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麻豆原创免费观看

      端门亭子外。

      黝黑少年缓缓走来,他相貌普通,双眉偏浓眉型上扬,像两把剑一般立在眸子的上方,显得那般坚毅。

      “草民裴旻,拜见张督作。”

      裴旻微微弯腰,神色却有些仰慕和虔敬。

      他远在河东,也听过张督作的传说。

      一剑杀人,拖尸奔袭二十五条街,此等风采让少年儿很难不崇拜。

      张易之眯了眯眸子,眼前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剑圣?

      按年龄推算,现在差不多是十二三岁。

      观这气质,真有点像练剑的胚子。

      “裴旻,尔出自河东裴氏,乃高门子弟,缘何入狱?”

      张易之居高临下望着他,严肃询问道。

      少年静默,旋即略带愤愤道:“同宗族人辱骂我亡父,我欲杀之,被母亲拦住,仅伤他一臂。”

      “哦?”

      一旁旁听的陈长卿颔首道:“倒是个大孝子,有子唯万分之一的风采。”

      张易之神色也缓和下来,把目光投向他背上的剑,轻笑道:

      “小小年纪,竟开始练剑法,可否给我露两手?”

      张易之打算试探,看看他剑术如何。

      倘若真出神入化,跟剑圣对号入座了,张易之肯定要收入麾下。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身边有个剑圣做保镖,那就安心多了。

      何况十三岁的年纪,最容易培养忠诚度。

      用好了,那可以用一辈子啊!

      没想到裴旻听到这句话,黑黝的脸颊泛着臊红,呐呐道:

      “督作您的剑术已入化境,草民不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

      张易之微微有些惊讶。

      我会剑术?

      陈长卿更是懵逼,已入化境?这是在说贫道吧。

      张易之面无表情道:“我剑术高超,是谁告诉你的?”

      “整个河东都知道,您一挥剑,剑势纵横方圆两里,万家仆役纷纷扑倒,丝毫动弹不得!”

      裴旻越说越激昂,他黑黝的脸颊上,露出向往之色。

      陈长卿忍住笑意,问道:“谁传的?”

      裴旻回道:“整个河东家喻户晓。”

      谣言!

      谣言如烈火,愈吹愈烈!

      这一刻,陈长卿很酸很羡慕。

      张易之摸了摸鼻子,中断这个话题:“裴小子,别墨迹了,给本官露一手剑法。”

      “我……”

      裴旻还是有些犹豫,他不想在偶像面前出糗。

      陈长卿望了他一眼,淡淡道:“相逢即是缘份,贫道指点一下你。”

      “好。”

      这回裴旻终于答应了,他早就注意到陈长卿腰间的剑,想来也是个剑道高手。

      跟高手过招,就算输了,也会磨炼他的剑术。

      陈长卿从凉椅上起身,拂了拂袍袖,稍稍打个稽首,显得儒雅随和。

      “贫道练剑三十载,从不仗剑欺人,所以让你三招。”

      果然是高人风范,裴旻很敬佩,但还是迟疑道:

      “张督作,能否给我换柄木剑?”

      张易之有些不解:“为何?”

      裴旻摸了摸后脑勺,很不好意思道:

      “我是练杀人剑,剑出鞘必见血,我怕伤着道长。”

      “无妨,杀了就杀了。”

      张易之不以为意道。

      裴旻:“……”

      陈长卿怒不可遏,仰天长啸:“年轻人,得尊重老剑客,要懂得过刚者易折的道理。”

      这边的动静早已吸引不少人,金吾卫和官吏们纷纷围过来。

      连施工工匠都停下手头的活计。

      武延基走出,听完始末后笑着道:“张督作,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他懂什么剑法。”

      张易之也笑了笑:“施工乏味无趣,来点热闹调剂一下。”

      “嗯。”

      武延基颔首,眼珠子一转,突然提议道:“不如我俩下个注,我压道士。”

      陈长卿闻言神色倨傲,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苍穹。

      “不好吧?”

      张易之皱了皱眉头,他不想参与赌博。

      “小赌怡情嘛,就十两黄金,本王压道士,你压这少年。”

      武延基不容分说,故意拔高声量,让在场所有人都听清楚。

      众人不由羡慕,这就是顶级权贵,动不动就十两黄金。

      不过对于张督作和魏王的身家而言,那是一根汗毛的事。

      武延基朝陈长卿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他很相信陈道士。

      这道士毕竟是李淳风的弟子,平常行事风格也自信无比,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很显然,是有真本事的人。

      张易之看了一眼紧张的裴旻,淡声道:“行吧,这赌注我接了,先给这孩子换柄木剑。”

      裴旻听到这话更慌乱,万一自己败北,督作岂不是输掉十两金子。

      一定不要输!

      裴旻,你要加油。

      你是最棒的!

      裴旻默默为自己打气。

      盖因全场的目光都被陈长卿吸引住了,好强盛的气势,这道长必胜无疑。

      “督作,木剑没有,棍子可以么?”

      一个金吾卫找了很久,就找到一根长棍。

      “没事,心中有剑,万物皆可做剑。”

      裴旻摇了摇头,主动上前接过棍子。

      ……

      气氛很沉寂。

      广场上安静无比。

      所有人围着一圈,紧紧盯着场中的两人。

      一道士,一少年。

      陈长卿平静道:“贫道将为你指路。”

      裴旻横着棍子,恭声道:

      “请道长赐教。”

      “是个天才,但可惜的是,遇到了贫道……”

      陈长卿摇了摇头,有点惋惜道。

      “请道长赐教。”

      陈长卿背负着手,朗声道:“真正的大师,永远都怀着一颗学徒的心。”

      “别再废话了,还打不打啊!”

      武延基忍不住,大声怒斥。

      这道士真挺啰嗦的。

      不过另一方面可以证明,道士真的身怀绝妙剑法,才有这般伟岸的心胸。

      十两金子,妥了!

      张易之也说道:“开始吧,不需要相让,公平一战。”

      话音一落。

      陈长卿拔剑出鞘,持剑奔袭而去。

      他早已吸取上次教训,不能再让招了,得先发制人。

      奔袭的速度不快,但配合着一身飘逸的道袍,持剑的磅礴气势……

      嘶!

      在场众人都有些惊愕,看起来很强啊!

      裴旻紧闭着双眼,想象着六岁时开始练剑的场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从未停歇。

      就算身处牢狱,他也时常舞动着手上的镣铐。

      无人教他练剑,可他的生命就属于剑道。

      万物皆可做剑。

      集中起来的意志,可以击穿顽石!

      此时此刻,陈长卿已近前来。

      裴旻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