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撩短视频下载破解版

      白翎拿着一块比较锋利的石头,对着自己颈部,颈部留下一丝鲜血。

      不过和她嘴上的血相比,这颈部的血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她在咳,不断咳着血。

      她的极限早就过了,身体的状况烂到了极限,每动一下都是在把往死神身边推。

      ……

      ……

      ……

      白翎回到住所,拿出纸笔写着解释的文章,只不过她觉得很痛苦,她的头痛、后脑也痛、腿上的扭伤也没有好、胸口还有些闷、呼吸很累,不过她还是在写着,想着尽早写完。

      可是当她写完的时候,却发现找不到任何人,而山下的巨响不断。

      出事了。

      白翎拖着身子往山下走去。

      ……

      天一门的人来了,他们先是绑了在路上等小梅的两个万变宗内门弟子,然后不断控制着出万变宗山门的外门弟子,他们绑了很多人。

      他们自知万变宗的万变阵很厉害,而他们对阵法的了解程度不高,所以找了一个时机,瞬间破坏了所有暴露出的阵法点,让万变阵几乎不可能启动。

      而后终于惊动了万变宗的正在解第十个阵法的内门弟子们。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天一门为什么要破坏他们的万变阵,没有任何交流。

      打!

      天一门的人并没有杀人的目的,他们要做的只是控制住万变宗的人,所以要将他们攻击到不能继续作战。

      万变宗的人受了重伤,也不会不还手。天一门绑了他们的人,还不知道生死,又破坏了他们的守山大阵,最后还差些将他们的人打死。不还手?可能吗?全力进攻才对。

      天一门的长老多,但是没有下死手。

      万变宗的长老少,但是在拼命。

      双方在半山腰打的不可开交。

      ……

      当白翎拖着身子到了时,双方已经混乱到了极限。

      万变宗的弟子看见了白翎,下来想把白翎带走,带到安全的地方。

      天一门的弟子看见了白翎的模样,有了猜测,而看见白翎衣着简陋,腿脚似乎也不便,身体状况似乎也不是很好,心里有了什么定数。看见万变宗的人准备带走人,立马去拦截,然后又打在了一起。

      白翎很快想明白了为什么天一门的人在这里,她想解释,让双方停战,可是她发不出声音。

      而想拉一个人,这些在天上的人根本不是她一个废体能拉到的。

      她无力的站在原地,只思考了瞬间,她必须让双方立刻停手,而停手的理由,必须是双方都不想看见的。

      那就是她自己,她转身去山路两边,想找一件锋利的物品,但是石头很难找了,都在内门了。而树枝,她又够不到。

      所以她只能找,石头这种东西,不可能一块不剩,所以只要找,总能找到的。

      她拖着身子在林中一瘸一拐,眼睛四处扫视,身体承受的负担越来越大。

      吐血。

      或许你觉得吐血很假,但是吐血是真的存在的,身体的负担太重时,是真的有人会出现吐血的。

      ……

      白翎拿着石头一瘸一拐的走回山路,找了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

      她在砸石头,将石头砸成两半,然后用裂缝。

      可是石头哪有那么容易就被砸成两半的?

      但是……

      砸就对了。

      ……

      白翎举着石头对着自己,可是没有人会在混乱中思考白翎的用意。

      所以只有对着自己狠一点了,不就是见血吗?

      当一个万变宗弟子和一个天一门弟子同时喊出“不要”的时候。

      战斗终于开始停止了,然后不断扩散。

      ……

      死亡?呵呵。

      白翎大口的吐着血,然后倒在山路上。

      ……

      当一个人了有了价值,就会被其他人在乎。而这个人如果在乎这些在乎她的人,那么……

      ……

      ……

      ……

      停战。

      万变宗宗主和天一门门主运行着功法,远远的交流着情况,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将整个事情的实情完整的整理出来。

      然后就是彻底的停战。

      白翎怀里那几张写好的文章从衣服里露出一半,上面沾满了鲜血……

      ……

      ……

      ……

      天一门的弟子和长老们守在山下,万变宗受伤较轻的弟子则大多守在屋外。

      天一门门主、一树道人、万变宗宗主、万变宗七名长老守在白翎床旁,看着小梅擦拭白翎脸上的血。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做到让一个孩子以死相逼。

      做到让一个孩子身体状况糟糕到这种程度却还不自觉。

      那几张沾满血的文章就冰冷的扔在桌子上无人关注。

      ……

      后悔?

      后悔有意义吗?

      如果后悔能让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体女孩儿好起来的话,那么就是他们全部后悔到死又如何?

      他们只是一些几乎没有可能突破到大成的老人,即使奇人的寿命比普通人要长,他们还能再活个几十年,那又如何?

      人的年龄越大,经历得越多,在乎的东西,在乎的事,在乎的人就越多。

      否则他们也不会去守护这千年的和平了。

      或许他们舍不得去死,放不下各自门下成千的弟子,放不下自己的子孙后代,放不下天下苍生。

      但是此刻他们真的想死了。

      只要这死能有任何价值。

      比如让这满脸干涸血液的孩子醒过来,好过来,能笑着和他们开玩笑,能一脸嫌弃的和他们要天阶功法、天阶武技、九品丹药、九阶兽核……

      可他们只能无力的守着,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着。

      奇人又如何?实力强大又如何?一手开天辟地又如何?

      他们终究是人,一个个有良心的人。

      白翎到底做了什么,他们很清楚,虽然不知道最后的效果会是怎样。

      但仅凭她为了两个宗门能尽快停战,不会有人死亡,可以以死相逼,她做的就已经够多了。

      够多了,没有什么比人命更值钱。

      财富是粪土,名声是渣滓,天下的人为了这两样可笑的东西争得头破血流,却没有发现有人在乎他们的性命,在乎他们的未来。

      天下第一的宗门?

      不要也罢。

      你归一门爱要,让你们在那坐一万年,一亿年,让你们去坐着吧。

      老子只要眼前的人醒过来,然后一脸嫌弃的跟他们这群老东西要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