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版本全部破解版平台

      李平陆出了城门,就不再隐藏实力,运起滔天洪水功,迅速地在附近搜寻,伊贺忍者谷具体位置,店小二也不知道。

      伊贺谷在伊贺城外,却无人得知位置,知道的人多半已经下地狱了。

      李平陆来到一个林子里,突然间,树后面冒出三个人,蒙头蒙面,穿着深蓝紧身衣,戴着手套,腰间有两个皮囊,鼓鼓的,不知道装着什么。

      一个身材矮小的喝道:“你是何人,在这瞎转悠,若是闯入禁地,你担当得起吗?”

      李平陆淡淡一笑,道:“看尊驾的打扮言语,恐怕就是伊贺忍者了吧?”

      中等身材的忍者道:“你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可以去死了。”

      这时,一把匕首刺向李平陆后心,是另一个忍者,李平陆头也不回,反手一掌拍在那人胸口,那人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矮小忍者后退两步,大惊道:“你是...你是大宋人。”

      李平陆笑道:“算你有眼力,带我去伊贺谷,我只要两件东西。”

      两个忍者对视一眼,都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将此人引入老家,围而杀之。

      矮小忍者抱拳,恭声道:“少侠,请跟在我们身后,不要说话。”

      两名忍者在前面带路,专走一些不是路的地方,比如草丛里、树洞里、小溪、沼泽等。

      李平陆倒无所谓,一步跨出就是几十米,看得两个忍者暗暗心惊,越发觉得自己没有动手,是何等的明智。

      走到黄昏,到了一个峡谷,谷口有陷阱,需要从石壁上翻过,两名忍者熟练的爬上石壁,李平陆却不爬。

      他一掌拍在地上,触发了谷口的机关,瞬间天上掉下几十块巨石,将两个忍者砸成肉泥,面前的地塌陷下去。

      只见底下全是几米长的铁刺,上面竟插着几百个尸骨,有的还没有腐烂,看来刚死没几天。

      李平陆呵呵一笑,说道:“雕虫小技,这机关连给嬴氏城提鞋都不配。”

      说到嬴氏城,立马想到珠儿生死未卜,心里一阵自责,都怪自己和珠儿分开,她才遭遇不测,不知现在如何了。

      伊贺征兵船上。

      嬴珠儿已经醒来,肚子却没那么饿了,她低头一看,只见身上衣服已经不是之前那件,心中大惊,难道那恶贼已经把自己...

      想到这里,不免顾影自怜,心中悲痛,只觉对不起李平陆,捂着脸大哭起来。

      白衣男子听到哭声,走了进来,笑道:“美人儿,你不必多虑,我虽然想得到你,却也知强扭的瓜不甜,你性子刚烈,我若用强,对你我都不好。”

      嬴珠儿闻言心中一安,哭道:“可我的衣服...”

      白衣男子拍拍手,走进来一个女子,却也颇有姿色,看向嬴珠儿的眼神闪过一丝嫉妒,很快被她掩饰过去。

      那女子浅笑道:“妹妹别哭,龟田公子最是怜香惜玉,适才他见你饿晕过去,就让我给你换了件衣服,我见妹妹美貌,心中喜欢,便又喂你喝了点粥。”

      白衣男子笑道:“美人儿,你这回相信了吧,本公子岂是下作之人,见你衣服脏了,这才叫红袖给你换件衣服。”

      嬴珠儿半信半疑,不去理他,心里只是想丈夫怎么还不来救自己,她实在不愿在这里多待半刻。

      另一边,伊贺谷。

      李平陆负手走进伊贺谷,朗声道:“那恶婆娘,我数三个数,赶紧将知恩送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

      两边树木、房屋后跳出五十名黑衣忍者,将李平陆围在正中。

      李平陆缓缓言道:“你们放了那孩子,我马上就走,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世间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你们无缘无故抓我徒儿,却是何故。”

      “无缘无故?这附近海域一切珍宝,皆是我伊贺所有,你一个外人怎敢染指,还打伤我们的人。”

      李平陆心念电转,那恶女人果然是倭人,还是忍者,看来找对地方了。

      李平陆笑道:“天生珍宝,有德者得之。那珠子明明是我先发现,你却说是你们的,看来这天是没法聊了,亮招吧。”

      忍者们快速扔出手里剑,连绵不断射向李平陆,也不见李平陆有何动作,那些手里剑没有伤到他一根毫发,全都射在树木、房屋、地上。

      李平陆说道:“该我了。”

      他一步踏出,出现在一名忍者身前,一掌印在他胸口,身后传来一阵劲风,不假思索反手一掌,将身后想偷袭的忍者拍出几十米远,两人眼看是活不成了。

      忍者们连忙后退,扔出一个木头盒子,李平陆瞬间被烟雾遮住,什么也看不清。

      只听他一声长啸,烟雾逐渐消散,竟凭借上乘内功,强行震散烟雾。

      只是那些忍者却消失不见,李平陆也不管他们,一会在东,一会在西,连连出掌,每一掌下去,都有一座房屋倒塌,几颗树木折断。

      一面打一面喊道:“再不放人,你们就没地方住了。”

      这时,传来一个极其刺耳的声音:“东土人,我让美子放了那孩子,但珍珠却不能给你。”

      若是放在几年前,自己还是一流高手时,说不得就见好就收,答应了他,但此时已是顶级高手,这珠子又是送给珠儿的,怎能服软。

      李平陆朗声道:“珠子、孩子,一个都不能少。”

      那声音威胁道:“东土人,你就不怕我杀了那孩子。”

      李平陆面色不变,笑道:“孩子少一根头发,你们就得死一个人,少一块肉,你们全都得陪葬。”他一边说,一边打出一掌,将几十米外上一块巨石打下,发出轰然巨响。

      李平陆的内心也是焦急,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服软,一旦服软,说不定孩子珠子都没有了。

      那声音主人沉默片刻,说道:“美子,放了那孩子。”

      美子腻声撒娇道:“爹爹,我想收他做徒弟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资质极佳,以后最少能成为上忍。”

      李平陆听到这声音就一肚子火,虽然他没听过那恶女子说话,但可以肯定就是她。

      美子的爹爹沉声道:“放人。”

      美子哼了一声,一个孩子从天而降,哇哇大叫,李平陆一跃十几丈,接住李知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