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电影可以在什么软件上看

      薛向南并不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这一点李海很清楚。生长班是飞鲨部队的空勤人员种子部队,可是整个飞行训练阶段是各个航空兵团在具体负责。论起来,各个航空兵团的团长与学员们的关系比学员和教员的还要深厚一些。

      李战要求各个航空兵团对生长班的学员实行“团长负责制”,分到各个航空兵团的生长班学员在整个入门级飞行训练过程中,要由团长亲自负责,也只能团长负责。

      相较于生长班的总教员李战,在李海心里面,薛向南更像是他的师父。

      “小海,实在不行咱就回海鹰团。”薛向南说,就像父亲做得不够好心里面愧疚。

      李海盯着重新放回茶几上的调查报告出神,两分钟前他仔细看完了,反复看了三遍,每一遍看完都会祈祷再看一遍之后会出现奇迹。

      白纸黑字很清楚,事故调查报告没有问题,专家组对飞行员的操纵赞不绝口,事后的多次复盘显示,百分之九十八的几率是要撞上人口密集区造成地面人员伤亡,也就是说一百次里只有两次能够完全避免伤亡。换言之,此次事故能够如此成功,完全是因为飞行员。

      李海立了大功,这是好事,薛向南也好李海也罢,是应该喜上眉梢的,可是结果为什么恰恰相反呢?

      附件里有一份飞行员心理评估报告,也是最终版本。所谓最终版本,就是以该版为准。在最终版本的飞行员心理评估报告里,专家组几乎推翻了此前的结论,结果就是,他们认为飞行员至少要接受三个月的恢复性训练才能复飞。

      也就是说,李海被停飞了。

      如果从撞鸟那天起算,李海起码还要进行将近两个月的恢复性训练。问题在于,专家组认为时间应该从最终调查报告形成的那天开始算。三个月恢复性训练,再进行各种检查各种评估,小半年时间于是就过去了。

      对刚刚进入飞鲨部队准备进行进阶训练的李海来说,落后半年的时间可以说几乎会毁掉他这个并不算差的开头,产生的影响对未来的飞行生涯是非常大的。石磊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现在的情况是要加快训练追赶进度,时间本来就紧张,再停半年的话,恐怕就得和下一届生长班的学员一道改装歼-15了。

      薛向南如此隐怒的主要原因便是如此。挺好的新员,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你说说这算什么?这帮所谓的心理专家就是瞎添乱!按照老子以前的脾气我枪毙他们!这属于扰乱军心!”薛向南终于是忍不住了,气愤的叫了起来。

      反倒是李海,天塌了一般的绝望之后迅速冷静下来,沉声说道,“团长专家委员会是什么意见?一定要停飞三个月?”

      深深呼吸着调整了情绪,薛向南缓缓点头,“至少三个月的恢复训练,之后还要参加一次心理测试,全部合格了才能复飞。简直是乱弹琴!”

      李海沉默了。

      平时极少抽烟的薛向南拿出一包大苏拍出一支点上猛抽,把烟和打火机扔在椅子之间的角几上,重重的的坐了下来。这一路上他都憋着火气,实际上在海鹰团场站的时候他已经向专家委员会开火了,但这并不是发火能够改变的事情。

      需要指出的是,心理专家委员会有他们的职责,如果飞行员通过了他们的鉴定后因为心理问题出现人为的空中险情,他们是要担责的。

      李海拿起大苏和打火机,发现大苏只剩下小半包了,说明来的路上薛向南已经抽了很多烟。

      本想抽一根的李海放弃了想法,放下烟和打火机的时候说道,“团长,您少抽点烟,团里最近不是在搞长途巡航训练么,烟抽多了不好。”

      薛向南摆了摆手没说话,只是一口一口地闷着抽。

      又是让人很难受的一阵子沉默过去,李海揉了揉脸,让自己尽量露出笑容说,“停飞就停飞,又不是不让飞了。飞鲨部队也不过如此,团长您跟他们说说干脆让我回海鹰团算了,以后我就是开飞豹也不开什么飞鲨战机了。只有开不好飞机的飞行员,没有不好的飞机。再说了,不是还有白头鹰呢么,这个飞机也很不错啊!”

      他的言不由衷在话里话外,因为对海司的心理调查报告不满,把怨气转移到了飞鲨部队这边,也就是产生了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

      这样的心理太正常了。

      薛向南叹了口气说,“小海,你别小看短短的三个月。对改装模式的飞行员来说三个月不算什么,但是对你们生长模式的学员而言,前面慢了三个月,到了后期可能就会比同期学员落后三五年。就好比纵队行进的时候,排头的快走两步,排尾的就要跑两步,队伍越长,位置越靠后的就越要跑得多。”

      “三个月,加上头头尾尾的流程,一切顺利也要半年时间。过了这半年时间你还要从高教机开始,等你到了歼十五的入门训练阶段,同期学员也许已经取得着舰资格了。别人少校正营,你就还是小芝麻上尉。”

      李海表面平静,心头隐着一股火,笑着说,“我不在乎,只要能飞就行。团长,就这么定了吧,我回海鹰团。”

      薛向南缓缓摇头,说道,“如果是回海鹰团我不会专门跑一趟。”

      他熄灭烟头,说,“飞鲨部队的领导们都很有能力,我想和他们说一说这个事情,大家一起想想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再怎么说你要是李总点名要过来的,他们总得给李总面子吧?”

      “这……”李海犹豫了,显而易见,他心里面想的没有嘴上说的那么豁达。

      薛向南显然是经过考虑的,他首先要看李海的态度,然后才能决定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从海鹰团的建设来考虑,他十分希望李海能回到海鹰团工作。什么狗屁心理素质不达标,他薛向南从不信这个。在一线拼杀的军人带有色眼镜看卖文弄墨的人员绝不是他一位。他相信李海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战斗飞行员,他相信自己的目光。

      从个人情感来说,薛向南希望李海能够留在飞鲨部队,这既是李海的理想,也是已然把李海当作弟弟看待的他的心愿。他很了解李海,非常清楚李海为之奋斗的目标就是加入飞鲨部队成为尾钩俱乐部的一员。

      “去把他们叫过来,能想到办法咱们就争取,实在没办法不是还有后路呢么!”薛向南挥手说,“而且林丽还在鲁东,回去也不是坏事。”

      “是!”

      李海一咬牙,起身快步走出去。

      门外,朱炜和石磊磊就在过道那里站着说话,看见李海过来便停下了交谈。李海什么也没说,只是说薛向南有请。

      这一下,朱炜和石磊磊基本肯定是出事了。

      回到里面后,薛向南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无奈地摇头说,“一等功是板上钉钉的,不过专家委员会也说了,功劳是一码事,飞行员的事故后心理状况是一码事。这些文人啊,真的是拿他们没办法,死脑筋。”

      传阅完了调查报告之后,石磊磊皱着眉头看向李海,问道,“李海,你老实告诉我,第一次飞行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当时你的表现比第二次和李总一块飞行的时候是判若两人的。”

      薛向南一听就急了,下意识的坐直了腰板,问道,“小海,你是什么情况?怎么还飞不好了呢?”

      这个事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李海说,“团长,我当时真的是没想什么。就是,就是开的是洞三拐号歼七,我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洞三拐号歼七?”薛向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石磊磊说,“是的,李总的指示。按照飞鲨部队的要求,李海是要补一个初放单飞回来的。第一次的表现差强人意。”

      了解了情况之后,薛向南哭笑不得,道,“石大队长,你可能不知道洞三拐号歼七在这帮小子心目中的地位,别说李海了,就算是让我开,恐怕也会感到较大压力。”

      摆了摆手,他说,“我也直说了吧,小伙子们崇拜洞三拐号歼七,都希望有那么一架座机,但是又不希望带上洞三拐号歼七的霉运……”

      一语惊醒梦中人。

      没错,037号歼-7E是年轻一代飞行员心目中的女神,可是却是带霉运的女神,小伙子们希望得到一个完美的她,这样的心理太正常不过了!也正因为崇拜,李海没好意思说造成心理压力过大的原因之一还有037号歼-7E的霉运……

      石磊磊和朱炜看向李海的时候,看到的是满脸尴尬的李海。

      果然如此……

      “你小子,怎么还藏着不说!”石磊磊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朱炜呵呵笑道,“那就更没问题了。想想办法吧,应该是有办法解决的。”

      “朱参谋长,你说说。”薛向南最上心不过了,连忙问。

      李海满脸紧张地盯着朱炜。

      凝眉思索了一会儿,朱炜慢慢露出了笑容。

      PS:求票,月票推荐票,感谢感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