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咬着她挺立的乳尖

      “陆辛,你注意到我说的话了吗?”

      陈菁焦急的喊了起来,甚至想上前拉陆辛一把。

      可是这时候陆辛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身周却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危险气息。

      这让已经经历过无数次凶险事件的陈菁也感觉到深深的忌惮。

      潜意识里,有一种对危险的直觉,使得她根本不敢触碰此时的陆辛。

      她不知道这是因为陆辛刚才一下子消耗了太多的精神力,以致于情绪差到了极点,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但她能够感觉到,这时候的陆辛,一定处于某种极为糟糕的状态。

      ……

      ……

      “呜……”

      也就在这时,沉重而响亮的警报声,忽然从远处一层一层传了出来。

      这种声音,拥有着一种沉重的力量与让人恐惧的质感,像是潮水一般忽然从二号卫星城的各个地方,以一种恐怖至极的力量,迅速的穿过了二号卫星城内所有的大楼与街道,震憾着每一个二号卫星城里的居民,仿佛使得他们的灵魂,都在这一刻,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这正是她刚刚要求发布的警报。

      每当这样的警报响起,便代表着二号卫星城,已经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

      所有人都立刻找就近的掩体藏身,不然随时有可能受到生命危险。

      以前,这样的警报,只在有大规模的疯子集体行动,冲击高墙城时才会出现。

      城内人的记忆里,这种警报已经快十年没有响过了。

      ……

      ……

      即便是陆辛,也在这警报声突兀响起的一幕,微微抬起了头。

      “整个二号卫星城,都已经受到了污染的威胁……”

      “整个城市都已乱了,单兵,你还有没有执行任务的能力?”

      也恰在此时,陈菁正焦急的说着话。

      她其实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说的话能不能对陆辛造成影响,她只是察觉到了某些不对,因此不停的向陆辛说着话。这是她在面临多起精神污染事件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之一。

      “整个城都乱了?”

      陆辛忽然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陈菁。

      他的眼睛有了焦点,脸上也出现了一些类似于人的担忧表情。

      陈菁心间一缓,急急点头,道:“起码四件突发性大型精神污染事件爆发,且全都已经扩散,二号卫星城所有人都在受到威胁,现在已经启动一级紧急防御系统,但是……”

      “电话里说!”

      陆辛猛一个激灵,忽然有些着急了起来。

      “二号卫星城所有人都在受到威胁”这句话,像是一下子刺激到了他。

      先前脸上的迷茫之色,忽然消失,他急急向陈菁说了一句,便急急大步向前冲去。

      他一个跨步,便已经跳上了马路,这时候,马路上正一片混乱,车祸,以及被刚才的子弹波及的人不胜其数。更有许多人像是疯了一样,在向着远处奔去。陆辛目光一扫,便已经看到了一辆歪倒在一边的摩托车,车主已经在刚才的车祸中受伤,如今痛苦的被压在地上。

      陆辛一步过去,扶起了摩托车。

      车主大声喊着:“谢谢,谢谢……”

      还没说完,便见陆辛跨上了摩托车,用力拧动了油门。

      车辆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冲了出去,眼看着便要斜斜的滑倒,将他摔出去。

      这时候,陆辛猛得转头,看向了妹妹。

      一直警惕的盯着陆辛的妹妹,见了他的样子,脸上一下子露出了笑脸。

      “哥哥……”

      她开心的叫着,飞快的在地上爬着,赶上了陆辛,然后高高跳起,从身后抱住了他。

      已经堪堪要摔倒在地的摩托,便在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角度下扭转了过来,尾筒里喷出了长长的黑烟,然后以一种火箭般的速度,绕过了几辆汽车,向着城中心的位置驶去。

      后面只留了呆着的车主。

      ……

      ……

      “他是……”

      看着陆辛的举动,陈菁先是微微一怔,然后想到了什么,忽然放下了心来。

      她用力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大步向后走来,只见四位武装战士,已经抱着枪来到了她身前,刚才前后四辆车,一共有十六位武装人员负责警戒与保护,可是在那场混乱与疯狂的转轮机枪扫射之下,足有十二位战士牺牲,如今活着赶过来向她报道的,也只剩了四个。

      “九江路污染地污染正在扩散中……”

      陈菁手里紧紧握着电话,努力的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每一幕,急急说着:

      “污染事件怀疑与一位求婚的女孩有关,受到污染的对象,似乎对自己的爱人与伴侣生出了一种超出常规的热爱,同时伴随的则是一种极端占有欲……想把对方吃掉的那种!”

      “立刻向所有调查小组下达两个命令!”

      “一,见到行为有异,有精神异常表现者,立时拦下盘问,若对方急于寻找伴侣……各种意义上的伴侣都算……且无法试图说服的,立时摧毁其交通工具……允许击杀!”

      “二,立刻通过广播、电视,所有的媒介,通知所有人锁紧门窗,立时躲避……”

      “安分躲着!”

      “不要想着去寻找亲人,尤其是他妈的情侣!”

      “……同性的也算!”

      “……”

      在下达着这些命令时,她在不停的向前走着。

      腹部的伤口被牵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但连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啪啪……”

      她看也不看的抬枪,打死了两个旁边车里,已经向异性发起凶残攻击的受污染者,然后自己则穿过了周围这一片混乱的地域,来到了混乱的最前方,那个向男朋友求婚的女孩面前。

      这时候,那个穿着婚纱的女孩,正跪坐在了一片残骸之上。

      腹部以一种诡异的形状高高凸起,身上的婚纱,这时候已几乎全变成了红色。

      她呆呆的跪坐在那里,脑袋向上仰起,眼神空洞的看着半空。

      嘴巴大大的张开,里面是血红色的物质。

      整个人便像是一尊雕像一般,从她身上,几乎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

      陈菁从身边的武装战士身上,拿下一个电子仪器,拍了一张照片,传了出去。

      然后她低声吩咐四位战士在她身边防守。

      自己则缓缓的蹲在了这个女孩的身前,慢慢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她的瞳孔,在这时候变成了一片猩红的眼睛。

      声音低低的响起:“你应该告诉我前后的一切,你与他的经历……”

      女孩一动不动,眼神木讷,瞳孔似乎正在消散。

      “其实你还没有死……”

      陈菁眼中的红色愈发的深沉:“你现在还能感受到我,听到我说的话,对不对?”

      “死人是无法听到我说的话的,所以你还活着……”

      “你还活着,是因为你心里还有一个秘密……”

      “所以,你希望在死之前,将这个秘密告诉我,毫无保留的告诉我……”

      “……”

      在她这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下,那女孩已经僵硬的身子,居然微不可察的颤了颤。

      已经散开的瞳孔,也隐隐有了收缩的迹象。

      周围把守在左右的武装战士,身子已经不自禁的颤了颤。

      他们自然不会不知道关于总部的传说:

      那里招募了一些有着各种奇异能力的人,有的每次去主城开会,都会调戏所有看起来容貌说得过去的女同事,有的有着能让所有人爱上的容貌,有的从来不能让人接近三米之内,而让他们印象最深的,便是那些人里,有一个女人,据说她有将死人唤醒,并且进行审问的能力。

      ……这个城市,一直是被疯子保护着的!

      ……

      ……

      就在他们身边,一直静静看着的妈妈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然后她放心的,转身走进了混乱的人群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