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美女直播

      路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帝都的闹市,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呈现东空帝国的帝都繁华之象。

      白叶转头看着身旁的婧薰,问道:“薰姑娘想去哪儿逛?”

      婧薰看了看四周,说:“哪最热闹?”心里想着:热闹的地方,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倒是个打听情报的好去处……

      白叶思索一番,指着不远处一座高楼说道:“这是东空帝国有名的酒楼,虽然是酒楼,但里面有戏曲演出,山珍海味,茶厅等……”然后又指着左边一条街,那里摆着零零散散的小摊:“那里是朱雀街,有许多的小贩在朱雀街摆摊,街的两旁皆有大商家,不知姑娘对哪儿有兴趣?”

      婧薰勾唇一笑:“我们去酒楼吧。”

      “姑娘请。”白叶在心中笑道,这姑娘,说是要去找商机,其实只是想去玩吧。

      “好。”婧薰心下想,大多达官显贵都喜欢去酒楼,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碰碰运气。

      白叶将战马的缰绳递给酒楼门口的迎客小二,与婧薰并肩步入酒楼,刹那间,传入耳中的吵杂声令白叶不由眉头一皱:“姑娘是想看戏,喝茶,喝酒,还是吃饭?”

      婧薰摸了摸肚子,从早上出来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什么,这会也实在是饿了。

      “吃饭吧!尝尝这帝都之美味。”

      白叶与店小二吩咐一番,由店小二带路,来到一个包间之内。

      “薰姑娘请坐吧。”白叶看了一眼封闭的包间,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要是被人看见他,又免不了许多麻烦。

      婧薰看着眼前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食欲瞬间被勾出,尝过之后,称赞道:“嗯~不错,色香味俱全。”

      白叶坐在薰姑娘的对面,倚靠在窗台,抿了一口果酒:“薰姑娘在帝都可有落脚地?”

      婧薰斟一杯果酒,一饮而尽,说道:“初来乍到,还未安排住处。”

      “若是需要在下帮忙,薰姑娘尽管开口。”白叶心里有些惊奇,这位千金小姐的饮酒方式竟然如此不同。

      “客气了,我也不能什么都麻烦你。”婧薰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这果酒鲜香可口,着实好喝。

      白叶打量下方街道的目光忽然被天上一直翱翔的苍鹰吸引,连忙站起身,对薰姑娘说道:“既然如此,在下还有要事先行告辞了,菜钱已付,姑娘自便,日后有缘再会。”说罢,白叶便转身离去了。

      婧薰眼见人走了,不久后也跟着离开了酒楼,去往朱雀街。

      朱雀街的景象,比想象中的要繁华的多……不远处传来嘈杂声,婧薰缓缓走去,只见几名家丁围着一位女子,心下疑惑,问旁人:“这发生了什么事?”

      路人叹息的摇摇头,惋惜道:“哎!只怪这女子命苦,丈夫好赌,这不,连媳妇都给押上了。”

      “原来如此。”婧薰心里对这女子产生了怜悯,但不曾插手此事,眼下,还有要事要做。

      客栈酒楼,往往是人们议论纷纷之地,刚从酒楼出来,接下来,该去客栈看看。

      刚进客栈,店小二就迎了上来,道:“客官,请问是吃饭还是借宿?”

      婧薰观望四周,没有发现异样之后才回答:“给我开间上房。”说着,她从衣袖中掏出一锭银子给店小二。

      小二接过银子,眉开眼笑,点头哈腰:“好嘞!客官请~”

      夜幕降临之际,婧薰换上夜行衣,遮住脸,游走在帝都,最后在城楼暗处停下,观察着这里城防士兵的一举一动。

      ……

      白叶领一队人马,走在冷清的街道,看着两侧灯火通明的府邸,白叶不由叹了一口气。

      刚从前线回来,便被安排到这巡街,而元帅义正言辞地说:这几天有灯火晚会,四面八方的人聚集在帝都,有些人鱼混杂,要保护好这些达官贵人的安全。

      ……

      无非就是不想让我闲着罢了,白叶心中万般无奈地想道。

      白叶身后一名士兵好奇的问道:“白将军,最近前线无战事吗?”

      “嗯,前线暂时太平,所以才调回了大部分将军。”白叶嘴上回答着,目光不停在黑夜中搜索。

      忽然!听见身后士兵大喝:“谁!站住!”

      白叶回过头,发现跟在他身后的巡逻队朝一个漆黑的小巷涌去。

      白叶没有跟着士兵一起,而是踏着轻功飞上屋檐,绕到巡逻队前方,目光望向下方小巷。

      只见,一名黑衣人被巡逻队追赶。

      这黑衣人身形消瘦,身法极快,巡逻队竟然几乎被甩开了。

      身着夜行衣的婧薰看了看后方被自己甩远了的巡逻队,加快脚步疾驰在黑暗的小巷中。

      白叶从屋檐上跃下,手中长枪如龙,刺向黑衣人,枪尖倒映着月光的寒芒。

      婧薰心惊:糟糕!追上来了!来不及思考,迅速抽出佩剑,格挡,后退数步,借着微弱的灯火看清人脸后,一阵惊讶,是他!

      自己的攻势被格挡下,白叶不免心中惊讶:这蟊贼反应倒是挺快的。

      惊讶归惊讶,白叶手中长枪丝毫不停歇,回身,迅速收回长枪并弹出,砸向黑衣人的腹部。

      婧薰腾空跃起,长剑狠狠向前一刺,同时,左手掷出数枚暗器。

      没时间让白叶思考,长枪在身前挥动,挡开暗器,却没有闲暇时间顾忌刺来的长剑,狠狠咬牙,伸手抓住刺来的青锋,鲜血从手心涌出。

      见白叶空手抓住了她刺去的长剑,婧薰眯了眯眼,将剑抽出,反手一划,在白叶脖子上留下一条血痕。

      白叶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见手心的血渍,没想到这蟊贼下手如此狠厉,心下不由动了杀心,长枪迅速刺出,挑开长剑,直刺黑衣人的咽喉,一连串动作快狠准!

      婧薰身形一闪躲开攻势,伸手抓住枪杆,掌心汇聚内力,用力震开长枪,挥剑继续进攻,招招致命。

      一种躁动在白叶心中涌动,他感受到太阳穴充血的跳动,枪尖挑开袭来的长剑,顺势转身,舞动长枪尾端,用力砸在了黑衣人的膝盖上,快步上前,顺势一击飞踢,狠狠踹在黑衣人的腹部。

      婧薰闷哼一声,险些摔倒,还好稳住了身形,暗咒:还真是冷血无情,如此,就怪不得我了!

      婧薰全力掷出长剑,十指夹着银针,用尽所有内力发出,发出的同时身影迅速跟上,掌心凝聚十成内力!

      细微的破空声袭来,银针!白叶凭借自己多年征战的经验,轻松判断出暗器的类型,身形一侧,躲开射来的长剑,掌中内力依附到长枪之上,用力横扫而过,横扫千军!瞬间,身前劲风大作,吹散了袭来的银针,抓住长枪尾端,迅速收回长枪,立刻用力刺出,刺伤了黑衣人的肩膀。

      “嘁,刺偏了!”白叶暗啐一声,从伤势来看,只是刺破了皮肉,并未伤其筋骨。

      白叶一枪刺伤了婧薰,使得婧薰连连后退,捂着受伤的左肩,鲜血从指缝间流出,疼痛感令婧薰皱了皱眉,这次,轻敌了!

      顾不上伤势,婧薰挥袖,数十枚银针同时发出,掩护离开。

      白叶挥动长枪,将银针数数击落,而原地已经没了黑衣人的身影。

      抚平胸口中嗜战的烦躁感,白叶不由皱眉,从交手的过程中可以判断出对方是名女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