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兄弟第八季

      博卡尔队长最近非常疲惫。

      不仅仅是心理上的,同样是生理上的,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合过眼了。

      当他看到两艘炮灰飞船就把一具近防炮废掉后,他下一个反应就是疏散居民,并带领一部分安保队员前往太空港阻止登陆。

      可惜这一次的海盗准备相当充足,他们有足够的小型飞船作为登陆掩护,强大的火力迫使安保队压在战壕眼睁睁看着一队又一队的雇佣兵下船。

      明白于事无补的博卡尔队长,只能亲自率领安保队卡在海盗大部队必经之路上,一边有序后退,一边抽出人手集合路上来不及撤离的居民和能带走的物资。

      等到撤离到相对坚固而且因为有地堡不怕空中打击的居民区域后,博卡尔队长一清点,居民只进来100多人,加上原来没有逃出居民区的人员一共不到两百人。而他的安保队员由100人只剩下五十多人。

      以五十人守护身后二百平民虽然绰绰有余,但他们补给短缺,没有重武器更没有足够的生活补给,前者是用于与突击和后撤的有力支援,后者维系着整个队伍的希望。而缺乏两者的他们只能够龟缩在居民区等待救援。

      等待的感觉是残酷与漫长的,每一天居民区外面都响彻着持续性的单发枪击声还有居民惨叫的声音,这是他们在处决“无用”奴隶和拖曳“有用”奴隶的声音,似乎他们专门开了个音箱把这些声音放大开来。

      第一天就有安保队员忍耐不住,叫上几个人想要攻下水培室,结果失败了,他们的首级还被挂在杆子上。这是在用恐惧来击垮抵抗者的希望,自此博卡尔就再也不休息,他一直盯着队员,不要轻举妄动。

      如今是第四天了,补给已经彻底到了警戒线了,可是求援的星联巡防舰队为什么还不来呢?

      正在博卡尔队长暗自神伤时,他的万用工具突然亮起了炫光,以为是增援部队讯息的博卡尔马上振奋起来。

      可当他打开通讯后非常失望,原来只是这里的居民晋二:“非常高兴你没事,可惜的是我实在无法去接你,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待在原处,支援会来的。”博卡尔说着明显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别担心,队长,我不是要求支援的,我是送补给的。”晋二倒显得很镇定。

      “补给?什么补给?”博卡尔一听到补给就来了精神。

      “能给我一个比较宽阔的地点坐标吗?”

      “你想要做什么?”

      博卡尔一直追问,但可惜晋二不想多说,其实还是谢元不让晋二多说,他暂时不想被人知道这么多秘密。

      在确认一个空旷而无人的地点后,突然从远方飞出一个巨大的箱子,它被高高投射到了空中。

      等到箱子的动能到了最终高度后,突然四角爆开投射四道降落伞,慢慢引导着箱子朝指定地点落下。

      或许海盗被这种别出心裁的投石机式运输方式给吓住了,又或者他们只是直接把目光投向起投点,总之博卡尔还是得到了大量枪支,爆炸物和生存补给。

      且不谈博卡尔如何喜不自胜,谢元那边还是很淡定的带着晋二东突西走跳出了海盗包围圈。

      自从决定作为游骑兵侧面支援主要防守点,谢元开始在晋二的帮助下疯狂清理搜寻者,光一天的时间,就让二十个搜寻者突然陷入沉默,等到大部队派人找到他们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身体。

      沈威没有放过海盗身上任何一件东西。

      疯狂背刺的结果,就是海盗对于居民区的试探性进攻暂时停止,而是派遣更多的炮灰撒网式搜索殖民地除居民区外部分。

      但现在拉网式搜捕已经晚了,大部分从殖民地遗留的居民已经在昨天趁着海盗将重心放在居民区这个靶子上时被晋二找到一辆民用“灰熊”送到了别的分殖民地。

      他们每个人分到人手一把武器和一套从海盗身上剥下来的护甲。虽然都是海盗给炮灰使用的便宜货,但他们将作为信使和警告者让现在还幸存的殖民地保持警惕。

      夜晚是每个生物休养生息的重要时间,不过海盗组成的临时营地还想休息?

      睡什么睡起来嗨!

      不是从远处长距离投掷了一枚破片手雷过来,就是拿着一把M-7步枪对着海盗的营地打了一梭子。

      等到海盗营地倾巢而出的时候,晋二早就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了。但谢元可以依靠培元决的龟息功能尽可能隐藏起来,一旦海盗回归的时候偷偷下点手,所以每当海盗回归营地一清点总能少几个人。

      现在真正就在这个殖民地的除了居民区就是他们两人了,所以只要居民区没事,他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整整三天,白天两人躲起来休息,而居民区承受了火力,没错,海盗的贪婪着实让人吃惊,为了加速夺取剩下二百居民,他们动用了小型飞船的空中打击。

      而夜晚飞船虽然依然会升空,但是海盗的船装不了特别先进的扫描仪,无法发现一直转移在地下室的晋二,而谢元则有把握在飞船扫描下行走,既然他们俩不受影响,那受影响只能是海盗。哪怕飞船行驶的非常快,但每次到达反应地点都只剩下一片狼藉。

      高强度的战斗让参战三方其实都苦不堪言,也唯独就晋二和谢元二人组这一边还好点。

      但晋二才是个刚刚16岁的少年,这样不断东躲西藏逃避搜捕的生活给了他巨大的压力。谢元则作为主攻手面对的压力更大,因为他不仅要和人作战,他还要和飞船捉迷藏,密集的舰炮袭击曾差点打碎他的腰,好在他反应好,但是爆炸的余波和炮弹碎片也让谢元的背部一片血肉模糊,花了他好大的心思找了点敌人尸体才把后面的伤修复回来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留疤。

      连压力较轻的二人组都快抵挡不住了,就别说其他两方了,尤其是博卡尔,他们每天遭受的舰炮袭击更多更密集,这也是海盗掌握了制空权的优势。

      好多平民甚至是安保队员根本无法忍受长时间炮击导致的震动感和狭隘空间的倒塌感,纷纷要求出去,但是被博卡尔强力镇压了下来。尤其是安保队员他们被博卡尔狠狠地训斥一顿,因为安保队员前身都是星联陆战队员“退役”后组成的。

      为了激励手下士兵和平民,他甚至重点夸赞了谢元和晋二两人作为两个16岁少年却积极与海盗作斗争,冒险为居民区送补给的事迹。

      是的,所有居民区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在没有援军的时候,正是两个少年拼死收集了敌人的军火弹药和生活补给,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把补给输送进来了——博卡尔至今都不知道这个巨大箱子是如何抛送的。

      晋二倒是知道的,但他不敢出声,因为这种抛送方式是谢元用双手抱着箱子抛送出去的,他怎么说?

      用这种奇怪的抛送方式,谢元一共冒险送了两次,第三次抛的更远,但是很快就被反应过来的飞船捕捉到动向,几发小型加速炮就把箱子打的粉碎,至此运输就暂时停止了。

      但这并不妨碍博卡尔的夸耀,事实上也正是两次“空投”把补给从警戒线上升到谨慎线上,而且晋二和谢元的家人都在这里。

      顺便说了下两个少年还是跟家长见面了,一见面谢父和谢母就为失踪一周的事情把谢元臭骂了一顿,谢元低着头虚心收下了批评。但父母还是更关心孩子的安全,他们要谢元和晋二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再出去吸引火力了,晋二的父母也隐晦的请求谢元保护下晋二。

      因为晋二和谢元的缘故,两对家庭的家长也愿意帮助博卡尔说话,总算回升了一点秩序感。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超过一周了,星联的船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