

      朱厚照听完之后,说道:“父皇。刚才我又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分析了一下整个事件。觉得有一个人嫌疑最大。”

      “哦?说来听听。”

      朱厚照就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弘治皇帝听了,没有立即表态,想了想,问道:“这是你想的?还是你身边人分析的?”

      “父皇。是儿臣自己想的。没有找任何人。”朱厚照如实回答道。

      弘治皇帝也十分赞同朱厚照的这个分析。在众多王爷当中,宁王一脉,绝对是特殊的存在。当年的恩怨摆在那里,不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难道真要按永乐皇帝的许诺,与宁王一脉共同治理天下?

      弘治皇帝说道:“你分析的很好。这些话到朕这里就可以了。你不要和任何人说。接下来我会安排人处理此事的。”

      朱厚照自然明白弘治皇帝的意思。就告退了。

      弘治皇帝将肖敬叫了进来,吩咐道:“肖伴伴,你安排人调查一下宁王府。看看宁王府与太医院的张灏韬有没有什么关联。”

      肖敬还管理着东厂,得到弘治皇帝的命令,自然是恭恭敬敬地遵命。

      弘治皇帝又为慈庆宫增派了一批大内高手,保护朱厚照的安全。

      张皇后也让人叫朱厚照到她那里用膳,自然也是免不了一番安慰。

      锦衣卫的审讯手段,非常厉害。审讯效率非常高。

      第二日,张灏韬就招供了。据他交代,是一个名叫刘养正的人联系的自己,给了自己一万两银票,让自己在朱厚炜的药里做手脚。为了这笔巨款,张灏韬铤而走险,加大了药量,导致朱厚炜的死亡。

      后来的朱秀荣,以及太子朱厚照,也都是刘养正暗中唆使张灏韬做的,又先后分两次给了他共计十万两银票。

      太子朱厚照竟然能够活下来,大大出乎张灏韬的意料。否则他早就逃离京城了。

      刘养正这个人,朱厚照是知道的。宁王朱宸濠就是以刘养正和李士实为丞相,以王纶为兵部尚书,开始了自己的造反之路。

      朝廷迅速下达了海捕文书,在全国范围内捉拿这个刘养正。

      只有将刘养正抓住,尚有一丝希望,将矛头对准宁王。不过宁王在做此事前,或许早已与刘养正做了切割。

      朱厚照虽然经过分析,提前推断出了幕后黑手就是宁王朱宸濠,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想借着此事,将宁王拿下,还是为时尚早。

      事情的发展也如朱厚照所料。锦衣卫很快就调查出,刘养正与宁王朱宸濠来往甚密,是他府上的常客。

      矛头直指宁王朱宸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