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日日本一道一

      “如今唐远将军前来,若是你我合力...”

      孙坚期待的看着唐远,若是有唐远这个助力,他们二人共同厮杀,即便再训练有素的兵马,也挡不住他们。

      唐远有些惊讶,孙坚对局势看得很透彻,这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当然了,这恐怕是保全先锋军不被全歼的唯一办法了。

      “孙太守,在下也正有此意。擒贼先擒王!”

      “好!”

      两人相视一笑,拍马而去。

      西凉骑兵虽然战力强悍,可毕竟是兵。

      孙坚和唐远二人合力下,西凉兵马根本不可抵挡。

      很快,两人面前杀出一条血路,直取主帅。

      高顺自然是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很快明白两人是想擒贼先擒王。

      没有丝毫慌乱,指挥着兵马开始填补自己前方被打开的缺口。

      西凉军的兵马本就比先锋军更多,在加上主帅有意为之,一时间竟让唐远和孙坚有些寸步难行。

      唐远有些难办,他虽然空有一身武力,但实在是战斗经验不足。

      反倒是孙坚先做出了变通,补充道面前的西凉骑兵并不是被第一时间击杀。

      而是直接被孙坚给提了起来往后面扔去。

      战场无情人有情,活生生的人朝着自己这边扔了过来,一时间后面的西凉兵冲也不是,退也不是。

      若是不管不顾的冲锋,活人必会被马蹄踩死。

      只是短暂的犹豫,两人面前立刻出现一个小缺口。

      唐远眼前一亮,立刻领会了孙坚的意图。

      于是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长戟变刺为拍。

      巨力之下,被拍到的兵士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强大的惯性撞到了后面一片兵马。

      见效果如此之后,唐远大喜。

      若非如此,两人长时间被堵截在原地,不说人马堵的他们过不去,就算是被他们杀掉的尸体都会成为阻碍他们的障碍。

      可如此一来,两人只要能够动起来,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原本张弛有度的西凉骑,静载一时间被生生打乱了阵型。

      高顺见状一惊,孙坚这种情况还好,极费力气。

      靠着这种扔人的方式来打开缺口,迟早会力竭的。

      可唐远这一下子一片,有些不讲道理了。

      跟自己身边的副官吩咐了两句,高顺知道这一战是躲不过了。

      没有再利用人海战术来堵截二人,而是主动拍马向前迎了过去。

      高顺自然是没有见过唐远的,孙坚他有一定的了解。

      他有信心即便是与孙坚对上,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更何况,他并非与孙坚单挑。

      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兵马虽然单个对孙坚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影响,可若是与之对战,配合西凉骑的围攻,他坚信自己绝对轻松击败孙坚。

      此时加了一个唐远,高顺并不确定自己能否战胜两个人,但无论如何,战场上退缩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是高顺啊!

      白门楼吕布怂出了天际,张辽也是破罐破摔般的破口大骂,只有高顺一言不发,慷慨赴死。

      哪有那么多临死不惧?古往今来,能够慷慨赴死的人,寥寥无几。

      更何况,在那个时候,只要高顺开口肯降,曹操绝对是扫榻相迎。

      坦然面对失败,平淡对待死亡,这才是他的选择。

      如今的情况毅然如此,不用说不确定能不能打得过,就算是必死,他同样会选择迎击。

      唐远见高顺迎了过来,心中愈发佩服。

      与孙坚很快清理了前面的骑兵,朝着出击的高顺,便是迎头一刺。

      高顺怡然不惧,奋力拨开唐远的长戟,反手便是一刀。

      刹那间,三人战在了一起。

      唐远二人顾然武艺高强,可高顺也不是普通的武将,与西凉军配合的情况下,竟然短时间内看起来并没有落入下风。

      当然了,这更重要的原因是唐远并没有出全力。

      他可舍不得杀高顺,可能在武艺这方面高顺未必能够达到一流的水平,计谋方面同样排不上名次,可这用兵的层面上,这个时期在高顺这个级别的人,寥寥无几。

      转眼便是十几个回合过去,高顺显然落入了下风,但是看样子短时间内并不能拿下。

      孙坚有些急了,虽然他没跟唐远交手过,不知道唐远的确切水平。

      可他却是跟华雄交手过,能短时间内斩杀华雄的唐远,绝对不是现在展露出来的这点儿水平。

      “唐远将军,战况紧迫,莫要留手啊!”

      唐远听后有些无奈,高顺肯定是不能杀的,可不杀高顺,有着他的指挥,先锋军想要安然无恙的突围又绝不可能。

      一时间,唐远有些陷入两难。

      瞧着奋力战斗的高顺,唐远把心一横。

      杀是不能杀的,但总归是要让他受一点苦头,不然再这么耗下去,先锋军恐怕是要全军覆没了。

      如此想着,唐远开始认真起来。

      手上的长戟越来越快,长戟的力度越来越大。

      原本就落入下风的高顺压力剧增,就这几次的对碰,高顺甚至有一种自己在与吕布对战的感觉。

      虎口已经失去了知觉,就在高顺考虑是否要暂避锋芒的时候,唐远的长戟再一次迅猛的攻了过来。

      高顺疲于应付,只是这一下,便让高顺破防了。

      孙坚见状大喜,手中长刀瞬间而至,直取高顺胸口,大有一击毙命的意思。

      高顺心中明镜似的,自己恐怕是要死了。

      电光石火之间,预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高顺的胸口并没有被长刀洞穿,只是左臂一阵剧痛,孙坚的长刀闪过,破开了战甲,削掉了高顺左臂一大块血肉。

      与此同时,一杆长戟洞穿了高顺的战马。

      刚才,孙坚快,唐远更快,长戟看似无意中与长刀碰撞,拨开了孙坚的长刀,同时转向刺穿了战马。

      高顺重重的摔倒在地,唐远率先抽出长戟,架在了高顺的脖子上。

      “高顺将军,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从军多年,自然该知道汉室如今的处境。我明白有些事情可能并非是你自愿,但有的时候,做人要懂得变通。你自己想一想,你效忠的,到底是汉室,还是那没有生命的虎符。”

      “今日伤你,是因为你助纣为虐围剿我先锋军。今日不杀你,是因为你有能力为汉室,为天下,为百姓战斗。我希望你想明白我刚才的话,今日到此为止,希望下次再见面时,你我不再刀剑相向。否则,华雄的下场,便是你的宿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