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春药按摩爽到弓背

      安在离开芙蕾雅的房间后,便去到了酋长堡垒,找到伊尔斯商量下一步计划,利爪部落这几天接连遭受邪神教团的袭击,让部落所有人都时刻紧绷着神经,被动防守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一直如同惊弓之鸟一样,那么狼人们的意志便会不攻自破。

      “你是说,你救回来的同伴知道封印萨莫斯的石像在哪?”伊尔斯激动地向安问道。

      “是的,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噬魂行者,也来到了东部大陆,他们原本计划与萨莫斯合作,噬魂行者解开巨人的封印,将其化为自己的战斗兵器,而萨莫斯也能从漫长的封印中解脱,重返人间,但他们谈判破裂,以萨莫斯的野心,自然是不会将巨人石像拱手相让的,于是双方便发生了冲突,我的同伴也趁机逃了出来。”安将芙蕾雅告诉自己的事一五一十转述给了伊尔斯。

      “原来如此。”伊尔斯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的意思是,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既然我们能够找到萨莫斯的石像所在处,不如冒险一试,如果计划顺利,东部大陆长久以来的威胁将彻底根除。”安看着伊尔斯,认真地说道。

      “你说得对,但是眼下关键的问题是,以我们利爪部落的人手,还不足正面与萨莫斯对抗,他手下的怪兽与亡灵怪物数不胜数,论人数,我们一直处于劣势。”伊尔斯沉思片刻,将难处说了出来。

      “当然不止是利爪部落,我的想法是,团结东部大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成一支联军,再向萨莫斯发动总攻。”安说道。

      “团结其他力量吗?倒是个不错的想法,但米索达拉这边,唯一处于明处的反抗力量,就是我们部落,其他的地方因为势单力薄,已经被邪神教团铲除了,剩下的人虽然也一直进行着反抗活动,但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也该如何去寻找他们呢?”伊尔斯托着下巴,开口问道。

      “这个你放心,交给我吧。”安说道。

      “那好,这样吧,我让希维娜跟你一起去,希维娜常年在米索达拉进行游击行动,对周围地形非常熟悉。”伊尔斯考虑片刻,点点头说说道。

      “嗯。”安点点头,站起身来,“那部落这边要提前进入战前准备状态,我这就启程去联系其他人。”

      “一路顺风。”伊尔斯也站起身来,拍了拍安的肩膀说道。

      安在告别伊尔斯后,便出了酋长堡垒,径直前往了希维娜的屋子,却被伊顿发现,悄悄跟了上去。

      安来到一座简朴的木屋外,敲响了大门,小许,大门缓缓打开,希维娜看着眼前的安,似乎也猜到了安有重要的事要找自己,便让他进来,而伊顿等安进入屋子后,才悄悄地跟了上去,低身蹲在窗沿下,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居然特地来找我,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说说。”希维娜笑着说道,接着拿起桌上的茶壶,到了一杯滚烫的茶水,递给了安。

      “我还没说你就猜中了。”安无奈地笑了笑。

      “我太了解你了,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希维娜笑着说。

      “那我就直说了,我刚才和伊尔斯酋长商量过了,我准备反攻萨莫斯老巢,芙蕾雅从那里逃出来的,知道回去的路,只要能摧毁萨莫斯的石像,便能将他的灵魂永远囚禁在精神位面的封印中,再也无法重返人间,如果成功,一劳永逸。”安开口说道。

      “正面反攻吗?但以我们部落目前的人手来看,不太现实。”希维娜听后,皱着眉头说道。

      “所以我才来找你,我决定外出寻找其他反抗势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我已经跟伊尔斯酋长说了,他指派你作为我的向导,说你比较熟悉米索达拉的地形。”安笑着说道。

      “那你可找对人了,我对米索达拉的地形了如指掌。”希维娜骄傲地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安点点头说道。

      “没事,我们之间说这些就见外了。”希维娜豪爽地说道。

      “行吧,这件事宜早不宜迟,你准备一下,我去和芙蕾雅打个招呼,等会我们就启程。”安起身说道。

      “好。”希维娜点点头,目送安出了房间,便转身去收拾装备去了。

      而屋外偷听的伊顿却似乎心事重重,一直以来,他都躲在部落的庇护下,几乎没有亲身经历过战斗,终日都沉醉在享乐之中,如果部落向萨莫斯发动总攻,那么自己也必须上阵,那可是提着脑袋玩命啊!

      “该死的异乡人。”伊顿不满地嘟囔着,起身离开了希维娜的屋子,一路上,他心事重重,在为以后考虑。

      “还进攻萨莫斯老巢,我看你真是找死,舅舅也是,什么都听这个异乡人的,就不能长点脑子吗?这种以卵击石的蠢事也做?”伊顿一边喃喃着,不满地踢开了挡路的石头。

      “怎么办呢?我可不想去送死。”伊顿感觉自己心如乱麻,却始终想不出一个完美的方案。

      “迷途之人。”这时,一个阴森的低语在伊顿的脑海中响起,吓了伊顿一跳。

      “你...你是谁?”伊顿惊恐的问道,四处张望,却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我乃科索诺斯,拉莱尼耶之主,伟大的邪神教团教皇。”声音再度响起,告诉了伊顿自己的身份。

      “你...你是邪神教团的教皇?”伊顿吓得一屁股跌坐道地上,惊魂未定地说道,声音都有些颤抖。

      “不要害怕,可怜的狼人,我相信你是一个明眼人,邪神教团消灭光之巨人和你们利爪部落是迟早的事,他们看不清不要紧,但你应该清楚,与我们作对的下场。”科索诺斯的低语回荡在伊顿的脑海中,不断地蛊惑着他的心智。

      “你想我怎么做?”伊顿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试探着问道。

      “拜入我的麾下,成为我安插在利爪部落的一把匕首,听从我的命令,为伟大的黑暗支配者效力。”科索诺斯缓缓说道。

      “什么...”伊顿有些犹豫,这种大逆不道的事,真的能做吗?

      “利爪部落的狼人们执迷不悟,以他们这点兵力,在伟大的黑暗支配者大人面前,宛如蝼蚁一般渺小。”科索诺斯继续说道。

      “可...可他们有光之巨人,那个名叫安的异乡人。”伊顿说道。

      “光之巨人?孤身一人,又能翻起什么浪花?等到我完全解除封印,杀掉他,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科索诺斯不屑的说道。

      “但强如收割者萨莫斯,都败在了他的手下。”伊顿继续说道。

      “那只是萨莫斯力量的一小部分,如果萨莫斯真正的力量得到解放,杀掉光之巨人,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科索诺斯冷笑一声,接着说道。

      “可我加入你们,有什么好处呢?仅仅是为了活命,就要变成那种恶心的怪物?”伊顿想起那些堕落信徒的丑陋模样,忍不住犯了恶心。

      “那是黑暗的恩赐,我相信你得到那份恩赐后,你就会理解的,来后山见我,我会给予你想要的一切。”科索诺斯说完,声音便消失了,无论伊顿怎样呼唤,都再也听不到回应。

      “邪神教团...”伊顿皱着眉头喃喃道,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真的要出卖自己的族人吗?

      伊顿回头看着城市中忙碌着的狼人们,心中犯了难,愁绪万千的他来到了小酒馆,要了一壶酒,郁闷的喝了起来,对于未来的道路,他一片迷茫,他不想上战场,他只想日复一日,过着平静的生活,平平安安的活完这辈子,但身在这个乱世,独善其身又怎会是易事?

      “伊顿,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啊?”酒馆的老板跟伊顿是老熟人了,看见伊顿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便走过来搭话。

      “唉,烦。”伊顿叹了口气,对老板说道。

      “你有什么可烦的,身为酋长的侄子,每天生活富足安逸,哪像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老板笑了笑,拿起一个酒碗,倒满酒后一饮而尽。

      “你说,我们真的能够打败邪神教团吗?他们那么强大,人有那么多,我们利爪部落,能够保持现状,就已经很不错了,为什么还要去主动进攻呢?”伊顿不解地说道。

      “要主动进攻了吗?”老板有些惊讶,而后却又恢复了平静。

      “意料之中,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老板笑了笑说道。

      “你不怕吗?”伊顿看着老板轻松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怕什么?身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我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不过最近光之巨人的出现,让我不像以前那么悲观了,希望还是有的。”老板说完,又喝了一碗酒,笑着说道。

      “可就凭光之巨人的力量,又如何与整个邪神教团为敌呢?要知道不仅仅是东部大陆又邪神教团,世界各地都盘踞着邪神教团的势力,他一个人,又怎么会是对手呢?”伊顿反驳道。

      “年轻人不要那么悲观嘛!”老板轻声笑道。

      “希望总会有的,三千万年前不就出现过一次奇迹吗?我相信在三千万年后的今天,也会出现奇迹。”老板说完,便起身去招呼进来的客人了。

      “我可不这么觉得。”伊顿小声嘟囔着,举起酒碗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目光落向远方,似乎在思考这什么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