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懂你更多幸福宝

      大家离去之后,梁清拿起施月柔所作画像,望着一幅幅画像痴痴发呆,眼泪情不自禁润湿了双眼。梁清一阵怀念过后,脑子便开始思考起来,这时,她沉浸在思考中,自言自语起来——

      “我寻找那万天飞的下落,基本踏遍了江湖的每个角落,结果却不曾寻到他半点综影。

      我曾多次在暗中见过逍遥极乐,他不仅长得奇丑无比,说话声音就像鹅公叫声一样,粗声粗气,难听死了,听说他的真名叫郁缘山,与万天飞根本一点都对不上号,与萧勇哥长相更是有天渊之别。然而,逍遥极乐又是从何学成了天玄飞龙诀神功的呢?难道逍遥峰不止一本拳谱吗?

      哎!都怪自己以前太谨慎了一点。下次,如果再让我有机会碰到他,我一定要将他抓住,好好审问他一番。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即使与他无干,打了他,抓错了他,他也是活该!

      万天飞当初说,他是被一个叫柳健的人打入悬崖的。那柳健长得脖子长,嘴尖似鸟,身负混元神功,而混元神功只有云霄蓬岛才有,我曾以此为线索,多次到云霄蓬岛暗中探察,他们吴家的人无一人长得像柳健呀。

      这些年以来,我在江湖上四处打听柳健这人,虽然大家都说此人以前替万天飞外出办事的时候,每次都带着面具出入江湖,不曾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但却基本都听说过有他这个人,只是还不曾听说过他与云霄蓬岛存在着什么关系。还有,大家都说,自从十年前,他与万天飞一起失踪之后,这二人一直到现在,全都杳无音信,不知所踪。——我这又该到哪里去寻找线索呢?……”

      梁清之所以会自言自语,是因为这些年里,她该想到的人物和地方基本都想到了。目前,她已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于是在绞尽脑汁的分析中,便不知不觉地自言自语起来。当然,她也想从自言自语中,发现自己还未曾想到之事或者地方。

      忽然,梁清又想到了一个地方,她还不曾去探寻过。其实,她想到的那个地方,她以前也曾多次想到过,只是前去的话要冒很大的风险。当然,他内心认为萧勇和万天飞在那里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于是才一直都没有去那里寻找。现在,她觉得自己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想不出更多别的去处,走进了死胡同,于是想姑且去冒一下险。

      梁清所想的那个地方,在南方一个非常偏僻之处,名叫甘泉宫,关于这个甘泉宫,江湖上有如此传言——

      甘泉宫里温泉遍布,常年水汽蒸腾、云雾缭绕,宛如天宫一般梦幻。甘泉宫里生活了一群年轻女子,人人都长得十分妖娆妩媚。那些女子生活怪异,不讲世俗之理,她们视男人为玩物,还时常走出宫中,来到江湖上,物色世间美男。只要她们中意了某个男子,就会乘其不备,用迷药毒气,将其迷晕,然后带入宫中。男子被带入宫里后,先由她们宫主挑选,剩下的就分配给宫女们享乐。一般被选中的男人,在宫里不会呆多长时间,大家玩腻了,就会将男子再次迷晕,送出宫外。不过,一般情况下,她们都不伤男人性命。还有,那些女子世世代代只生女孩,不生男孩,据说是宫中的泉水有此奇效的缘故。

      虽然甘泉宫在传言中是如此淫邪之所,但江湖人士并没将那些女子当成是邪恶之徒,毕竟江湖主要还是男人的天下,大家都盼不得能遇上如此艳遇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甘泉宫不是谁想进去就能够进去得了,如果真能那样的话,恐怕甘泉宫早已被好色的男人们给踏平了。通往甘泉宫的道路,只有唯一一条,并且那条道路上布满了机关,机关便是毒气,那些毒气全都无色无味,无法感知。

      那些毒气机关防不胜防,触动它们的都是一些很不起眼东西——诸如,泥土、石头、树木、花草等等。只要机关一触动,毒气便会从草茎中、石缝中、泥土下、树林上等等之处,释放出来。不仅如此,那条机关道路很长,即使身怀绝世轻功,也至多能飞到一半路程左右。所以外人想要硬闯通过那条布满机关的密林道路,几乎是天方夜谭。

      梁清想不出更好、更多的去处,最后便下定决心,准备去一趟甘泉宫。虽然她自认轻功在那所谓的“绝世”之上,但此次前去,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完全是用生命在冒险。当然,梁清之所以甘冒此险,那是因为她不想放过能找到萧勇及其姐妹,还有万天飞的任何机会,哪怕这个机会只有万分之一。

      这天,已近黄昏时分,一轮夕阳灿红无比,梁清迎着夕阳走在路上,忽然,前方有喧哗吵闹声之声传来。她一边运起内功,用耳朵仔细聆听,一边以手遮掩夕阳,放眼望去。她这一听一望,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朗朗乾坤兄弟俩与天鹰帮的人正处于对峙中,双方已开始剑拔弩张。

      “谭少天!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你竟然陷害施盟主,戏耍我兄弟俩,让我兄弟俩跟施盟主反目成仇,你真是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你如此卑鄙,如此邪恶,其罪当诛。今天,就让我兄弟俩替天行道,诛杀了你这个无耻、阴险、狡诈之徒吧。”

      朗乾话音一落,他兄弟俩立即舞起乾坤锤,攻向众人。而众人也立即拔剑相应。

      梁清这些年行走于江湖,绝大多数的江湖人士,她都曾见过或者听闻过,这朗朗乾坤兄弟,她已在暗中见过多次。

      朗朗乾坤兄弟攻向众人后,便开始旋转起来,将众人包围在了“墙幕”之中。当然,所谓的墙幕是他二人高速旋转时所产生的虚实幻影。不过,他兄弟俩此次包围众人与上次包围施万山,二者情形相比略显不同——

      此次,对方人数众多,他兄弟俩通过极速旋转将大家包围起来后,由于墙幕半径要比上次大得多,因此大大降低了旋转频率,于是没有形成上次那种幻影之象,即站在圈外无法看见被包围之人。

      上次,他兄弟俩通过极速旋转将施万山围困住时,一幕幻影之墙将施万山阻隔了起来。当时,施月柔他们几乎看不见施万山。而这次,站在包围圈外面却能模糊看见众人之像。不过,即便如此,他兄弟俩的移动速度还是明显快于众人许多。

      只见众人面露难受、惊恐之色。众人感到难受的原因是那坤锤发出的浑厚低沉之声所致。而惊恐的原因则是大家的武功明显不敌他兄弟俩,感到随时都可能命归黄泉而心生畏惧。

      很快,在包围圈中,有几人相继发出“啊!”的一声惨叫,这几人当即就一命呜呼,命归黄泉了。朗朗乾坤每打死一人,旋转包围圈便会缩小一点,进而其威力便会更上一层楼。

      朗朗乾坤连续打死几人后,剩下之众人无不吓得脸色煞白,无不感到万念俱灰。此时此刻,大家内心都清楚明白,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抵御不了多长时间。

      “住手!”

      就在众人几乎彻底绝望之际,梁清突然大喝一声。迅速从远处腾起轻功,舞起剑法,向朗朗乾坤兄弟俩攻去。

      朗朗乾坤兄弟突然听见喝道声,便暂且住手,抬头望去,只见一位老道姑腾起轻功,正从远处向他兄弟俩舞剑攻来。

      他兄弟俩眼见如此情形,不由感到万分惊讶,甚至惊得目瞪口呆。在这一刻,他兄弟俩之所以会出现如此情态,是因为他兄弟俩眼中所见几番情形简直令人叹为观止,让他兄弟俩感到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第一番情形是梁清腾起轻功的那一刻,距离大家相对还比较远,凭他兄弟俩的江湖经验,不可能有人能飞得了那么远,更别说还要在空中一边舞剑,一边飞行。此番情形,并不算什么。

      第二番情形是梁清在空中飞舞之姿完全与众不同,其姿宛如神仙飞升那般飘飘然、忽忽然,一切都妙不可言。与此同时,其手舞之剑宛如嫦娥弄舞那般灵动飘逸,亦宛如天女散花那般美轮美奂,一切好像是当然而然,然而又不知其所以然……此番情形同样也不算什么。

      第三番情形是梁清飞身舞剑之后,其剑身反射过来的灿红夕阳之光,全都投射到了他兄弟俩身上,无一反光投射到了它处。霎时间,他兄弟俩身上便开始光影闪烁,好似波光粼粼一般,光耀动人;又好似流星雨划过天际一般,耀眼夺目。这番情景,才是让他兄弟俩内心感到最震撼的。

      梁清舞剑飞身攻来的如此三番神奇情形,不仅让朗朗乾坤兄弟俩感到无比震撼、无比惊讶,在场之人也无不亦然、无不骇然、无不目瞪口呆……

      梁清之所以要在空中舞剑,是因为她想以此来震慑朗朗乾坤兄弟,吸引他兄弟俩的注意力,以免他兄弟俩不能及时住手而继续杀人。

      他兄弟俩一边以手遮挡耀眼光芒,一边通过指缝观看空中的梁清。大家见到如此奇幻般的情形,暂时都忘了对方乃是不速之客。在那片刻之间,他兄弟俩看得如痴如醉,完全已进入了忘我之境界。

      片刻过后,梁清飞落在了他兄弟俩跟前不远之处。他兄弟俩随即从如痴如醉中惊醒过来,迅速舞起乾坤锤,向梁清攻来。他兄弟俩还是一如既往,用旋转方式将梁清围困在了中央。

      上次,他兄弟俩在跟施万打斗时,施万山被他兄弟俩围困之后,在圈外之人,几乎已看不见施万山本人。当时,他兄弟俩的极速旋转和极速舞动的乾坤锤叠加在一起,共同形成了一道幻影墙幕。那道墙幕几乎完全遮挡住了施万山。而此次,他兄弟俩围困梁清,其情形则与上次围困施万山时完全不同——梁清灵动飘然的剑光身影,站在圈外之人,完全清晰可见。

      在观战的众人眼里,梁清的剑法是万般飘逸自然,又是万般和谐灵动,更是万般凌厉锋芒。她剑无虚发,招招制敌,绝无半点多余招式。那剑好似有神灵在指挥牵引一般,而并非像是人在舞剑,完全像是剑牵人随,剑引手至,招招都料敌于先知先觉。如此剑法,简直就是不知其所以然而然的神乎其神!

      大家见到梁清的剑法是如此奇幻、如此高深莫测,无不看得如痴如醉、瞠目结舌、惊叹万分……大家的内心更是热血沸腾,早已忘却了自己刚才命悬一线的惊恐。

      他兄弟俩在梁清这般剑法之下,根本无法旋转起来,只能见有旋转之形,不能见有旋转之实。他兄弟俩哪有一丝机会进攻梁清,完全彻底处于被动防御之中。只见他兄弟俩满脸惊恐之色尽显无遗,而其内心已开始万念俱灰。

      不一会儿,他兄弟俩手中的乾坤锤相继掉落于地。梁清便插剑入鞘了。

      “二位大侠,请恕贫道今日无礼了,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梁清施礼道。

      朗朗乾坤兄弟还处在惊恐之中,显得神情茫然,没有回过神来。

      梁清见状,就暂时没有理他兄弟俩。接着对众人喊话道:“大家全部都过来!”

      梁清在进攻他兄弟俩时,大家都乘机撒腿跑开了。这时,大家摄于梁清深不可测的剑法,全都不敢不从。梁清的这番命令,让大家对自己的未知命运充满无比恐惧感。只见绝大多数人都是一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之态,开始亦步亦趋地向她聚拢靠来。不过,在这些人中,有一人显得十分镇定,那人便是众人的帮主——谭少天。

      众人聚集过来后,朗朗乾坤兄弟才逐渐回过神来。

      “二位大侠,贫道早已仰慕你兄弟俩的威名,知道二位大侠行侠仗义、嫉恶如仇、除暴安良。今日,贫道阻止二位大侠杀人,并非与你们为敌。只是担心二位大侠没有搞清楚事实真相,枉杀了无辜之人。

      贫道之所以将他们叫过来,就是想把事情完全搞清楚。如果这些人确实该杀,贫道绝不会再阻拦二位大侠行侠仗义,所以还望二位大侠不要怨恨贫道。”梁清道。

      梁清知道他兄弟俩有一副侠肝义胆,爱打抱不平,同时更知道他俩向来都比较愚蠢,时常被别人利用来借刀杀人,而且被他兄弟俩所杀之人大部分都是被枉杀了的,所以她今日才出手阻止他兄弟俩杀人。

      朗朗乾坤听了梁清此番话,心中无比愤恨之情顿时就消散了。他兄弟俩这时才知道梁清跟对方不是一伙的。

      “今日,老居士的这套剑法,可让我们兄弟俩大开眼界了,没想到世间上竟然还有如此神奇剑法,真是闻所未闻,更是见所未见,简直神乎其神得令我兄弟俩不敢遐想。我兄弟俩孤陋寡闻,还不知道长这套剑法到底是何剑法呢?还有,如此神奇的剑法,为何从未在江湖上被人提起过呢?”朗乾道。

      由于梁清的剑法在他兄弟俩的眼里太过奇幻,他兄弟俩心中充满无比好奇,于是才将正事暂放一边,先询问起了关于剑法之事。

      “二位大侠还是先不问这个吧,先说说你们为何要杀他们吧。”梁清道。

      梁清此番回话,没有满足他兄弟俩的好奇心,让他兄弟俩显出了失望之色。这时,他兄弟俩就只好说正事了——

      “老居士,他们都是天鹰帮的人,这人叫谭少天,是他们的帮主。这些人全都阴险狡诈,到处栽赃陷害、为非作歹,确实该杀。我们对他们的行径调查得一清二楚,而且他们自己还亲口承认了,没有一点冤枉他们。”朗乾在言谭少天天时,以手指其人。

      “喔!他们自己亲口承认了?!那他们到底干了些什么坏事?”梁清惊讶中问道。

      梁清此问一出,谭少天便主动站了出来,显得毫无畏惧。

      这谭少天在江湖上也很有名气,虽然他武功比较一般,但却是家大业大,弟子众多,所以梁清早已知晓此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