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4408国产AV

      那引路童子在经过李修缘面前时,举起了灯笼,突然朝他看了一眼,似笑非笑。

      李修缘瞬间吓傻了。

      ‘难道他注意到自己了?’

      不过让他庆幸的是,引路童子随后又转过头去,继续朝前走去。

      ‘太好啦!他好像没看到自己!’

      就在他暗自庆幸的时候,那个引路童子已经走到了木钉七星阵旁边。

      他好像觉察到了什么一样,踌躇不前。

      就在此时,轿子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少女咳嗽之声。

      引路童子无奈,只得径直地朝前走去。

      当轿子走到木钉七星阵的中间时,地面上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火,并隐隐有风雷之声响起。

      引路童子和四个抬轿女子并无畏惧,也不躲避,但身上却瞬间燃起了火苗,且火势越来越大。

      蓦地,一阵阴风刮起,飞沙走石,寒意深深。

      那烈火也很奇怪,遇到这阵阴风后,竟然慢慢变小了,最后完全熄灭了。

      李修缘看得真切,在大火熄灭后,引路童子和抬轿女子居然都成了烧焦的纸人,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那顶大轿,除了白腊杆做的轿杠,其它部位也被悉数烧毁。

      此刻,在轿子刚才所处的位置,出现了一位身着红色长裙的女子。

      透过红裙,李修缘可以看到她那白深深的骨头。

      ‘不对,这不是透视!’

      她确实没有皮肉,只是一具白骨。

      李修缘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瞪大了右眼,恐惧之情油然而生!

      骷髅少女的脑壳左顾右盼,双爪如同利刃,透出阵阵寒气。

      就在此时,在地面上,陈立刚才放置的木偶突然抖动了一下,最后竟然直直地站了起来,变得比骷髅少女还要高上一头。

      骷髅少女见状,黑洞洞的眼眶内,绿光闪烁。

      她伸出厉爪,朝木偶快速地刺去。

      那个木偶看似笨拙,但就在宝剑将要刺到时,居然灵活地躲开了。

      随后,木偶抽出了宝剑,和骷髅少女战在了一处。

      李修缘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心惊胆颤一番。

      但不管怎样,观战还是必须的,因为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树上的陈立双手在不停地摆动着手中的丝线。

      摆动的动作和木偶的动作竟然惊人的一致。

      ‘这……居然是真的木偶,被人操控的傀儡!’

      骷髅少女连续不断地进攻着,那个木偶匆忙躲避,左遮右挡。

      她的招式虽然简单,只有刺、抓等简单的动作,但招式却异常毒辣,招招直往木偶上三路招呼。

      陈立由于距离较远,使木偶在闪转腾挪之间,动作稍有停滞。

      但幸好木偶无论是躲避还是挥剑,他只需挥动手指即可,因此每次也都能料敌于前,险险地躲过攻击。

      时间一长,骷髅少女好像发现了背后的玄机。

      她一招过后,快速地奔到了陈立和木偶之间,伸出利爪快速地向空中劈去。

      那细细的丝线瞬间断开。

      木偶就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直直地栽倒在地。

      “既然敢拦住本姑娘的去路,为何畏首畏尾,不敢露面?”

      充满怒气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陈立此时从槐树上面跳了下来,手持齐眉棍,站在了少女面前。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加害于我?”

      骷髅少女疾言厉色。

      “你既已死去,就不该再留恋世间!”

      陈立声音浑厚有力。

      “仇人不死,陆玉欣怎甘离去!”

      骷髅少女陆玉欣说完,双手抖动,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宝剑。

      她挥动宝剑,迈步向前,朝陈立脖颈刺去。

      宝剑寒光闪烁,带着呼啸的风声。

      陈立将齐眉棍竖于胸前,挡住了宝剑凌厉的攻势。

      二人又是一番昏天暗地的打斗。

      ……

      李修缘看着眼前的恶战,心里一直为陈立捏把汗。

      ‘别输了呀!我一看就知道你才是好人。’

      看他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收拾这些小小的邪祟简直易如反掌才对。

      可是事与愿违,李修缘慢慢地发现,陈立渐渐落于了下风,居然不敌陆玉欣。

      错愕间,陈立看到眼前又是一阵阴风乍起。

      刺骨的阴风在陈立周围不断地盘旋,裹挟着飞沙走石吹打在身上,就如利刃划入皮肤,让他吃痛不已。

      陈立双手紧握齐眉棍,不断地在周围挥舞着,可以看出,他在吃力地自保。

      就在这紧要关头,他突然从布包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球,晶莹剔透。

      随后,他将小球抛到了陆玉欣的脚下。

      那小球落地之后也甚是奇怪。

      居然高速地旋转起来,并飘出阵阵白烟。

      随着白烟的不断扩散,阴风渐渐地变小了,最后陆玉欣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白烟之内。

      她此时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爹爹,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玉欣惊骇,突然转身,朝前面说出了这句话。

      李修缘把眼睛睁的大大的,可他看到陆玉欣的前面空空如也,并没有人呀。

      ‘怎么回事?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李修缘疑惑不断。

      陆玉欣全身颤抖起来。

      她看到爹爹被铁链捆绑了起来,不停地流着血泪,身上衣不蔽体,全身皮肉溃烂,还有蛆虫在里面爬来爬去,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女儿,都是爹爹的错,那日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苦了。”

      那个人哀嚎不断,两行血泪一直挂在脸上,看起来挺瘆人的。

      “爹爹,女儿不怪你!”

      陆玉欣声嘶力竭。

      突然,旁边出现一个身高八尺之人,身着制服,手持钢鞭,不停地抽向那人。

      那人本就溃烂的血肉上,又出现了一道道新的伤痕。

      鲜血从新伤口流出,又渗入旧伤口中。

      那些蛆虫立刻变得欢快无比,从伤口中爬了出来,快活地沐浴着这场血雨腥风。

      那个人表情甚是痛苦,不停地嘶喊着,求饶着。

      “爹爹,你本是一个勤劳、善良之人,怎会受到如此的惩罚!”

      陆玉欣发出痛哭流涕之声,伸出白骨深深的双手,想要向前阻止。

      但是,她那颤抖的双手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就在此刻,陈立已悄悄地靠近了陆玉欣。

      他紧握齐眉棍,用力朝她那瘆人的骷髅头砸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