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最新网站是什么

      凶器?!

      白晨宇心头猛然一颤,挣扎着四下扫视起来。

      很快,他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看到一把沾染了鲜血的匕首。

      可不就就刚才蓝雨涵塞到他手里的那把吗?

      杀人凶手!!

      没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就是杀人凶手。

      他被坑了,被月老坑了,也被蓝雨涵给坑了!

      被……

      嗯?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啊。

      猛然间,白晨宇忽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的清醒过来。

      就算真的被坑了,警察为什么可以来的如此迅速。

      这感觉就好像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他跑过来行凶,然后再“人赃并获”的把他给抓起来。

      到底是谁在暗中主导着这一切呢?

      月老?!

      蓝雨涵?!

      或者还有其他没有露面的某个人?!

      答案不得而知,不经意间,谜团变的愈加复杂起来,而白晨宇也是越陷越深。

      当然,眼下什么谜团不谜团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如果杀人凶手的罪名坐实了,那他这一辈子就完了。

      “王队,法医初步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死者是这家医院的一名医生,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五点到六点之间。死亡原因是被利器刺入胸腔导致失血过多……”

      被称之为王队的是个国字脸的中年人。

      此人身材魁梧,精气神内敛,一看就非同一般,那模样,大概率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

      听闻手下人的汇报,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队没有表态不代表着白晨宇不表态。

      “这真的是误会啊,如果我是杀人凶手的话,怎么可能会一直待在凶杀现场?而且还拿着所谓的凶器?你们也知道,现在可是凌晨,距离你们说的时间的空档足有八九个小时呢,如果人真是我杀的,我早跑了好吧。”

      闻言,王队扭头看向白晨宇,“我并没有说你就是杀人凶手,只是怀疑罢了,而且你现在的身份已经算的上是嫌疑人了,所以,你有义务配合我们进行调查。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我保证!”

      说完,王队又朝着扣押白晨宇的两名便衣挥了挥手,将白晨宇带到一旁。

      白晨宇还想要去解释一番,但却猛然发现了挂在斜对面墙壁上的照片与介绍。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下午遇到的那名说蓝雨涵在进行报复的医生。

      也正是刚才带他来到办公室的人。

      与此同时,一个大大问号顿时涌上心头。

      刚才,办公室的门是他打开的,可白晨宇随后进去之后,看到的只有月老跟蓝雨涵两个人。

      这个医生去了什么地方?

      难不成还能凭空蒸发了?

      等等,刚才那名警官向王队汇报情况的时候说死者是这家医院的医生。

      而这间办公室又属于墙壁照片上的那个人。

      该不会……死的就是带他过来的那名医生吧。

      可这么想似乎也不对,若是死人的话,还怎么可能给他带路呢?

      当然,还有两种可能性的存在。

      其一,死亡的医生另有其人,至于引路的医生,藏在了某个地方。

      其二,这一切根本就是“幻境”,就跟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等稍微过段时间之后,白晨宇就会出现在新的“场景”之中。

      相对而言,白晨宇倒是更加倾向于第二种情况。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毕竟,如此扯淡的“剧情”,也只有“幻境”之中才有可能出现的。

      “嘿,哥们,你觉得这凶杀案有没有什么隐情?比如某个幕后黑手栽赃陷害某个人呢?”

      白晨宇尝试着从“幻境”中清醒过来,结果却以失败告终。

      索性,便开始没话找话的打发起时间来。

      至于问询的对象,自然就是身旁站着的便衣了。

      然而,有了之前王队的训话,两名便衣也仅仅是瞥了白晨宇一眼,压根没有搭理。

      “切,不说就不说吧。”白晨宇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嘟囔了一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足足小半个小时之后,屋子里面才用手术推车推了一个人出来。

      手术推车上盖着一张雪白的床单,传单下,隐约勾勒出一个人的形状出来。

      说来也是巧合,手术推车在经过白晨宇身边的时候。

      上面那张床单没由来的被一阵莫名其妙出现的风给掀了起来。

      被掀开的床单下,一张毫无血色的脸赫然出现在白晨宇的视野之中。

      那张脸微微侧着,双眼瞪的浑圆,已经涣散的瞳孔之中布满了憎恨与不甘。

      从白晨宇的角度来看,就好像在直勾勾的瞪着他。

      “瞪我做什么,又不是我把你给弄死的。”

      白晨宇如是想着,不过却也没有太在意。

      “幻境”嘛,要不了多久就能清醒过来的。

      “收队。”

      在医生的遗体被推走之后,王队这才朝着众人喊了一嗓子。

      接着,深深的看了白晨宇一眼,径直朝前走去。

      押着白晨宇的两名便衣赶忙跟上,剩下的则是跟在了最后。

      如此一来,就算白晨宇想跑,也是插翅难逃了。

      原本,白晨宇以为这次的这个梦也就是“幻境”很快就会结束。

      结果,却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被带去了警察局,在审讯室里待了足足一晚上。

      眼瞅着“幻境”还没有结束,白晨宇都有些开始抓狂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的好。”

      负责审讯的干警同样在审讯室里待了一晚上。

      可碰到了白晨宇这种明明人赃俱获却又嘴硬的出奇的家伙,他们也是感到有些头疼。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觉得事情可能并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接下来,他们要等的就是,刑侦技术人员那边把现场各种比对的数据、分析与比对的细节结果反馈过来了。

      “这事儿真的跟我没关系,我也是受害者好吧。”

      白晨宇很无奈,却又无可奈何。

      心中唯一剩下的念头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该死的“幻境”赶紧结束吧。

      哐……

      忽然间,审讯室的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