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莉亚番号

      “师父,既然我和弟弟都是命中注定有一厄运,那我们俩的命是不是一样?”韦小平问。

      “你们俩是孪生兄弟,出生时辰都差不多,为师想,你和小凡命运估计是差不多吧!”玄哲真人问。

      “此次我受伤昏迷,去阴间了一趟,在回阳间时,阎王爷对徒儿说了一句话,徒儿一直铭记不敢忘掉,也一直在想……”

      玄哲真人与张小燕听韦小平提起他在阴间之事,立即好奇起来,因为不管是玄哲真人还是张小燕,都没经历过去阴间之事,甚至,甚至连听都很少听人家说过有阴间这回事,而今不但听到,而且他们所熟悉的人竟然经历过,甚至还从阴间带回两只看守阴间之门的幽冥犬……

      玄哲真人道:“阎王爷对你说了什么话?”

      韦小平说道:“在我两只幽冥犬即将回来时,阎王爷对我说,本来我的阳寿应该是到前天为止,但因为我的品行无论是在前世还是在现世,都为世人所称赞,所以他老人家也被我感动,为了能让我这样高尚品质之人多为世人作有益之事,故而,阎王爷破例延长我在现世的阳寿寿命。至于延长我的多少寿命,阎王爷说这个是个秘密,也是个天机,所以我没必要知道!他要求回到阳间后,一定要为世间人类多做善事,这样,我的阳寿就会跟随我所做之善事之多少来自动延长或缩短!”

      玄哲真人想了一下,说道:“如此说来,真正救你命的,不是我和你师叔,是掌管人神生命之生死之神——阎王爷,他延长了你的寿命,所以你暂时不用死。”

      张小燕也说道:“想不到真有阴间这回事!小平哥哥,如果你的寿命是阎王爷给延长的,并且他要求你多为人类做善事,这样你的寿命就能自动延长,这样这样的话,好像也不难,经常做善事,不就得了?他有没有要求你做足多少善事才可以?”

      小平说道:“这个阎王爷没有说!我是在想,小凡是不是,也有象我一样的经历,然后阎王爷破例延长寿命……”

      玄哲真人听小平这么一说,心里想,阎王爷之所以给小平延长寿命,是因为小平不管是在前世还是现世,人品极好,才使得阎王爷深受感动而破例延长他寿命,让他多为人类做善事,寿命才能自动延长。可是,韦小凡,他现在所做之事,哪里是善事?他在帮敌国来攻打养自己长大的国度,这算是善事吗?他将自己哥哥刺成重伤,这是善事吗?韦小凡在没有被人家掳走前,一直在青峰观里修炼,是帮观里做过好事,但并没有出去做过什么善事!至于,他在前世有没有经常做善事,就更加不得而知了。

      玄哲真人道:“小平徒儿,照你这么说,阎王爷是见你前世和现世经常做好事,人品好,才破例给你延长寿命。可是,小凡徒儿,在没被掳走之前,一般都是在观里修炼,肯本就没去哪里做过什么善事,而自从被掳走后,他的情况是什么样,我们就不知道了,只是近段时间才知道他在施惠国做将军,帮敌军来攻打养自己长大的国家,这样的事,不应该属于善事。按照阎王爷给你延长寿命的条件,为师认为,小凡徒儿可能没有像你一样经历碰对阎王爷。”

      小平听了,心里稍微有点安定下来,如果真像师父所说的,小凡弟弟不一定有我碰对阎王爷的经历,没碰对阎王爷,说明他的寿命不一定像我的那么短……

      “师父说得对,也许小凡弟弟不一定经历过昏死,不一定碰对阎王爷,如果这样,证明他的寿命,比我长,所以……”韦小平继续想着。

      “师父,你不是说过,人的寿命是根据出生的时间来定的,哪怕出生时间差那么一点点,都不一样,所以,弟弟的寿命,应该跟我不一样吧。”小平说道。

      玄哲真人说道:“也许也不一定,但是,我们还是尽快找到他并将他带回来,这样才放心。”

      张小燕说道:“对,师伯说得对,小平哥哥,我们是不是该早点去?”

      玄哲真人说道:“对,你们先我去吧,为师把观里的事交代给你大师兄后,就出去。为了扩大范围找,为师的要和你们分开寻找。——你用口哨传话给大黄,叫他来我这里。”

      韦小平立即给大黄发口哨传话。

      玄哲真人忽然想到什么,说道:“小平,你出来寻找小凡之事,是属于私事,有没有跟国王或张灵谱将军说?”

      韦小平遂将国王单独找他谈话的意思,简单说与玄哲真人听,但他没有将黄景瑞要他去打探施惠国军情一事说出来。

      玄哲真人听了,说道:“黄景瑞这个国王还不错,寻找小凡这事,不管于公于私,只要找到了并将小凡带回来,对青峰国都有利!”

      张小燕想起昨天被贬一事,就说道:“国王好什么好,为了一点小事,把我和小平哥哥职位给贬了!”

      小平听张小燕要说被贬职一事,想制止张小燕,但是来不及了,

      玄哲真人听了,觉得有事,就问,什么回事。

      小平见瞒不住,就将被贬职一事,细说与师父听了。

      玄哲真人立即大怒道:“黄景瑞平时做事好像没有什么不妥,这次什么做得如此之蠢?小平你这次做的确实不妥,但燕儿在你重伤未醒之时,进去看你,没有什么不妥!竟然因此事将燕儿贬职了?更何况,你俩的事,并没有给青峰国带来实际上的损失!”

      张小燕也说道:“就是啊,因这点事,将小平哥哥贬为普通士兵,确实太过了。”

      玄哲真人忽然想到什么,疑惑了一阵,说道:“奇怪,你双子峰之战故意让小凡打你三招一事,你师叔已经吩咐黄贤霖叮嘱下属不要说出去,小凡是你弟弟一事,你师叔也吩咐黄贤霖叮嘱下属不给露出去了,为什么李超前却知道了?倒反张灵谱将军是你上级,却不知道?”

      听玄哲真人这么一说,张小燕也觉得有道理,为什么父亲是我和小平哥哥上级,却不先知道此事?倒反那个李超前先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