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蛋糕的小游戏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座机是办公室电话,手机是我个人的,只要有问题,欢迎大家随时来找我。”

      范伟进安静的听着,整个流程很熟悉,跟他做任务时经历过的差不多,只不过以前多了一项工作,组织新生军训,京大的大一没有安排军训,被推迟到大二开学前的暑假,新生入学不用马上参加军训,也能让人更快的融入校园生活。

      范伟进心里还有点小遗憾,他听着高中的学长们吹嘘打靶什么的,心里其实一直挺羡慕的,想来京大的军训应该会实弹射击吧,想到这他不禁多了几分期待。

      “范伟进”!

      范伟进一愣,坐在身边的杜军捅了捅他,小声道:

      “点名,到你了。”

      范伟进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应道:

      “到!”

      声音有点大,倒是把教室里的学生都惊住了,纷纷回头打量着他。

      正在讲台上帮着点名的王芊有点奇怪,多看了范伟进两眼,就接着往下点名,范伟进倒是挺尴尬的,悻悻的坐下。

      杜军小声问道:

      “老二,你刚想什么呢?点名喊你两遍你都没反应?”

      “没什么!”

      范伟进没心思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敷衍了过去。

      学院里的这届新生一共149人,点完名,王芊拿着一叠资料发了下来,人手一份,范伟进接过来一看,是新生专业选择意向书,他有点纳闷,不是说大二再分专业吗,上面一共列了金融学、会计学、市场营销三个专业,后面还有对各专业详细的讲解。

      京大今年大部分院系大一不分专业,光华管理学院也一样,不过金融学有点特殊,它是今年新开的实验班,直接从新生里招生,大一就单独开课。

      讲台上,周胜讲解道:

      “这份意向书大家先看看,上面有对应三个专业的详细说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提,大家初步对专业进行下选择,意向书不会对大二的专业划分产生影响。”

      范伟进认真听着,又联系到网上的招生说明,顿时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为金融学专业挑学生了,招生简章上写着金融学专业需要面试,是学生跟导师的双向选择,看来这就是初选了。

      他没再迟疑,在意向书上直接勾上了金融学,填上个人信息就交了上去。

      叶启星好奇地问道:

      “你这就填好了?你选的什么专业?”

      杜军和刘洋也好奇地盯着他,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范伟进直接说道:

      “我选的金融学。”

      刘洋说道:

      “靠谱吗,这上面写的金融学是实验班,第一次开班,这专业前景怎么样?我可打听了,会计学跟市场营销行情一片大好。”

      范伟进笑着说道:

      “这就填一个意向,谁知道将来什么情况。”

      “也对。”

      刘洋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他的观点。

      交完专业选择意向表,学院的第一次年级会议就结束了,既没有分课程班,也没有选举班长,只是介绍了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安排就宣布散会。

      范伟进正准备离开,周胜突然开口说道:

      “范伟进同学请留一下!”

      范伟进感觉又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他一时间很是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事,杜军三人跟他打了个招呼,就先离开了,不大会功夫,教室里的人走得干干净净。

      范伟进也坐不住了,干脆起身走过去问道:

      “周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就是范伟进是吧,我这是有件事要通知你,你被推荐作为今年大一新生的学生代表,被安排在9月1号的开学典礼上做代表发言。”

      范伟进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他没钱没背景,就一个农村来的穷学生,也就高考成绩稍好点,这么露脸的差事怎么会选上他?

      从上学到现在,范伟进一直都是被代表的那群人,他知道,凡是能代表别人的就没一个是简单的,没点能量背景就根本代表不了别人,这里面都是利益的纠葛,尤其是京大,他根本就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而且正巧砸他头上。

      “为什么是我?”

      范伟进看着辅导员好奇地问道。

      周胜也是刚知道这件事,他心里也很好奇,眼前这个学生看穿着很普通,他究竟有什么特殊的,竟然选他当新生代表,难道是因为成绩好?

      可是能进京大的就没几个成绩不好的学生,就刚才坐在下面的一群人里就有9个省状元。

      周胜也是京大人,他自然知道新生代表意味着什么,近处看像先进、评优、奖学金自然都是有偏斜的,远点像保研、国外名校交换生名额等等好处多多。

      由于名额有限,年年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钱都不行,得靠关系比背景,没想到今年竟然落到范伟进头上了。

      “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我只听说好像是我们院长亲自推荐的你。”

      范伟进吃了一惊,他自然知道院长是谁,正是他在改革开放之初大力提倡股份制改革,他的那套股份制理论成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理论支撑,正是在他的奔走呼吁之下,沪、深两市才相继在90年代初建立,他也得了个“黎股份”的称号。

      范伟进弄不明白院长为什么会推荐他,不过这时候也不是刨根究底的时候,只能等有机会再搞清楚了。

      当范伟进走出学院大楼的时候,外面已经灯火阑珊,他很是费解,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开学典礼的新生代表了,对于学院院长,他自然是知道的,可是院长竟然推荐他,这就有点说不通了。

      黎院长不是普通人,他是国内经济界的泰斗,用句不恰当的比喻,他在京大差不多相当于老赵校长在一高的地位了,京大的校长更迭频繁,可光华管理学院的院长他从建院第一天一直接干到退休,也算是真正的桃李满天下。

      在九一年,黎院长带着他的三个弟子合著了一本书,其中一人正是豫省的大老板,另一人则主政苏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