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咪哒直播一样的直播

      良才只好拿起那本佛经,一字一句地念诵起来。

      过了三日,阮一娇再度过来。

      她看到良才,几乎惊呆了,“晴晴,你的气质怎么会有这么大变化?你现在简直像个小仙女。”

      经过佛经洗涤,良才身上那种动辄勾引人犯罪的诱惑感消失,但魅力却没有丝毫减少。任何定力不够的人见了,都会发自内心地喜欢,可以说魅惑天成。

      良才笑了笑,“相公,奴家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阮一娇失神了片刻,“应该可以了吧!”

      “那么奴家通过你的考核了吗?”

      “通过了。”

      良才兴奋道,“那么说奴家自由了?你以后再也不会干涉奴家的事情了?”

      “是的。”

      “那么,相公,奴家可不可以称呼你‘师姐’呢,可不可以不要自称‘奴家’了呢?”

      良才至今对这两个称谓有些抵触,因此渴望解除禁令。

      “不行。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这两条不能变,永远都不能变。”

      尼玛,等劳资实力压过你,让你也尝尝被调教的滋味。良才心底暗暗发狠。

      “对了,晴晴,我说过你可以提一项要求。说吧,你想要什么?”

      “奴家想要太阴神水。”

      “太阴神水?”阮一娇思索了一会儿,“可以。不过你不要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不然会有点麻烦。”

      看样子太阴神水还是挺重要的,即使是阮一娇也不可以轻易动用。

      “好的。”良才答应了。

      阮一娇取了太阴神水回来,递给他道,“晴晴,太阴神水是炼化飞剑、增强灵性之物,难道你有一把飞剑?”

      良才不希望引起她的警惕,便道,“不是,奴家另有用途。”

      “好吧。”

      尽管心存疑虑,但碍于承诺,阮一娇还是把太阴神水交给了他。

      得到渴望已久的宝物,良才心情激动,他马上说道:

      “相公,奴家要想闭关修炼数日,可以吗?”

      “可以,这是你的自由,除非你自行出关,我不会打扰你的。现在,你除了走出内门仍须经过我的批准,其他事情一切随你,我不会再干涉了。”

      良才简直是热泪盈眶,终于不用被这个女魔头任意摆布了。

      很快,他找到另一间修行静室,命令侍女任何事情都不得打扰。

      静室。

      这是阮一娇常用静室隔壁的一间。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施加了重重永久禁制,与外界完全阻隔。惟一的联系,就只有一道警铃。那是发生了大事需要唤醒闭关者才会用到的。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难受到打扰的私密空间。

      以前,良才整日处于阮一娇的监视之下,就连闭关,也只能在她的静室之中,随时面临被她闯入的风险。

      现在,他终于拥有自己的静室了。

      进入这间静室,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破阮一娇的禁令,变回原貌。反正在这里她不可能发现。

      但是,当他试图运转幻化由心的神通时,心底却莫名地产生了一种抵触情绪,怎么也不肯变了。

      良才悚然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已经不想做男人了?

      不行。变身只是权宜之计,男人才是我的本色!

      脑子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是手下却迟迟不肯动作!

      强硬想变之时,甚至会产生强烈的抵触情绪,会觉得恶心。

      许久,良才明白了自己的心。

      “我代入天魔,实际上已经认同了女性的身份,现在我心理上已经是个女人了。所以不想变回男人,觉得恶心。”

      天啊,这下还怎么当宗主,还怎么回去面对徒弟?

      不行,我得变回来!既然可以由男变女,自然也可以由女变男。

      只是,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当初是阮一娇的强力逼迫,他才会变的。眼下,却失去了动力。

      良才使出水镜术,看着镜中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忍不住心生欢喜,怎么也不想变回去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眼下,他已然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不知道该以男性身份还是女性身份生活。

      不过,短期目标倒是很明显,使用太阴神水,完全炼化飞剑。

      良才不再纠结,祭出飞剑寒螭,使用太阴神水,一点一点地尝试炼化。

      ……

      一个月过去了。良才收功起身。

      他意念一动,飞剑寒螭围绕着他的身体极快地穿梭,其移动的残影,连成了一道蓝色光带,仿佛身上盘着一条游动的小龙。

      之前他初步炼化了寒螭,可以指哪打哪,但还不能运用由心。相当于这把飞剑对他口服心不服,还没有归心。

      在这种状态下,他依然难以发挥剑势的威力。人和剑不能同心,剑势就无从谈起。

      现在,他已经完全炼化这把飞剑!

      良才收剑在手,运转剑势,周围气温极速降低,一团团白气升起,地面云雾缭绕,眨眼功夫,整个静室仿佛就变成了冰窖。

      这是因为寒螭性寒,炼化以后,使得他的剑势中也附带了强烈的寒气。

      “如今我剑法大成,天下大可去得!”

      飞剑既成,良才信心暴涨,就想去找阮一娇比划比划。

      不过,他还是冷静下来了。

      阮一娇也完全炼化了飞剑,她的剑术也蕴含了类似剑势的奥妙。她的飞剑似乎比寒螭品质更高……

      无论从哪个角度,自己依然处于下风。

      更关键的是,她早已是元婴了,肉身具有超强的复原能力,能承受数次致命攻击而不死。

      但是自己却只有金丹八重,一剑下来……

      若没有挡住就GG。

      根本就不是对等的战斗。

      “哎,在晋升元婴之前还不是她的对手。”良才无奈地叹了口气。

      实力不如人,那就只能继续伏低做小!好无奈!

      算算日期,很快就是天骄大会了。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若是能捞到足够的气运,或许可以一举晋升元婴!

      到那时,就不用再看阮一娇的脸色了。甚至,她曾经施加给自己的屈辱通通都可以报复回来。

      只是眼下,离开宗门仍须经过她的同意。

      如果她不同意自己离开金剑门,一切构想都是空谈!

      得想个办法说服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