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污下

      37

      不管是鄙夷,还是惊讶,还是崇拜,我都在学会适应和忽略。

      莫彤曾问我后悔不后悔。的确,在老师家长眼里我是好学生好班长,可当自尊遭到践踏正义遭到诋毁,我宁愿被冠上“堕落”之名。不过,这倒让李林立继绯闻照片后,再次荣登校园话题人物榜首。以至于第二天上学路上,只是相识的夏飞雪特地跑来用沙哑的声音招呼“以后有事尽管找我”。我其实真想说不是故意,转念一想她不是余冷的死对头么,还是领情的好,我绝对惹不起第二个大姐了。

      语文老王的唠叨让我眼皮跟沾上502胶一样。邱城侧身倚着墙,回看到我丑陋的睡姿就贱贱地嘲笑道,“侠女不是一向打了鸡血么?”我猛睁眼,换只手托着腮帮,爱理不理地回,打你妹。他居然也爱理不理地回,打你爷爷。晕,小子你还杠上了,我蹬起眼,“打你爷爷的妹!”

      “打你爷爷的妹的爷爷!”他当仁不让。

      “打你x的祖宗!”我彻底来了精神,崔大龙都被我俩吵醒。

      “打你x的恐龙!”他一抬下巴吼道。陈依霖吓得镜子都掉了。

      切,跟我斗,我一横眼嘴一快,“打你x的三叶虫!”

      谁知邱城居然立刻接上,“打你x的单细胞!”

      七里八乡的目光都已聚焦到我们身上,很明显这比老王有意思的多。此语一出,我就憋红了脸,望着他“接不上了吧”的得意劲儿,干瞪眼半天。终于,一叉腰一跺脚,“打你妈的无机物!”

      语惊四座。一片吐血声当时就招来老王杀气腾腾的目光,“李林立,你把下一段课文读一下。”

      恍若五雷轰顶,我慢吞吞地起身,书页翻得哗啦响,支吾半天也没找到地方。就在我满脸通红时,邱城不合时宜地噗嗤一声,老王立刻厉声呐喊,邱城你笑什么?你读!

      邱城站都没站,直接嬉皮笑脸地道,老师我不知道讲到哪里了。

      老王气的发抖,差点没把眼镜从鼻梁上甩下来,哆嗦很久才指着我俩喊,你,还有你,晚自习都去办公室抄课文!

      一年一度的全市中学生演艺大赛到了。周大妈点名让我和邱城参加。最近我和邱城死活较上劲,因此凭着一决雌雄的“江湖义气”,我俩都毫不犹豫地参战了。上场前,我站在器乐组门前,对着在声乐组候场的他,极为挑衅地笑道,“输了跟我走,就怕你不敢!”

      他更轻蔑地回道,“切,到时候你别哭就好!”

      然而,谁都没料到一个小时后,我居然和邱城双双晋级总决赛。这,这如何一分高下?我提着琴,苦恼地耷拉着脸。

      他眼睛一亮,要么,玩两次?看看谁输谁赢!

      我还在发愣,他已经饶有兴致地追问,女士优先,说吧,要我挑战什么?

      “跟我来!”我压低声音,猫着腰就招手和邱城往艺术楼尽头跑去。

      背后昏暗的走廊灯成为唯一的光源。面前,狭窄的螺旋式楼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向上延伸,宛如暗夜森林中的幽灵古堡。我们默默地仰着脑袋。他伪装淡定地问,就这?

      “敢不敢?”我再次挑衅,内心好奇又忐忑。

      话未说完,他已经噔噔噔地跑上楼梯,我吓得抱着琴极速跟上。俩人一前一后死死抓着扶手,黑暗一点点吞没渐渐低落的光,直到我彻底看不到邱城的背影。

      “邱城……”,我弱弱地唤了他一声,带着颤音,“还有多久啊……”

      “我哪儿知道,这不是你发现的地方吗?”声源判定,他就在我前方不到一米。

      “可是我从来都不敢上去呀,不然带你来做什么?”

      “都走到这了,干脆探个究竟呗!”噔噔噔,他又连上三个台阶。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心里悔地直想咬舌头。又过了不知多久,邱城突然“啊”的一声,吓得我差点滚落,“你怎么了!?”

      “居然,居然是一堵墙!”他似乎好痛,痛地声音都扭曲了。

      我缓缓爬上前,直到触摸到粗糙的墙面,又用食指敲了敲,冷静地说,“好厚。”这家伙倒立刻变脸埋怨,“李林立,你真无聊!”

      “无聊?!大哥,是你自己愿意上来的,是你自己要探个究竟的,还说我无聊?好,我无聊,你有聊,那你的游戏呢?”我对着大约是邱城的方向连珠炮似的反驳,毫不示弱。

      谁知,回音远去后,静谧的黑暗中只剩下我大口喘气的呼吸声。邱城突然消失一样,没有分毫动静。我瞬间紧张,下意识地向前伸了伸手。可指尖刚触及他的外套,就突然被邱城一把紧紧握住。第一次感受到他有如此大的力气,大到我挣扎几下,便放弃了抵抗。

      已是第三节晚自习。鸦雀无声的教学楼灯火通明,偶尔传来桌椅挪动的噪声和草坪中交杂的昆虫鸣叫。我们悄无声息地进教室,一阵低频率的骚动迎上来。崔大龙趴着脑袋也掩饰不住激动的表情,右脚在桌下猛踢邱城的屁股道,你俩谁赢了?

      我赶紧摊开一大叠空白试卷不耐烦地抢道,“写你的作业去,反正,反正,没人输就对了。”

      “啊?!这,这什么意思?”崔大龙失望地叹道。“看你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还以为刚大战三百回合了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瞬间刚在黑夜中我狂烈的血流再次奔涌。

      黑暗中,邱城紧握我的手溢出汗渍。他急促地喘气,凭感觉凝视着我,却一动不动地站了好久。直到,我能感到他手掌的松弛,气息的平缓,然后,又是那样,缓缓地把双唇贴近我耳边,温柔地笑道,

      “你敢不敢?”

      海哥突然微笑着冲我招手,惊得我慌忙平复好思绪跟他走出教室。春末夏初的风拂过,很快就吹散了我满脸潮红。海哥眯着眼不痛不痒地关怀完我的学习后,望着天边星辰幽幽地问,你知道班上有谁在早恋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