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瘦双下巴最快

      喂喂喂?你这幅表情分明就是已经想好了吧?

      这还让我们踊跃发言个屁啊?

      “哦弥陀佛,不如季花施主来开个头吧!”

      这金蝉和尚现在就像是季花的忠实支持者,说啥都是好,两人只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了。

      “哈哈,好!”

      “那我可就先说了。”

      季花很是满意的看了一眼这金蝉和尚,这么配合的队友到哪去找?

      右手摸着下巴,环顾四周,假装思考道:

      “我考虑了一下,不如就叫终结小队吧?”

      “之所以这么取名,是因为我们从这苏城出发,将走向那最强之路,拯救万族于水火,终结这个乱世!是意为终结小队!”

      多么远大的志向啊!真是听的人热血沸腾...个屁!

      你这确定不是中二病小队吗?

      “哦弥陀佛,季花施主如此胸怀凌云壮志,实乃人族之幸,大善!大善!”

      金蝉和尚却很是高兴,一笑起来眼睛更看不见了。

      不是吧?这你都能舔?

      陈秀只能寄希望看向巫十七,现在这两个人已经是一条战线了,能不能改掉这羞耻的名字就只能靠自己两人了。

      巫十七依然在神游天外。

      “算了...”

      “那个,我觉得....”

      陈秀刚待开口,季花与那金蝉和尚便转头看向陈秀。

      “陈秀兄弟以为如何?”

      那热情似火,充满激情正能量的眼神,正灼灼的注视着陈秀。

      “我觉得还行....”

      说完就闭口不言。这帮队友怎么看怎么不靠谱,陈秀总有一种前途一片灰暗的感觉。

      “好!既然如此,那这名字就这么定了。”

      “就叫终结小队!”

      季花干劲十足,苍白的脸色因激动而满脸潮红,那肾亏的样子也在此刻似乎也得到了缓解。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终结这乱世的那一天。

      ............

      从春宵楼出来,已是接近傍晚。

      几人一直聊到中午,说是聊,其实主要都是季花在说,其他人在听。

      吃完午饭又拉着三人说是具体聊一些细节。

      什么野外探险十大原则事项,论队友之间如何正确配合,战争学院排名战5v5团战战斗要领,以及如何与同学相处....

      直到陈秀提出还有要事在身,这才意犹未尽的暂停这些个话题。

      于是,金蝉和尚与巫十七就先与季花回了季府安身,陈秀则外出应约。

      当然,季花表示已经为陈秀收拾好客房,门卫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无论多晚也要回来。

      值得一提的是,忧儿送陈秀出春宵楼时,那盯着陈秀的幽怨小眼神,让陈秀现在想起来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

      苏城

      状元楼。

      虽然昨日酒多了,但王虎约他明日把酒言欢的事情,陈秀还是记得清的。

      这是这酒馆名字倒是有点意思。

      “客官一位,里面请~”

      刚到门口,一名小二立马开门迎来上来。

      “我找人,王虎。”

      陈秀淡淡的说道。

      “公子原来是找虎爷,虎爷在里面包厢,已等候您多时了,客官请跟小的来。”

      小二一听找王虎的,愈加恭敬了。

      毕竟能让青铜八星的王虎等这么久的人,很明显不会是普通人。

      虽然经昨日一宴,陈秀几人的名声在苏城传的已是沸沸扬扬,但显然不是他这个小斯能认识的。

      穿过一条幽静的走廊,小二引着陈秀来到了一间甲等包厢前。

      “这位公子,虎爷就在这里面。”

      “若没有其他吩咐,小的先行退下了。”

      小二右手作请,恭声道。

      “行,知道了。”

      陈秀摆摆手,推门进了这甲等包厢。

      刚一进门,王虎那标志性的大嗓门就传到了陈秀耳中:

      “秀儿兄弟,你可算来了,快,快,请上座!”

      虽然不是春宵楼这等高档场所,但这环境倒是不错,清幽淡雅,别具一番风情。

      王虎和他的几个小弟,包括那断了一条手臂的光仔,几人均已到场。

      见到陈秀到场,都赶紧起身相迎,将陈秀请上主座。

      陈秀也不客气,一一回礼之后便坐了上去。

      “在那边有事耽搁了,倒是让虎哥你们久等了。”

      “哈哈,不久等不久等,秀儿兄弟能来就是最重要的!”

      “来来来,开席,白面,去让小二走菜。”

      “好的,虎哥。”

      那白面赶紧起身出门去喊那小二了。

      “来,秀儿兄弟,我们哥几个先敬你一杯!大恩不言谢!”

      虎哥端起酒杯就站了起来,其他几人也纷纷效仿。

      “虎哥客气了,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出手的,何况我们现在已是兄弟,不必如此客气。”

      陈秀也起身举杯回敬。

      几杯酒下肚,一时间酒桌氛围甚是欢快。

      “哈哈,要不是那和尚成了秀儿兄弟你的队友,昨天我哥几个就算追着他十条街也得把他打一顿。”

      “不过这和尚肯定不是什么好货,秀儿兄弟以后可得多注意了。”

      昨天王虎看见到那金蝉和尚恨不得冲上去干上一架,要不是陈秀打个圆场,只怕两人能打起来,当然挨打的是虎哥罢了。

      毕竟那和尚说话可是太气人了。

      你本来这钱就要掉的,不如花钱免灾,我给你拿走了这不就不会掉了吗?

      “哈哈,虎哥,兄弟我心里有数。”

      陈秀倒是不在意,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小花招什么的可不管用。

      “那就好那就好。”

      王虎放心的点点头,话锋一转道:

      “不过秀儿兄弟你可瞒得我们好苦啊。”

      “青铜九星的剑士加青铜九星的法师,这等实力即使去了那战争学院那也是妖孽一般的存在啊。”

      语气有些埋怨,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一副幽怨的模样,看的陈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咳咳!”

      “虎哥你也没问啊,我总不能跟你炫耀吧?”

      陈秀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来来来,喝酒喝酒。”

      虎哥几人热情相邀。

      一顿晚饭吃到了半夜,这才意犹未尽的结束。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