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宝视频导航

      且不论吴奇柳如何在齐云山的湖边教白白修行,白凌带着疑惑回到了门派,纠结了许久还是没有直接联系元兴平。思来想去,还是叫来自己另一个得力心腹杜文庆,便嘱咐他元兴平回来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却是没有多久,接到了掌门传讯,问白凌前些日子寻自己有什么事。接到传讯的白凌自然赶忙的到了鼎山峰顶,一入门便问:“师兄可知元兴平在做什么?”

      付士奇,换在另一个人身上是一个并不出奇的名字,据说来源于他俗世的父亲美好的冀望。年少时候许多的人称他的是大师兄,后来行走天下,因其好读书,每每与人对敌又常用书上的语言来训导他人,故而又被称为“书道人”。

      一手道术,压住了一个时代。也是当年传道天下,最坚定的支持者。

      付士奇自然是比白凌要沉得住气,手中的茶盏慢慢的送到嘴边,喝了一小口,又缓缓的回味了些许功法,方才开口:“醉花林这一杯悟道茶确实名不虚传,入口极涩,回味却是无穷的甘甜。秋文,也给白师弟上上一杯。”

      白凌被他这么一带,也缓了下来,心知这事不需急,毕竟齐云山已经被他封了,跑不了任何一个人。也坐了下来,似感叹一般:“咱们几个师兄弟,大师兄好读书喝茶,二师兄喜琴,三师姐对花草情有独钟,元兴平酒中仙人。”

      付掌门被他这么一自嘲,也应和到:“你好多管闲事。”

      白凌以为他意有所指:“师兄是说我不该管元兴平,任其发展?”

      付掌门缓缓的摇头,却是静默不语。门外,秋文带着茶奉上,白凌也学着品了一口,却咂摸不出什么味道,直接囫囵饮尽。付士奇见他如此,皱着眉开口道:“师弟,此茶三十年一成,期间灵水不断,采摘之时需得不沾人手,以灵气做介,缓缓取之,制作过程亦是如此,再以火精慢炒,放能成茶。饮时需缓,需慢,需品得个中日月之光,土木之养,水火金之制,可谓回味无穷。”谈到这里,他又小饮了一口,闭上眼睛,恨铁不成钢般:“如你这边牛饮,却不知能品出个什么道来?”

      自知浪费的白凌早已习惯,每一次师兄都能讲出一番道理,却又无关紧要,只顺从道:“我也听说了悟道茶难得,但师弟不喜,所以只当白水,师兄却是白白浪费了。若是元兴平,可能还能和师兄一起共谈一些喝上的道理。”

      听白凌言语,不知道的还以为元兴平喜欢喝茶,其实他主要就是为了提起元兴平这个人。付士奇也知道白凌这是在表达不满,也是在暗示,却依旧对元兴平三字避而不谈:“喜不喜倒是无所谓,饮了此茶,对修为多少有一些好处,不就够了?”

      “这般茶叶,若是对元婴期出窍期的弟子可能还有一些好处,对我等又能有多少助益?若是产量能再多一些,也许还有种的必要,但三十年也供不了几个弟子从元婴期到出窍期,更不论其它。”白凌没好气道,不知为什么今日掌教师兄有一些不对劲,总是顾左右而言茶。

      “师兄,元兴平创了一门仙法,此事师兄可知晓?”

      付士奇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师弟一开始也如你一般急,但此法未经验证,如何急得?我此次闭关,便是为了推演、验证此法。此法确实可以有一些希望成仙,便是不能成仙,也有可取之处。但此法虽好,却有一大弊端不可忽视。”

      白凌闻言,忙问:“什么弊端?”

      他的亲儿子白白正修了这些法,更是在和吴奇柳学如何以一法统四法之道,岂能不急?

      付士奇却闭口不谈,叹了一口气,沉重道:“师弟认为,我天心门而今最缺什么?”

      作为天心门内务长老的白凌,向来认为天心门什么都不缺的。

      天心门缺法门吗?向来是不缺的。号称八千法足以傲视世间,更不论其他的衍生法术。例如一个御土法,以其为基础,又衍生了诸如土盾术这样的法术。

      天心门缺成仙法吗?若是往前推个十代人,那是极缺的,但这十代之中,天才辈出,天心门自称有七门成仙法,而世人都说天心门有不止十门成仙法。便只说当今掌实权的这一代,掌门付士奇,“书道人”之前,在凡俗中被称“小神仙”,又被修仙界认可“小神仙”之称,精彩艳艳,压住了一个时代。虽然至今未曾创造出成仙法,但终究是很有希望的。再说元兴平,人称“惊仙剑”,年纪轻轻,天赋更超诸师兄,谁又敢说天心门这一代会创不出仙法?

      就算退一万步讲,天心门的仙法也比天下其他门派更多一些。

      “师兄何出此言?修仙讲究一个财侣法地,我天心门资材天下第一,门下矿脉,药园数不胜数,更是背靠着十万大山。门人弟子志同道合者更是不计其数,彼此互相扶持。八千法傲视普天下所有门派。鼎山又号称天下第一仙山。”白凌越说越大声,最后一锤定音道:“我天心门,什么都不缺。”

      付士奇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师弟向来持重,连你都如此认为,更不论其他人了。”

      而今的天心门缺什么?在付士奇看来,不是仙法,是人才。因为天心门自元兴平之后的下一代,竟找不出一个可以去争天下第一的弟子来,而他们这一代,在不算元兴平的情况下,还足足有三人。

      便是和天心门对立的左丘,这一代能争天下第一却有三人之多。

      道消魔涨,为什么?付士奇认为是太浮躁了。

      “我且问你,师弟,这一杯茶,能喝得了多久?”付士奇却不谈天心门之事,反而又问茶事。

      白凌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道:“若是我来喝,一口而已;若是其他人,便看情况了。”

      “师弟可知,醉花林万年前有多大?”付士奇问道。

      向来主持门派内务的白凌哪里会去在意其他门派?他有一个理念,自身不出问题,天下第一大派永远是天心门。他坦然道:“师弟向来主持内务,所以不知。不过想来,加起来不到数千人的门派,又能有多大?”

      “人人求仙,又岂能人人成仙?在大多数人眼中,能到元婴就已经极为不错,若是能到出窍,那便是有了天大的仙缘。故而,万年前的醉花林,虽称不上天下第一大派,却是天下第一人多的门派。其中最主要便是,醉花林人人都能喝到这悟道茶。”他目光望向门外,又一次叹了一口气:“人心不足,自私自利。你一杯,我便喝十杯。门派不给,弟子便偷。久而久之,醉花林的茶也就没几棵了。”

      白凌惊讶:“竟有此事?”

      付士奇点了点头:“元兴平此法虽好,最大的弊端便是耗费太大。便退一万步来讲,便是将我天心门宝库中天才地宝尽数拿出,又能供几个人成仙?难道要你白凌放弃这个机会去给其他人?”

      “法是好法,可惜用处不大。”

      白凌却反而不解:“耗资极大?我见白白修此法,并未用任何资材啊!”

      “嗯?元兴平做了什么,你说来我听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