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色图评

      “我叫月半,一个星期前我还是个掌管家庭企业的钻石王老五,可是突然间,我的员工被自己整死了,店也被警察控制了。

      我很害怕,因为店关了我没法赚钱,不过一个突然出现的蠢女人给我抵了一张彩票,我发财了!耶!

      我去了樱花国,有人想弄死我,因为她害怕我挡了她家主人未来的殓容师大道。

      哎!无敌的人生真的寂寞,我又双叒叕活了过来,害,好吧,我自己也记不得死过几次了,于是无聊的我反手重新做回了殓容师,这下总没人拦着我赚钱了吧。

      可我错了,我没有想到归云这个老鬼居然也没死,为了避免他暴露我的身份,我一刀……”

      “啪!”

      男人手里握着的笔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下子断成了两截,在纸上划了一大条线。

      握着笔的男人很苦恼,他从兜里掏出了透明胶布,一圈一圈把笔粘好,动作格外熟练。

      “哪里出了问题?明明设定的没问题啊?那家伙就是只管自己开心不论别人死活,为什么不按照我写的继续下去?”

      男人把狠狠抓了两把头发,显得格外暴躁,两只硕大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

      “到底哪出了问题?我是不是没注意到什么?”

      “啧,眼睛你这是第几次,与其天天琢磨着用你那本破书改命,还不如趁人没恢复过来赶紧把人咔嚓了。”

      女人穿了件暗色带云纹的旗袍,身材凹凸有致。

      “你说的这么轻松,那你倒是去啊!”

      眼睛圆溜溜的眼睛转动,时不时不受控地会闪过恶意。

      “嗯……她在他的身边嘛,我有自知之明,不好动手呀。至于你,估计是我们之间唯一一个想靠他去杀死那女人的家伙了。噗,他的脾气阴晴不定的,怎么可能按你说的来。也真不害怕他发现你的存在?”

      女人掏出张手帕,笑着遮在嘴边,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

      “身体,你还是蠢,他已经不能称之为他了,现在的他丢了两魂只留着幽精,哪怕一只横死没多久的小鬼都能捏死他。”

      “切。”

      身体嗤之以鼻。

      “说的倒是轻巧,那你倒是别躲躲藏藏的,冲上去杀他一次,看看他会不会想起什么东西,然后转手直接把你魂体抹掉。你糊弄糊弄耳朵那蠢货也就算了,怎么还来糊弄我。”

      “再说,现在可能连耳朵你都忽悠不动,那女人清醒的时候,我们都被困在这里出不去,耳朵已经躲着几天没出现了。”

      眼睛看诱导不成,硕大的眼珠子眨巴几下,没趣地撇了下嘴,低头看着桌上那本微微泛黄的书。

      这本书是实验室里找到的唯一一件完整的东西了,其他的都被那个女人破坏了个彻彻底底。

      以前在书上记录的事情哪怕过程怎么样也会确确实实地达到想要的后果,唯独涉及那个男人的时候,总是会遇到意外。

      倒了霉了!

      眼睛拿起笔,又一次开始写。

      “我叫月半,一个殓容师,一个叫做夏夏的女鬼找到了我,让我帮她修补魂体。

      夏夏给钱我就做事,天经地义嘛。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修补魂体的难度有多大,我直到现在做殓容师也才仅仅几天,经验不足以支撑我去做这种难度的魂体殓容,夏夏魂飞魄散,死……”

      “啪!”

      手里的笔这次不仅仅断成了两截,直接四分五裂,连泛黄的书页一下子也变得暗淡了许多。

      眼睛“……”

      在一边时不时扇扇羽扇,一副悠然自得模样的身体:“噗呲……”

      看到眼睛不善的眼神,身体斜靠在桌上,笑眯着一双狐狸眼。

      “想到了开心的事而已,和你没多大关系,噗……咳咳。”

      “不好意思,没忍住。”

      眼睛的脸阴沉了下来,还有越来越阴沉的趋势,身体耸了耸肩,为了避免眼睛狗急跳墙把自己写到书上给自己使绊子。

      身体麻利的把羽扇一收,直起身来,转身下了阳台,只是快没影子的时候偏过头,目光穿过一身黑衣的眼睛,穿过厚重的窗帘,透过玻璃,看了眼阳台外的天。

      红,天是红的,云是红的,隐隐约约要出来的月亮好像也沾上了红。

      “要变天咯~”

      身体一直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于是狐狸眼睛半眯着,笑的格外妩媚。

      等身体走了好一会,眼睛龇了龇牙,脸上一下子就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花纹,那东西像拥有生命一样,不断地在眼睛脸上攀爬。

      来自那本书的诅咒反噬,估计再有几次他就不能压制了,所以那女人必须得死。

      眼睛的眼珠子又往外凸了几分,等脸上的花纹消失以后,眼睛刷的站起来,一下子拉开窗帘。

      一成不变的红。

      月亮已经出来,红色的月光洒向这片荒芜之地,唯一一座没有破败的屋子伫立在中间。

      依旧是以前的样子,没有一丁点的改变,看不出来哪里变了天。

      啧,身体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眼睛不喜欢这里的一切,包括唯一有的光,只看了一眼就伸手拉上窗帘。

      在楼下院子里站着的中年男人抬头看了眼一下子拉开又一下子拉上的窗帘,推了推眼镜,镜片下的眼睛里闪过冷意。

      “大脑叔叔!你在看什么啊呀?”

      个子娇小的女孩拉了拉男人的衣角,男人眼里的冷意消失,带上了一些色彩,他半蹲下身,笑着揉了揉女孩的脑袋。

      “没什么,叔叔只是在想,我们家小心种的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出花来呢?”

      “估计快了吧……”

      被叫做小心的兔唇女孩皱着眉毛思考了一会,大眼睛里也有些疑惑。

      “毕竟它都已经冒出来一点小尖尖啦~”

      女孩笑着指向地上的一小点绿意,眼睛里的疑惑一下子全部被希望所替代。

      这个世界全是红色的,那一点点的绿意就格外醒目,大脑看着地上充满了生机和希望的绿,欣慰的笑了笑。

      估计那个叫月半的男人成功了,小心的执念,终于发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