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描写字的桃色app

      三天时间转眼即过,这三天里张星辰也没闲着,每天和刘会龙等人演练对打,因为不是真实比斗时间,互相之间也没下狠手,自然也没受太重的伤,有些磕磕碰碰的地方通过天楠木的蕴养很快就不疼不痒的。

      砰!砰……砰!

      第四天一大早一阵剧烈敲门声响起,张星辰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是每三月三次挑战的开始,能这样敲门的人必然不是熟人而是挑战自己的人,他已经早早起床准备完毕,此时听到敲门声也不废话直接打开房门。

      “呦,你小子居然敢开门,本以为你要躲在里面不出来呢!”没有任何意外,门外拍门的正是黑子,后面还跟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旁边房门打开,刘会龙走了出来,他和黑子一向不对付,自然没什么好脸色,“黑子,你不是一直喜欢跟我打吗?怎么先找张星辰了?”

      黑子冷哼一声,“喜欢跟你打?美的你,我是喜欢揍你而不是和你打架,今天你旁边待着,有你挨揍的时候,别上赶着。”

      “在揍你之前我先收拾收拾这小子,上次不是骂我来着的吗?继续骂呀!看我今天不打的你哭爹喊娘的,哦,对了,你没有爹娘,是个来路不明的野种。”

      一直听他白话的张星辰听到这里面色不善,冷笑着说道:“看样子你不是想挑战,而是想死,黑熊精,你挑块适合埋自己的地方,我帮你种下去。”

      黑子听到这话气的脸色漆黑,不过他的脸本来就黑,再黑也看不出来什么区别“行,你小子有种,来,先把挑战用的木牌刻上名字接受挑战,待会我看看你怎么把我种地下。”

      每三个月的挑战,在月初的时候营地都会给每个人分发三张带有各自名字的木牌,每次挑战后由胜利者上交双方木牌,考官以木牌计算挑战场次和记录双方胜负。

      张星辰拿出刻有自己名字的木牌,用短刀在上面刻下黑子二字,表明这场比斗是和黑子比拼的。

      黑子也拔出短刀在自己木牌上刻下张星辰三字,刻好后晃了晃手里的木牌冷哼一声“小子,现在跪下来叫爷爷我待会就打的轻一些,不然打完你再让你叫爷爷就没那么轻松了。”

      张星辰懒得理他,目光瞥向旁边的兵器架,兵器架上摆满了十数种兵器,只不过无一例外都是木头制作,毕竟只是常规挑战,能少死一些人最好。

      按照挑战规定,双方可以随意使用兵器架上面的兵器,只不挑战也有规定,为了保证挑战的公平,如果有一方不愿意使用兵器,另外一方也不得使用。

      看张星辰目光瞥向兵器架,黑子一撇嘴:“你会用兵器吗?我会用但我不愿意用,那样没有拳头揍你揍的有感觉。”

      张星辰一想也是,自己确实不会使用兵器,用了不顺手不如不用。

      旁边负责监管挑战的副考官白熊看双方准备好了以后一声令下“比斗开始!”。

      “呀!”

      “呀!”

      两人齐喝一声给自己助威,之后猛的冲向对方,刚一接近黑子抡起拳头跳起来就砸,张星辰一侧身一脚踢向对方。

      拳法有云: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胳膊的力量再强也比不上腿,胳膊再灵活也没有腿长来的便捷,这个道理黑子不是不懂,但他打王八拳打习惯了,一时忘了这是比斗,直接挨了一脚。

      张星辰毕竟第一次真正比斗,心还不够狠,潜意识里没有用上全力的想法,黑子在关键时候也侧了侧身,这一脚没有挨实,反而让他抓住机会给了张星辰的大腿上来了一拳,只是事起仓促,也没怎么用上太大力道,黑子略亏张星辰也没占大便宜。

      这一轮接触之下,对战双方都清了各自实力,收起轻视的态度,开始谨慎靠近,准备下一轮攻击。

      “小杂种,我待会非把你的腿折了不可。”感觉吃亏的黑子怪叫着冲了上来。

      刚刚一脚没有建功的张星辰也收拾起心底那套退一步海阔天空,与人为善等等不适用这个世界的理论,在这个世界心软被人打死了只能算是活该,要想活得好就不能心软,必须全力以赴。

      张星辰和黑子前期还是打得有板有眼,后面渐渐没了章法,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互殴。张星辰打斗经验比较弱前期比较吃亏,往往被打两三拳才能给黑子一拳。

      不过他也是韧性十足,挨了几拳后闷声不吭的继续,时间一久黑子反而受不了了,张星辰的力量太大了,他的门牙都被打掉了两颗。

      战不过一刻钟黑子被打趴在地,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张星辰坐在他身上剧烈喘息。

      “你小子还服不服?”

      喘息片刻,张星辰上去一拳打的黑子眼冒金星,黑子已经被打蒙了,嘴里依然念叨着不服。

      “呸!”吐出一口血水,打红了眼的张星辰问道:“你小子找什么看中了我的房间这种理由第一个跟我挑战,别以为你借口找的好,我知道进营不久你就对我带有敌意,我怎么得罪你了,居然让你放弃揍刘会龙反而揪着我不放。”

      “嘿嘿!嘶……”咧着嘴的黑子笑了起来,牵动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你怎么知道的我对你有敌意。”

      “眼神!”张星辰解释道:“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你看我的时候眼睛里带有嫉妒和怨恨,看别人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情绪包括你看刘会龙的时候。”

      “所以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怨恨我,怨恨到你宁愿让其他人后面捡便宜,也要第一个跟我斗。”

      “哼哼……怨恨?是!我是怨恨!”黑子冷笑着说道:“我恨你,以前部落里只有我一个人是孤儿,所以其他人对我不好,我还不觉得有什么,在我刚被捡来的时候,部落首领把派在一户人家。”

      “这家人把我奶大,我一直在他们家待到五岁,直到去年他们直接把我赶出来,除了三餐给我吃的不让我饿死以外,只许我住在茅草堆里。他们告诉我这是部落的传统,捡来的孩子五岁后就不能待在家里,我信了。”

      “可是你,我听到你和刘会龙聊天说你快六岁被捡到,却不是住在外面,而是在部落人家里食宿,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不是和我一样住在茅草堆里。”

      “我心里知道他们不喜欢我,但我相信了他们说的:捡来的孩子五岁以后要住在外面。我相信了,我甚至欺骗自己相信,我把他们当作父母看待,所以我相信了。”

      “可是你的存在,让我的相信破碎了!就因为你长得比我白,比我好看,所以你可以住在养父母家里,就因为我长得漆黑,长得丑,就住在茅草堆里,孤零零一个人,病了没人心疼,冷了没人关心。”

      “所以我恨你,也嫉妒你,我想揍你,甚至宰了你,或许宰了你我就可以继续相信他们,相信他们说的话是真的,继续把他们当作我的父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