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门·伊莱克特拉

      当赵昕和王韶随着绿衣少女来到二楼后,但见二楼分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包厢,每个包厢雕梁画栋,装饰的古色古香,一看就是文人雅士爱聚集的地方。

      绿衣少女恭敬的说道:“两位公子,今日只有玄字房有客人在,其余皆未有人,两位公子可自行选择房间。”

      赵昕朝着王韶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选择天字号房间吧!”

      待二人进入天字房后,但见整个房间的装修及其奢华与古朴,站在窗前,正好能看道外面汴河两岸的风采。

      赵昕笑道:“子纯,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王韶回道:“公子,我觉得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个包间而已。”

      赵昕喝了一口茶说道:“那你就不懂了,这个酒楼的主人很是高明,利用天下读书人爱好虚名的原因,将酒楼如此经营,引得不少名士慕名前来,而她收货金钱的同时还提高了酒楼的名声,一举两得啊!”

      王韶笑道:“公子这么说她,我倒是想见见她了!”

      赵昕打趣道:“要不要本公子给你保个媒!”

      王韶慷慨激昂的说道:“大丈夫理应建功立业,岂能误入儿女私情。”

      赵昕笑了笑说道:“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到时候那三千禁军,我可是要教给你王子纯训练的,你可切莫丢了本公子的脸。”

      王韶忙抱拳道:“公子但请放心,我定将他们训练成大宋最精锐之师。”

      赵昕虽然能背下武穆遗书的内容,但对行军打仗之事是一窍都不通,更别提练兵了,且这个时候的北宋正是能人辈出的时候,他身为上位者只需要从旁点播一下,让众人都能施展才华,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忽然一个侍女走进来说道:“这位小公子,我们家酒楼主人有请!但请公子移步三楼!”

      没待赵昕回答,王韶急道:“来者是客,不让你们酒楼主人下来,反而让我家公子上去,是何道理?”

      赵昕见这个侍女这么一说,顿时对这个神秘女子有些不满。

      侍女见此又道:“我家主人有两句诗给这位小公子,她说公子听后就明白了。”

      赵昕好奇道:“那两句诗,本公子洗耳恭听。”

      侍女方才吟道:“春风从旧偏怜我,功夫未至劳悬想。”

      赵昕一听,心想莫不是她来了,赶忙起身说道:“快!带我去见你家主人!”

      王韶忙急道:“公子!她家主人神神秘秘的,为了公子的安全,还请公子不要前去。”

      赵昕笑道:“子纯,你不必担心,我要去见的是一个日思夜想的熟人,你就在这等候我就行。”

      赵昕说完,便急匆匆的跟着侍女朝着三楼走去。

      王韶:“这......”

      ......

      赵昕跟着侍女来到三楼一个雅间后,但见一个绝色女子正满脸幽怨的看着自己。赵昕惊喜道:“媚儿!你什么时候来汴京的,怎么也不联系我!”

      李媚儿幽怨的看了赵昕一眼,说道:“奴家前些日子就来了这汴京,心想着先做一番事业再去见你,哪成想你今日自己找上门来了!”

      赵昕上前一把抓住李媚儿的手说道:“这新月酒楼是你开的啊!真是想不到,我的媚儿姐不但人长得漂亮,还是女中诸葛啊!”

      李媚儿笑道:“奴家哪有太子殿下说得那么好,什么女中诸葛,只是奴家手下中,有及其擅长经营酒楼的人才而已。”

      赵昕一把将李媚儿揽入怀中,说道:“那也是你领导有方才行啊!”

      李媚儿并没有闪躲,而是顺势依偎在了赵昕怀里。

      抬头看着赵昕说道:“奴家想,你现今贵为太子,身边肯定缺少人才,我便弄了这个酒楼,一方面能为你搜寻一些可靠的人才,另一方面也可以用来打探一些对你有用得消息。”

      赵昕满是柔情的看着她。

      “媚儿姐,你知道吗?有句古话说得好,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为他付出的女人,而你就是那个默默为我付出的女人,我很感激你,真的,比真金还金。”

      “你可别想框奴家,奴家虽然和那些金榜题名的才子无法相比,但奴家也晓得哪有古人说这句话啊!再者说,你都要大婚了,而且还是一次娶四个貌美如花的妃子,只怕到时候都把奴家给抛到脑后去了!”

      李媚儿说着,想起什么,泪珠便止不住的往下流。

      赵昕替她擦干眼泪,叹了一口气说道:“媚儿姐,你别看我现在贵为太子,但有些事情依然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若我能做决定的话,我只愿娶你一个人为妃,若有违......”

      话没说完,李媚儿便捂住他的嘴说道:“别动不动就发誓言,奴家相信你还不成吗?”

      “对了!奴家现在可是知道,当初和我对剑的那女子也是你的妃子之一啊!若让你在我和她之间选一个的话,你会选谁呢?”

      李媚儿忽然问道。

      赵昕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媚儿,深怕她来一句,我和你妈掉河里,你救谁。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赵昕哄道:“这还用说,自然是选你啊!”

      李媚儿方才如释重负,笑道:“这还差不多!”而后又问了一句“那女子怎么办?”

      “她啊!当个通房丫鬟好了!”赵昕狡黠道。

      “你这人......”

      话未说完,一双诱人的红唇就被赵昕狠狠地吻住了。良久,两人唇分齿闭,赵昕喘着粗气说道:“媚儿姐!你这些日子想我吗?”

      李媚儿气息微喘,娇羞道:“想!”

      ......

      正所谓离短暂胜新婚,缱绻鸳鸯两销魂。

      当赵昕回到天字房后,王韶已经喝了好几壶茶水了,再喝就要吐了,见到赵昕两脚发软般走了进来,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忙说道:“公子,你还年轻,还是节制一点的好!”

      赵昕见被看破了,忙尴尬的说道:“本公子也想啊!可家里贱内如此之多,让我如何是好呢?”

      “咳咳咳!”

      王韶小声的说道:“公子!我从小习武,我这有本家传的书,公子不妨多看看!”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绢布包裹着的书递给赵昕。

      赵昕笑道:“子纯,你让我现在学武,未免有些太晚了吧!”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里却是将绢布给打开了,心想不会是什么降龙十八掌,葵花宝典之类的武功秘籍吧!

      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王氏采阴补阳之法。”

      赵昕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说道:“子纯!这该不是你胡编乱造的吧?”

      王韶忙拍着胸脯说道:“这是我父亲亲传给我的!岂能有假?”

      赵昕又问道:“你父亲有几房妻妾?”

      王韶想了一下说道:“也不多,也就二三十房。不过他们感情都很融洽,在我儿时记忆中,每天都有四五位姨娘陪父亲安寝。”

      “我了个乖乖!这么强!”赵昕心想,这若是加上通房丫鬟,起码得够一个加强连的了。

      “那什么!回宫!”赵昕忙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这么早回宫干什么?”王韶不解道。

      “废话少说,自然是回去赶紧练功啊!”

      赵昕头也没回的说道。

      王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