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丑化解放军的电影

      郑日强十分紧张,让高明坐下:你说。

      高明说:我们一个同事小杨,今天自杀死了,只有25岁。

      郑日强大吃一惊:死了,什么原因?

      高明说:刚才主管打来电话,说是因为顾客恶意投诉,遭到公司处罚,他想不开,烧炭自杀了。

      郑日强:那么严重啊?

      高明说:当然了,被顾客投诉,

      郑日强说:太可怕了。

      高明说:重阳节,同事们放假,小杨一个人负责平时3个人负责的配送区域。有一单是医院的,电梯慢,超时了,订餐人向公司投诉他。公司扣了他500块!

      郑日强说:500块?!

      高明说:就是,公司追求“客户利益至上”,即使是客户无理取闹,公司也会一味妥协。任何责任都推到员工身上的,送外卖也不简单啊。

      回家后,小杨越想越生气,当晚给同事留言:兄弟们,我先走了,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那些人不当我们是人。然后,烧炭自杀。

      郑日强倒吸一口凉气:这种病态的管理,害了一个人的生命。

      高明说:快递小哥如何算得过平台?资本就是嗜血的,真是悲哀。

      郑日强说:其实,客户不是上帝,员工也并非奴隶。我记得以前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快递员遭恶意投诉,民警霸气证明:无需用尊严换谅解》的文章。说女快递员聂某送快递的时候,因为包装破裂,顾客的一箱芒果少了一个,引发客户不满。

      为了避免客户投诉,快递员自己购买了一箱芒果,以邮政快递的名义赔偿张某,但被张某发现。随后张某先后4次投诉快递员,公司扣除了聂某2000元工资。

      为了不丢掉工作,聂某当晚到张某家道歉,并下跪请求原谅。民警知晓前因后果之后,为聂某开具了一份证明:希望将收件人张某及其家人拉入公司服务永久“黑名单”,并建议,对牺牲公司员工尊严换取所谓恶意投诉的“谅解”,不要也罢!

      高明说,阿里巴巴也有一句著名的话: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现在想起来,真是不是滋味。

      郑日强说:很多公司就是把员工当做“赚钱机器”,可以牺牲尊严来取悦客户。

      高明说:那你还想做快递小哥吗?

      郑日强想想说:我们常见,在单位里,为了对方高兴,往死里喝;为了自己升迁,女职工贡献了自己的肉体;为了升职,争着给关系人送钱,这些,跟资本又有什么区别?

      高明说:资本无处不在,什么工作都摆脱不了。除非,你去了月球火星。

      郑日强由犹豫了一会,说:现在是重阳节,我还是想回家一趟。我也很久不回家了。

      高明说:那也好,等你回来在作决定。又说:回去总要花些钱的,我估计你也没什么钱了,反正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有5万多存款,你拿一半,当我借给你,回家看看吧。

      郑日强被说中了痛处,泪水不争气就流了下来。他对高明说:我与你无亲无故,认识也就几天,却如此信任我,我真不知怎么说才好。

      高明说:我最看不得婆婆妈妈的,别哭了。

      郑日强拿了钱,一路回了家,见到了阔别数年的父母。父母年纪大了,头发都白了,看到儿子出现,也没什么反应。不过,郑日强从母亲的手忙脚乱中看出,她是十分高兴的。

      祭祖。登高。郑日强站在山顶上,秋高气爽,他看着湛蓝的天,真想飞到天上去。他心里很是感慨,在地底下躺着的先人,他们可曾有什么雄心壮志?

      族人指着下面的一片田地,说:这些地,都给一个人承包了,种土豆。那片山,也租了,养牛,听说人家投3000万,真有钱!以后,我们就帮人家打工了。

      郑日强更是感慨,想不到资本无孔不入,连偏僻的农村也不错过。

      第二天,他给了母亲2万块,告别眼泪汪汪的她,回到南山,就跟高明说:我就当快递小哥吧。

      从那个时候开始,郑日强开始了他短暂的,只有6个月不到的外卖小哥生活。

      他当时有个愿望,就是不要遇到尴尬的事情。但是,他又预感到,将会发生一些不平常的事。

      可不,怕什么来什么,工作的第二天,他竟然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