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S欧美熟妇高跟

      当汉军开始沿攻城器械攀爬城墙时,孟县的大门亦被守军主动打开。

      正在围攻城门的汉军喜出望外,欢呼着便往城内冲击。

      很快冲进去的十几名汉军便发出一阵惨叫,六七名士卒手脚并用的逃离出来。

      紧随其后的是十数名身披重甲的孟县将士,长刀染血,杀气凛然。

      为首的赫然是三军主将高顺,这名威严的将领再不复往日沉稳,刚毅的面孔上尽是激扬澎湃,大吼道:“众将士,随某杀溃敌阵!”

      话毕第一个冲杀在前,战刀飞舞,瞬杀两名挥刀向前的汉军。

      身后中军之士越过城门,各自奋勇,如墙推进。

      双方短兵相接,汉军便如割麦子一般成片的倒下。

      铁甲十数人,每人皆斩一至三名汉军。

      这个方阵与战不利,算上被弓箭射杀的士卒与死在城门内的数人,阵亡已有三四成。勇敢善战的精锐几乎死绝,

      余下的数十人尽是些贪生怕死的兵油子,被杀的胆寒,转身便逃。一屯百人竟被高顺带十数名甲士冲散。

      战事顺利的大超高顺想象。

      眼前的汉军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武备程度都较昨日相差甚远。

      本以为会是惨烈厮杀,没想到对方一击击溃。

      高顺当即指挥手下甲士追击,清散附近汉军,为后续部队出城腾出一块位置。

      待凑齐一屯百人,高顺便不再等待,主动向城墙附近的汉军出击。

      正在攀爬器械的汉军一时来不及列阵,便被十数名甲士冲散。留下的攻城器械随即被孟县将士乱刀砍断,不能再用。

      前线战事不利,很快便有军侯发现。无奈只得向吕布求援,说道:“明公,孟县贼攻势凶猛,其将领身披铁甲,左突右冲,勇不可当。凡与战者,难敌三刀。已斩我军军侯一员,屯长三人,其他士卒数十人。更毁攻城器械数部。”

      吕布不由的便想起那个力劈张杨的猛将,问道:“来者可是虎臂熊腰,双手持巨刃,所当者身躯俱碎?”

      军侯摇头,道:“来者身材雄壮,却并不夸张。仅手持一把腰刀,或劈或刺,绝不拖沓。”

      “嘶!”吕布倒吸一口冷气,十分不可思议的感慨道:“贼众勇士何故如此之多?”

      魏续在一旁听完,想叹气,却又怕惹得吕布不快,只好忍住。

      孟县贼子至今未尝一败,士气正盛,如何能让汉军安稳攻城?

      如今局面早在出兵之前便已料到。攻城不顺乃是必然。

      只是吕布日愈暴怒,谁也不敢劝阻。

      蓦然,魏续心中恐惧。

      莫非贼子是故意激怒奉先?这一切都在对方算计当中?

      可随后魏续自嘲一笑,怎会有此荒诞想法。对方第一次与奉先交战,怎会知道奉先脾气?

      只是如今战事不利,大军顿于城下实属兵危险难之局面。

      稍有懈怠便会被敌军所趁。只希望奉先能早日消气,看清战局。

      吕布愤怒的以手锤石,道:“可恨某脚上带伤,不然怎会让贼子逞凶?传某将令,诸军务必奋勇,贼子兵少,势不能久。敢消极避战者,枭首传示三军!”

      既有屠城之赏在先,又有枭首威慑在后。

      恩威并举,汉军全军为之一肃。再不敢轻易溃散。

      厮杀中的高顺只感压力骤增,明白汉军要死战了。便决定避其锋芒,当即下令全军回城。

      其本人更是亲自持刀为全军殿后,带着数名甲士横刀列阵,力劈六七人。

      汉军乃止住追击步伐,不敢向前,目送一行人缓步退入城池。

      待日落西山,鏖战了一天的汉军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撤军回营。

      而此时,午觉一直睡到天黑的张瑞才打着哈欠走上城墙,不断反思自己这嗜睡习惯是不是一种病。到底有没有一种叫嗜睡症的怪病?

      看见高顺被汗水泡得发白的脸,便很关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注意保重身体,健康的体魄可是我孟县大业的基石。”

      高顺沉稳弘毅,性格注定他不会为今日苦战向主公诉苦,只意气风发的说道:“主公,今日一战吕布又无功而返,伤亡数百或已近千。其势必不能久。”

      张瑞满意的点头,笑着说道:“有君在,某便再无阵战之忧,坚信胜利指日可俟。”

      话虽平淡,却让高顺感动不已。

      在入孟县之前,高顺从未设想过有朝一日会被如此重用。主公擢自己于行伍之间,又委以重任。可谓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死而后已!

      张瑞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会让高顺如此感动,未以为意,继续安排道:“去让裴县君征发徭役,出城收拢尸体,救治伤员,能医的尽量医治。晟武,尔率部监视。将士百姓不得公泄私愤,务必妥善对待伤员。”

      虽然晟武恨不得城外的汉军全部死绝。但绝不敢违背主公命令。不知在哪里听过一句话,主公的命令是绝对的!

      在孟县还没人敢对张瑞的命令阴奉阳违。

      晟武当即应诺,率部离去。中途公示众将士,救治伤员乃是主公明令,任何人胆敢违背,严惩不赦。

      一众将士虽然内心深恨汉军侵犯孟县,但绝不敢将气撒在汉兵身上。

      别想什么法不责众。主公言出必信,即使全军皆犯,主公亦能亲自监视另一部将士过来严肃军纪。

      不过一旦到了那种地步。恐怕自晟武以下,每个军官都得不到好果子吃!所以一众军官们纷纷瞪大双眼,盯紧手下,唯恐有人头脑发热。

      待晟武离去,张瑞便对手下说道:“让张白骑来见我。”

      自打汉军围城以来,张白骑这位孟县重将就一直没能上阵,闲的在马厩里跟战马聊天感慨,自己何时才能上阵杀敌。

      听闻张瑞传唤,立即兴高采烈的急奔城门而去。

      赶到时身上还带着马粪的气味,冲得张瑞大脑一阵眩晕。

      张瑞深呼了口气,决定不跟这个为铁骑殚心竭虑的将军一般计较。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袭扰汉军之事就交给汝部将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