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播放器所有版本下载

      白翎在山顶呆呆的坐了一夜,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感觉很刺眼。

      有些饿了,去找些吃的吧。

      白翎起身,准备下山去,想着到村里可能又要两天吧,搞不好又要吃草了。

      白翎转身,背对着阳光,看着脚下。

      脚下有一个挺大的包裹,有一双鞋,还有一封信压在鞋子下。

      白翎打开信。

      “为了自己活着吧。或者为了我也好。”

      信的下面画了一个小小的笑脸。

      为了自己吗?我一直为的不就是自己吗?

      白翎没什么表情,将信扔到身后,让信随风飞走。

      白翎打开包裹,包裹里有食物,有水壶。还有一块普通的糕点,不过好像有点发霉了。

      白翎拿着糕点,看了看,塞进嘴里,嚼了嚼。

      很难吃,没什么香味,咬起来还很硬,吃起来也一点不好吃。

      白翎吐了出去,将剩下的大半块发霉的糕点也扔到身后。

      “想再吃一回清心糕。”白翎有点想哭。

      又检查着包裹里还有什么。

      又是一张纸条。

      “那就去再吃一次吧。”又是一个笑脸。

      “那就去再吃一次吧。”白翎念叨着,又将纸条扔到山后。穿上那双对她有点大的鞋子,拎起包裹下山了。

      ……

      ……

      ……

      四年后,卖清心糕的老板招呼完客人,看着旁边同样摆着小摊的白翎,心里很是痛苦。

      卖清心糕的老板回忆着两年前再一次看见白翎的时候。

      ……

      ……

      ……

      两年前,卖清心糕的老板招呼完最后一个客人,然后看了一眼那最后留在摊子上的一小盘盖着白纱的清心糕。

      卖清心糕的老板又扫了一眼街道两边,叹了口气,坐在那个小折凳上。

      这时一个不大的小姑娘来到了摊子前,小姑娘拿着一张纸条对着看。

      “小娃娃,来买清心糕吗?不过今天没有了。”卖清心糕的老板笑呵呵的对着这个小姑娘说。

      “爷爷,这个字念什么?”小姑娘拿着纸条给卖清心糕的老板看。

      卖清心糕的老板接过纸条,纸条上的字很潦草,笔痕也不是很重,纸条上写着“请卖给我一块清心糕”。

      那小姑娘指着第一个字。

      “这个字念请。是你家里人让你来买清心糕的吗?”卖清心糕的老板笑呵呵的问小姑娘。

      “是一个个姐姐给我的,她还给我几个金币。这个字念什么?”小姑娘回答完,又指向第二个字。

      “这个字念卖,这上面写的是‘请卖给我一块清心糕’,不过清心糕卖光了,你等一下要告诉找你帮忙的姐姐。”卖清心糕的老板觉着有点奇怪,不过没太在意,对着小姑娘笑呵呵的说着。

      “老爷爷,你有笔吗?”小姑娘问。

      “要笔做什么呀?”卖清心糕的老板问。

      “那个姐姐不说话,好像也听不见声音,我跟她说话,她都不理我,只是指着这边给了我纸条和金币。我想写上卖光了给她看。”小姑娘说。

      卖清心糕的老板沉默了一会,起身走到小摊前,拿出一半的清心糕包好,递给小姑娘,又单独拿出一块塞到小姑娘另一只手上,“这个一会给你说的那个姐姐,记得把金币也还给那个姐姐。这一块送给你吃。”

      “好。”小姑娘看了看手里单独的那一块清心糕,仰头回应着卖清心糕的老板。卖清心糕的老板摸了摸她的头,又坐回到小折凳上,看着小姑娘一手拿着金币,一手拿着清心糕,小小的胳膊又捧着包着清心糕的小纸包,蹦蹦跳跳的走了。

      卖清心糕的老板看着小姑娘离去的方向,发现不远的一处街角挤了不少人,而那个小姑娘却在往人群里挤着。

      卖清心糕的老板感觉更加奇怪,悄声运起功法,听着那里的人的讨论。

      “这怎么办,这个小姑娘好像死了……”有人在人堆里说着。

      卖清心糕的老板感觉奇怪,就起身准备去看看。他在人缝中看着靠着墙弯着身子躺在地上的身影,感觉很熟悉……非常熟悉。

      卖清心糕的老板快步走到那身影旁边,心里忽然巨震,立马蹲下身去摸白翎的手腕。

      还活着,不过……

      卖清心糕的老板抬起白翎的身子,在人群中起身飞走了。

      ……

      丹药,又一颗丹药,卖清心糕的老板一边观察着炉子里炼制的丹药,一边又把一颗丹药塞到白翎嘴里,用功法使丹药在白翎体内消化着。

      而药炉旁边是很多的药材。

      卖清心糕的老板将归一门仓库的所有药材都搬空了,他一枚又一枚的炼制着丹药,从寻常对身体无碍的丹药,到不适合低修为者吃,却不会让人暴体的丹药,一颗颗的炼制着,然后不断送到白翎嘴里。

      白翎穿得很干净,也很普通,只是她的眼睛轻轻闭着,身体十分平静的躺在床上。

      没死,但现在和死了也基本没什么差别。

      ……

      灵虚老人脸色很难看,他降落到卖清心糕的老板家的门口,不断的叩着门。

      他的预言灵验了,但也没有完全灵验。

      随着两年来的调查,那个‘归一门’的情报被不断挖掘出来。一个叫真实名称叫归义门的组织被摸了出来。

      魔头有,但绝对不是什么小魔头,或者说这个只有奇人初阶境界的魔头根本只是个傀儡。

      这个归义门犯案已经遍及了半个大陆,据点在灵兽山脉更远处,一个大陆边界的小城,而那里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人能进去,但是除了他们组织的人没有人能出来。

      奇人初阶境界的头目,下面有十几个奇人高手,其下的高手比归一门内门弟子还要多,而那些低境界的人,竟然连数量都无法确认有多少。

      最可怕的是,不是这个组织饲养了一只灵兽,而是两只九阶灵兽……不,应该叫邪兽在控制着这个组织。两只九阶的毒属性邪兽。

      一只会制造能控制奇人高手的毒,另一只则会制造让人必死的慢性毒。

      两只邪兽到底控制了这个组织多少年,竟然无法调查清楚,它们到底吃了多少人也没有人知道。

      没有抓来的人就吃城里的人,城里的人吃光了就吃组织里的人,组织里的人倒是没有被吃光,而且组织还在不断的扩大。

      这根本不是什么兴不起风浪的大魔头,是即使前十的宗门全部上都不一定能打得过的庞大组织。

      不过好消息也有一点点,就是这组织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心甘情愿为了组织抓人给灵兽吃的,除了他们的组织头目,其他奇人高手都随时可以反过来去帮忙攻击邪兽,只是这邪兽到底能同时控制他们多少人,这个不确认。

      混进去的间谍除了被强迫服了毒后,很轻松的将得到的情报带了出来。

      需要打败的只有两只邪兽,和组织头目。其他人一些真正的罪恶者只能慢慢挖出来慢慢击杀了。

      可是即使这样,也不是这十个最强宗门能击败的。他们需要大成高手的帮忙,最好是两名大成高手,否则到时候会死多少人,他们根本无法确认。

      而灵虚老人知道还在这世上的大成高手就只有这卖清心糕的老板,他不得不来求助。

      灵虚老人不断的叩着门。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