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精品分类在看在线观看

      萧宁正在正在修炼,忽然一股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萧宁听到了声音,站了起来,判断了一下方向,掠了过去,他也想早点从幻境中退出去。

      就看到一座大殿,萧宁沿着走廊,缓缓步入大殿,跨过石阶,敲了敲门:“有人吗?”

      这一刻,所有的声音仿佛都戛然而止,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萧宁再次喊道:“我要进来了!”十息之后,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要……进来……赶紧……离开。”

      萧宁听的不是很清楚,随口说道:“那我进来了。”而且他知道,他若是不进来,他也没有办法离开幻境。

      推开门,步入大殿之内,细细的大量着大殿的一切,忽然“嘎吱”一声,萧宁回头一看,大殿之门正在缓缓的关闭,萧宁直接拔出水寒剑,掷了过去,可惜,还是晚来一步,大殿之门已经关闭。

      萧宁叹了口气,看到远处的走廊深处,有亮光,壮着胆子,沿着长长的走廊,走了过去,忽然一步踩空,“吱桹桹桹”萧宁听到了齿轮旋转的声音,接着从长廊两侧,“嗖嗖嗖”无数的箭矢射了出来。

      “如风如影”萧宁低喝了一声,身体在走廊中,不断的翻转,腾闪挪移,越过这条走廊,看到了一间石室,萧宁稳稳的站在了石室门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继续前进,因为大门已经关闭,不继续走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尽管萧宁万分小心,可惜失去了幻灵神眼的他还是再一次启动了机关。

      两片布满铁勾的砧板分别从两侧朝着萧宁压了过来,越来越近,萧宁把水寒剑一横,自己端坐在水寒剑之上,同时红蓝相间的斗气,击打在了砧板之上。不仅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反而砧板吸收了萧宁的能量,变得更大了一些。

      此时水寒剑已经被两块巨大砧板压的变形,萧宁直接抛出了两个金刚圈。金刚圈直接穿透钢板在绕了回来,萧宁咧嘴一笑,想起当初的苦修,也是唏嘘不已,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继续向前走去。

      远处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直盯着萧宁的一举一动,萧宁的实力越强横,他也就越开心,因为只有炼化实力强横的人,他冲破封印的希望更大一些,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

      感觉到似乎被偷窥了,萧宁四下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然后继续前进,到目前为止,甬道只有一条,没有差岔路口,萧宁知道,他不能死在甬道里,因为没有沾到因果。

      前几次的死,自杀也罢,跳崖也罢,都沾到了陨落心炎因果,这才获得了重生,若是自己死在了甬道,估计是真的死在这里了。

      穿过狭长的甬道,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出现了光亮,也意味着机关暂时关闭了,萧宁这才松了一口气,四处打量,这里空无一物,唯独中间有一座石碑,石碑上雕刻着一组画。

      在画面上有一个五爪火龙,嘴里不断的喷吐着火焰,百姓生活在一片水深火海之中,苦不堪言。

      第二幅是一位老人,手持一把巨剑,脚踏一只大鳖出现在了百姓的面前。

      第三幅老人与火龙遥遥相视,到处火气番腾,热浪滚滚,双方在火海之中互相攻伐。

      第四幅,也就是最后一幅,老人从天而降,手持巨剑,直接将火龙的脖颈刺穿,狠狠的钉在了地面上,老人站在火龙之上,火龙神色迷离,似乎发出了痛苦的哀嚎,被老人斩杀。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欣赏完毕,萧宁绕着石碑转了一圈,忽然石碑顶部,一道忽闪忽闪的亮光引起了萧宁的注意。

      “这个是?”

      “晚辈萧宁,无意间闯入密室,若是此宝与我有缘,或者不要蒙尘,想要离开这里,那么就抢揭开面纱,若是晚辈能力有限,不能将他带出去,那就随缘,晚辈决不强求。”朝着石碑拜了三拜,一跃而起。

      果然在石碑的中央,一把剑直直的插在石碑中央,止露剑柄,萧宁一个翻身,低喝一声:“起!”巨大的冲劲直接冲击着萧宁倒飞了出去。

      接着“哗啦啦”的声音不断的响起,“不好,石碑要炸裂了!”萧宁低喝了一声,琉璃金刚身,迅速的朝着远方遁去。

      “轰”的一声石碑炸裂,“呵呵”萧宁咳嗽了两声,爬了起来,低头一看,手中的巨剑忽然慢慢的裂开!接着黑皮褪尽,“轰”通红的火焰从剑中喷薄而出。

      飘飞了一圈,漂浮在了萧宁的面前,“你是想要试试我的战力?”

      火剑似乎听懂了萧宁的话,轻快的点了点头,:“好!那就陪你玩玩。”

      “剑来!”萧宁低喝了一声,萧宁控制水寒剑,与之对到了一起,虽然背着一柄巨剑,但是萧宁委实没学过剑法。

      尽管有水寒剑法,但是萧宁感觉的出来,这水寒剑法,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剑法,而是水寒至尊领悟空间法则之后,结合阵法创作的水寒剑法,或者说是水寒阵法。

      所以萧宁并没有真正学过什么样的剑法,不到十招。萧宁已经败北,手中的巨剑被直接击飞。忽然脱离了萧宁手中的水寒剑,自剑身爆发出一股寒气,尽管已经习以为常的萧宁,依然可以感觉的寒的彻骨。

      火灵剑仿佛受到挑衅一般,再次浑身变的通红,一边冷的彻骨,丝丝寒气不断外溢,一边热的沸腾,丝丝热气随剑身发出,最终一白一红在密室内爆发出了激烈的碰撞。

      萧宁早就知道水寒剑中,一直存在着一只自行调控的剑灵,只是迟迟不肯露面而已,萧宁亦是唤不醒他,不过萧宁并不着急,因为他能感觉到水寒剑似乎跟他的感觉如同异水一般。

      他知道有一天,他终会得到水寒剑的认可,不过需要很长的时间,也许得等他学会水寒阵典,才会真正发挥水寒剑法的威力。

      至于水寒阵典,呵呵,萧宁更是一阵头大,至于原因,目前暂时不提了。

      最终两剑打累了,一起漂浮在了萧宁的身边,萧宁也是松了一口气:“我没学过剑法,若是认我为主,你就接受我的馈赠,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若是不愿意,觉得我会堕落你的名头,那就直接将他炼化。我们恩怨两清,我会将你冰封,直到你真的有缘人出现。”

      手指划过剑尖,一滴,两滴,三滴血液瞬间融入剑身之内。

      萧宁左手执水寒,右手执火灵,试图将两把剑靠拢在一起,两剑宛如天生的死敌一般,刚一靠近,一股强大的斥力就不由自主的产生,萧宁再次两口精血喷出,一左一右,同时利用精血的融合力引导他们慢慢的互相靠近,慢慢的融合。

      不得不说,这两柄剑的材质竟然都是千年陨石铁,而火灵剑的主人的前身竟然是火灵尊者。

      在精血的引导之下,两把剑竟然慢慢的融合,合二为一,剑身自动分为两种颜色,一白,一红,相互交织,最终形成了一把剑。看着眼前的阴阳剑,萧宁的心神一放松,晕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