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直播官方下载地址苹果

      裴澄跑不跑她不在乎,这次她就是想让裴沐吃吃苦。

      如果不是父皇传信给她,她真想亲眼看着裴沐被打死!

      “裴大人,这事过去了,本宫又不是嫁不出去,您这是干什么呢。”

      裴大人收起了鞭子,跪在了地上,“谢公主宽仁。”

      云之梦冷冷看了眼裴沐,之后转身回了公主府。

      云都卫立马上前,将裴沐扶了起来。

      副统领樊天将他背了起来,一步步走出人群。

      裴沐趴在他背上,念叨着:“如果是小翡,肯定比你走得稳。”

      樊天冷哼一声,“洛姑娘只背死人。”他低声叹息……如果洛小翡看到你如今的模样,也会走不稳。

      裴夫人跟在樊天身边,擦着裴沐额头上的冷汗,心疼的手直抖。

      裴沐被带回了云都府。

      裴夫人忙吩咐道:“去请温太医。”她见屋内陈设简单,“我回府去给你收拾些衣服。”被子也得换。

      裴沐拉着她的衣摆,“娘,别走。”他轻声说:“裴家咱们可能回不去了。”

      裴夫人愣在原地,回不去是什么意思?她也没空细想。

      跑去洗了毛巾,轻轻擦拭着裴沐的伤口,边擦边哭。

      裴沐趴在那,虚弱地笑了笑,“娘,别哭了。”

      “忍不住啊。”

      “你的眼泪滴在我的伤口上,疼。”

      裴夫人立马用袖子抹了把脸,紧紧咬着嘴唇,倒是憋回去了。

      “咚!咚咚!”异物撞击窗户的声音。

      樊天走过去打开窗户,窗外是这个小院的后墙,因是内院所以墙比较矮。

      “樊大人。”

      唤他的是个姑娘,他抬眸。

      墙头上趴着几个姑娘,樊兮也在。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大人需要休息。”

      樊兮说:“大哥,我们商量好了,我们守着裴统领。”

      “你们商量好了?”樊天说着就从窗户跳了出去,“我云都府这么多人赶不上你们几个姑娘?”

      樊兮捅了捅她身旁的女子,“你跟我大哥说,他一贯看我不顺眼,我说什么都不对。”

      她旁边的是刚才那位月家小姐。

      她解释道:“樊大人。裴尚书当街都敢鞭打统领大人,还有那位三公主,明显对裴大人有怨气。我们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我们身后有我们的家族。我们在这守着,谁也不能欺负了裴统领。”

      樊兮用力点头,“对,就是这么个意思。”

      威武侯府的小姐已经去记录了,有多少人来,每天哪些姑娘过来,还得一一安排。

      这云端城中未出嫁的姑娘们,要么是喜欢月御的,要么是喜欢裴沐的。

      平日里这两派见面都会刺对方几句,可这次不同,一是国舅大人并不在城中,而且国舅大人已经定亲了,不发糖也就罢了,连洛小翡那个坐享其成的也跑去了边境。

      因此国舅大人这派的支持者无聊的很,看裴统领这么惨,也放下了往日那些小恩怨,决定一起帮忙守护统领大人。

      樊天细想了一下,竟然还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他推开窗户,“大人你怎么看?”

      裴沐未回头,脸上却带着笑意,“我没意见。”云都府的少年们大多都到了成亲的年纪,倒也挺好。

      “大人答应了。”

      墙头上的姑娘们欢喜雀跃,同样高兴的还有云都府的小侍卫们。

      樊天从窗口跳了回去。

      裴夫人被她们闹得终于不想哭了。

      皇宫中。

      裴尚书跪在地上,“陛下,是臣教子无方才发生了今日之事。”

      云帝冷眼瞅着他,各地呈上来的灾情已经让他头疼了,这个刑部尚书也是个脑子有病的,偏偏在这时候闹……一点忙都帮不上,只会添乱的玩意。

      “尚书大人好大的官威啊,当街鞭打当朝首辅,你可有把朕放在眼里!”让云帝最气的是裴沐竟然不反抗!

      裴尚书脸色惨白,陛下这是何意?

      “陛下!臣知错了,臣没想到裴沐会这般无法无天,臣这就回去将裴沐母子逐出我裴氏一族。”

      一定是这样!陛下气裴沐,但不能直说,怕天下人说他容不下安王爷最后一点血脉。

      云帝冷笑,“真是蠢!”他轻声说:“裴准贬为庶民,滚。”

      裴尚书跪在那,整个人已经傻了。

      “拖出去。”

      禁军进来将裴准拖了出去。

      裴准并未挣扎,只在心里反复骂着裴沐母子。他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一天,陛下怎么可能放过他……

      云帝吩咐道:“召辰妃。”一个省心的都没有。

      没过多一会,洛碧来了,她此时与之前那副高傲的模样截然不同,整个人像没了魂一般。

      云帝看着她,怎么看怎么讨厌。他尽力压住不满,问道:“辰妃可知道洛家兵符之事?”

      洛碧抬眸,眼神无波,“洛家的兵符不是已经给陛下了吗?”

      云帝冷哼,一道奏折狠狠扔向洛碧。

      奏折砸在了洛碧头上,洛碧并未动也并未去捡。

      “洛家的兵符给了朕?那洛小翡如何能调动洛家军?”

      他眯了眯眼,细细端详着洛碧的反应。

      洛碧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陛下!您说的是真的?”她突然流下了眼泪,“爹怎么可以这样!我也是他的女儿,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

      她哭瘫在地上。

      云帝神情缓和了一些,看来这个傻姑娘是真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情,朕恕你无罪。但你父亲做出这等事,朕给你洛氏一族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陛下您说!臣妾愿为您赴汤蹈火。”洛碧跪直了身子,虔诚的不得了的模样。

      云帝冲着她勾了勾手。

      洛碧起身走到他身边,她附耳在云帝嘴边,脸上是掩不住的厌恶。

      云帝吩咐完之后,说:“去吧,希望洛将军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洛碧行礼之后离开,她坐在步撵上,闭着眼,浑身无力……

      脑海中是过往。

      ……

      洛碧看着父亲母亲,脸上只有冷漠,“陛下已经知道了兵符之事。”

      “你怎么能……”

      洛碧直接打断了洛东的话,“在您眼里我就是那般卑鄙?”

      洛东愣了,“那怎么会?”

      “是你最疼爱的洛小翡,她调动了洛家军。”

      洛碧继续说道:“是陛下派我来的,他希望你们能给小翡去信,就说大长公主重病,宣她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