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三级播放

      叶淇微微一愣,眉头皱了起来。

      既然他已经听阮薇薇说了,那就是相信了阮薇薇。

      他既然已经先入为主,相信阮薇薇的话,又何必过来问她?

      既然不信她,那她又何必多做解释?

      看着她沉默的样子,陆厉沉骤然变得暴怒无比:“还真是想走,叶淇,不要忘记了,你是来干什么的?”

      “你是来还债的,你这辈子只能呆在我身边还债……”

      “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

      叶淇抬眸看着他,厉声道:“既然是来还债的,那还请少爷把我当佣人看待,不要做一切男女有别的事!”

      陆厉沉气疯了,他的额头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愤怒地盯着叶淇:“男女有别?你生病的时候,我给你擦身,喂药,你觉得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

      “叶淇,你这辈子没有权利拒绝。”

      “你目前已经长大了,你懂得,以后我有任何需要你都要照做,包括暖床,和某些需求!”

      叶淇大脑轰的一声炸开,她震惊的看着陆厉沉:“少爷,我是来还债的,我恪守规矩还完就走。”

      “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以后这些话不要说,也不要做了!”

      陆厉沉气的胸口起伏,愤怒的心在胸中燃烧着。

      这个女孩开始反抗了,她之前是一只温顺的绵羊。

      现在唯唯诺诺的不见了,变成了一头锋利的小豹子!

      但是那又如何,她再怎么变,依旧是他陆厉沉的奴隶!

      她没有资格拒绝自己的任何需求。

      陆厉沉一把将叶淇拉过来,大手撕开了她的睡衣,凶猛的吻了上去。

      他的红唇落在叶淇的身上,宛若火焰一般灼烫人心。

      叶淇使劲挣扎,可是男人的力气极大,就像铁钳一样,她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她只好闭上眼睛,挣扎的手渐渐放开……

      她宛若木偶一样,任由陆厉沉疯狂的吻着她……

      女人娇媚的身体柔软带着清香,甜美的令人爱不释手。

      陆厉沉贪婪的吻着她,几乎失去了理智。

      可当他看到叶淇绝望的眸子,这才清醒过来。

      看到被自己折磨的不像样的女孩,陆厉沉心口狠狠一震,差一点,他差一点就将她…

      恢复理智的陆厉沉瞬间从叶淇身上起来。

      他给她盖上被子,逃一样的离开了这里……

      叶淇浑身开始颤抖,眼角终于落下了一滴泪……

      听到门“哐”的一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叶淇麻木的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她紧闭着眼眸,双手紧紧抱住双肩。

      惨白的小脸在月光下显得越发苍白……

      陆厉沉回到房间,直接进入了浴室。

      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水倾斜而下,落在了他的脸上,身上.....

      该死的,他竟然真的对她施暴,还差点伤害了她,这不是他愿意的。

      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个女孩是他养的大的,是他的所有物……

      她不能背叛他,忤逆他……

      冲了很久的冷水,陆厉沉擦干头发走出来。

      他躺在床上,疲倦至极的他本该好好睡觉才是,可不知道怎么的却睡不着。

      辗转反侧,脑海里都是叶淇的样子。

      她平静的,生气的,乖巧的,娇媚的样子都一一牵动着他的心。

      陆厉沉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时间悄然过去,时钟不知道什么时候指向了凌晨四点。

      黎明前夕,陆厉沉再也忍不住,起身去了叶淇的房间。

      房间里静谧如初,陆厉沉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女孩,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下了。

      还好,她没事,她还在睡觉。

      陆厉沉轻柔的给她盖上了被子,悄悄退了出去……

      清晨时分,阳光透过云层,将薄雾洒在了大地上。

      阮薇薇起床后,想到了昨晚上发生的一幕,瞬间坐起身子。

      哈哈,昨晚上她算计了叶淇,表哥没那么容易放过她的。

      她赶忙起床洗漱,跑出去准备看好戏。

      谁知道走到大厅并没有看到陆厉沉的身影。奇怪,表哥去哪里了?

      管家福伯看到阮薇薇,走上前道:“阮小姐,早餐已经备好了!”

      阮薇薇开口问道:“表哥呢?”

      “少爷一大早就去公司了!”

      “呃?”情况有点不对劲啊。

      陆厉沉这个时候不应该想着怎么惩罚叶淇吗?

      怎么会这么快就去上班了呢?

      阮薇薇眼神闪烁间,就看到从餐厅走下来的叶淇。

      她还是穿着非常朴素的衣服,白上衣,牛仔裤。

      面容一如既往的清秀而平静。

      可是当她看到阮薇薇的刹那间,黑眸陡然变得冰寒无比。

      阮薇薇想到昨晚上自己算计她的事,颇有些心虚,瞬间闭嘴了。

      叶淇不屑的扫了她一眼,欺软怕硬的东西。

      陆氏集团办公室。

      陆厉沉坐在电脑桌面前,给文天洛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拨通,很快那头儿很快传来了文天洛殷勤的声音:“陆总,您找我?”

      陆厉沉不喜欢说废话,开门见山道:“从今以后,我不想在学校看到靳家那个小子……”

      文天洛微微一震,赶忙道:“陆少,靳家是学校股东,靳浩也是优秀的学生,他做错什么了吗?您是不是弄错了?”

      陆厉沉冷笑一声:“他不好好学习,想带着女同学私奔的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

      “我不想看到这样的学生玷污了帝都最文明的学校……”

      文天洛眉头皱了起来:“他带女同学私奔?竟然有这事?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

      “没有但是,我说的话就是命令,你只需要执行明白吗?”

      文天洛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了,陆少!”

      挂掉电话后,文天洛叹了口气,这下可麻烦了。

      陆厉沉不是一般人,这个靳浩也不是一般人啊,他是靳家四少爷。

      靳家的家族在M国,而帝都是靳家的分公司。

      五年前靳家来帝都发展,建立了新公司,目前规模也很大。

      最近因为靳家的老祖宗七十大寿,靳家人都去了M国。

      帝都现在只有上学的靳浩,以及在管理公司的靳泽,怎么办?

      算了,先联系靳泽吧,看看他怎么处理。

      文天洛这样想着,给靳泽打了个电话。

      靳泽听文天洛说了以后,扬了扬好看的眉毛:“你说什么?靳浩在学校闯祸?就要被开除?”

      “谁特么敢开除我靳家的人?不想活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