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手机茄子视频

      让李舒窈没想到的是,这两罐酸味儿的青梅丝和紫苏姜,倒真的对克服晕船带来的恶心之感很是有效。

      接下来的几日,她人虽然还有些恹恹的,但胃口已经比原来好多了,午膳也总算能多用几口了。

      孟氏和奶娘见了,自然也欣喜不已。

      船还未至汴京,孟氏之前寄出的家信已先一步到了李府。

      信中记述了在陈府的见闻,着重提到了姐姐孟婉与其养子陈陵景。

      李仪早已知晓妻子的庶姐离世的消息,但当他独坐书房,展开信纸细细读来时,仍然叹息不已。

      信里还附带了几张宣纸,据说是陈陵景新作的文章。

      李仪还未看内容,先瞟了一眼他的字。

      通篇字迹的大小、疏密收放得宜,端正工整之余,亦不乏飘逸之气。

      嗯,这样的年纪就能有这样一手字,已是相当不错了。

      再通读一遍全文,论的是前朝兴亡事。

      文采虽还质朴,立意却几乎称得上深刻了。

      李仪满意地点头,知这个孩子果然有些真才实学,顿时起了惜才之心。

      他又看了几遍,将其与自家娘子的信纸一起妥善收好。

      外头的小厮阿福叩了叩门,李仪头也不抬地挥手让他进来。

      “主君,院里的雪晴姐姐送了些水晶角儿来。”阿福低头恭敬道。

      “那就让她进来吧。”

      雪晴身着素色纱裙,施施然走了进来,福了一福,说道:“奴婢见主君今日晚膳用得不多,便蒸了些角儿,包了鸡肉山菇做的馅儿,您尝尝,可还吃得?”

      李仪拈了一个尝了,随口赞道:“这馅儿鲜香味美,不错。”

      阿福在旁边看着,笑道:“雪晴姐姐如今的手艺是越发好了,近来做的吃食,连府里最资深的厨娘都赞不绝口呢。”

      他长了一张团团脸,笑起来显得很是喜兴。

      雪晴似有些不好意思,微低着头,抿唇浅笑。又说:“哪里,我不过是闲来做着玩儿罢了,难得主君喜欢。”

      阿福再笑,“咱们大娘子和姑娘这两日也快回来了,若是吃了姐姐做的东西,想必也会喜欢的。”

      雪晴愣了愣,随即敷衍地点点头,向李仪行过礼后便转身离开了。

      阿福看着她绰约多姿的背影,若有所思。

      三日后,舒窈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汴京城。

      李仪早早打听了船靠岸的时辰,又带阿福提前等着。

      舒窈随着母亲和表哥下了船,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高大的父亲。

      父亲显然也看到她们了,往她这边挥了挥手,脸上尽是温和的笑意。

      于是舒窈下意识地想松开奶娘的手,直奔到父亲的跟前。

      虽然距离不过百步,奶娘也不敢让她自己跑,此处人多,又有劳工来来往往地扛卸货物,姑娘若是跌了绊了甚至被人拽走了,那可不得了!

      舒窈心里好笑,自己两辈子加起来都三十岁了,此刻却仿佛幼儿园下课想飞奔向家长,却被老师拉回来教育要注意安全的小朋友。

      好在李仪迎了上来,看着面前的妻子,又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

      舒窈抬头喊道:“爹爹!”

      孟氏伸出手指点点她,笑道:“怎么,你见了爹爹就忘了身后的娘亲了?”

      舒窈不说话,牵着娘亲的衣袖,把她也拽到了自己身边。

      李仪一双凤眼满含怜惜地望着孟氏,说道:“一别多日,娘子清减了不少。”

      舒窈内心:......爹爹你可真会睁眼说瞎话,清减最多的不是我么?

      一家子重逢自然欢喜,只是......

      齐民悄悄看了旁边的自家公子。

      陈陵景的表情一贯淡淡的,但齐民觉得,他心里应该是十分羡慕这个表妹的,否则,也不会静静地看了这么久......

      阿福牵着马往这边过来了,“大娘子可算回来了,主君一天到晚念着呢。”

      几个人说说笑笑,舒窈转头却瞥见陈陵景还和小厮站在后面,于是对他道:“表哥怎么还不跟上?”

      孟氏闻声也转过来,心里有些愧疚,自己怎么把这孩子忘了呢。

      于是她对陈陵景招招手,“来,陵哥儿过来,这是你姨父。”

      他走上前去,端正行礼,心里想着,姨母待自己颇为和善,多少也是因为母亲的缘故。

      而这位姨父与父亲母亲都无甚交情,与自己又素未谋面,现下贸贸然地要进人家家族的学堂,少不得要放尊敬些。

      没想到李仪直接上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便是陵哥儿?果然清新俊逸!我看过你的文章,立意不错,只是遣词造句还要斟酌,行文更精炼些才好。”

      陈陵景被他这么一拍,神情有些错愕,这就是传闻中出身世家,一身傲骨的姨父吗……

      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反应,只好拱手道:“多谢姨父指教。”

      李仪骑马,孟氏和舒窈带着几个丫鬟坐上了第一辆马车,陈陵景上了第二辆车,齐民和钱婆子坐在前头。

      一行人往李府去了。

      这一趟下扬州,历时近两月,又一路颠簸,舒窈归家心切。

      如今掀帘望着熟悉的街景,顿觉心安。

      进了门,她就直接带着青莲白梅回了自己的绮春轩。

      爹爹娘亲久别胜新婚,她才不要在旁边碍眼呢。

      只是,孟氏好不容易回到家,一时也闲不下来,忙着要给陈陵景安排住处。

      李府人也不多,不少院落都闲置了。

      “虽说陵哥儿以后主要住在学堂里了,但在家的院子也不能含糊。”孟氏道。

      李仪忙拉住又要往庭中跑的娘子,说道:“几日前,我就让阿福派人打扫了前头的一处院落,现下他应该已经带着陵哥儿去了。”

      “那儿地方虽不算大,日光倒好。又栽着青竹,廊下种了几从花,养了几盆兰草。更重要的是,离淇哥儿住的地方也近,两人一块读书也是好的。”

      “娘子,你便歇歇罢。”

      说着,他按着孟氏的肩让她重新坐下。

      孟氏有些惊讶,“难为官人每日公务繁忙,还记着这些事情……”

      李仪柔声道:“吩咐几句而已,算不得什么。”

      孟氏忽然抓住他的手,看向他的眼睛,有些不安地问道:“官人,我此去江南带了陵哥儿回来,你可觉得困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