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优片下载

      田磊用药片刻之后,胳膊上的青色消退,呼吸不再仓促,雷廷剑守在床边,看见田磊的睫毛开始晃动,激动的跳了起来了。

      “醒来了,醒来了!”

      “廷剑,我怎么躺在床上了?我好像看见廷凯大哥了!”

      田磊一脸懵圈,刚才还在打架,怎么这会儿躺在床上了,“我出现幻觉了?”

      “哈哈,没有幻觉,我真身在这儿呢!”雷廷凯的大脸凑了过来。

      “见过廷凯大哥!”田磊翻身想起身行礼,再怎么他是一个下人。

      田磊可以和雷廷剑肆无忌惮没有间隙,但是和其他人的尊卑还是有别的。

      “哎哎哎,你赶紧躺下!”雷廷凯赶紧摁住田磊,“还没缓过劲呢!”

      “不用起来,等你在缓一会了好点了我们一起回家!”还好几年的军旅生活让雷廷凯对这尊卑关系看的很淡了。

      “我在家遇到田叔,田叔天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雷廷凯接着说了个让田磊欣喜若狂的消息。

      “我爹他没事?哈哈……还好啦,咳咳……”

      田磊由于太激动咳了起来!“我们现在就走,我没事!”

      雷廷剑想拉住田磊,却见田磊跳下床,蹦了两下,拍拍胸脯说:“看,我没事吧!”

      “那我们走吧,我已让张老板已准备好马车了。”

      “这位是?”

      “这位是雷廷俊大哥,在京都羽林军中任中郎将,和廷凯大哥一起奉旨回来给我督建衣冠冢呢,哈哈……”雷廷剑给田磊介绍道。

      “虎贲亲卫校尉田飞鹰之子田磊拜见明将军。”田磊不敢怠慢,赶紧单膝跪地行礼。

      “这位小兄弟不必拘谨,赶紧起来,你是廷剑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刚才为了廷剑你拼命掷出赤焰刀,我们还没谢谢你呢。”

      “那是我应该做的!”田磊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起身时,腿脚一软,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小心!”

      “说让你歇会,你不听,赶紧躺下。”雷廷剑赶紧扶着田磊坐下了。

      “难道那张老板真的不知情?”看着状态明显好转田磊,雷廷剑有些糊涂了。

      “不可大意,我看那张老板可能觉得没法同时留住我们,另外这南北关鱼龙混杂,各方势力的耳目都有,所以对于谨慎的人来说,与其冒着风险杀人,还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继续潜伏。”

      雷廷俊摇摇头,并不认可雷廷剑的想法。

      “大哥想的好周全,小弟受教了。”雷廷剑仔细想想,觉得也是。

      只要没有踏入雷氏势力范围,他们都不算安全。

      “什么?我们还在那家黑店里?”田磊一激动,脑袋又一阵眩晕。

      “嗯,两位大哥出现后他们老板也出现了,说是误会。”

      “另外打劫我们的那几个男女都已经死了,是死在这家店老板手里。”

      “什么?”田磊面露惊讶。

      “但是这老板听到咱们是雷神堡的人之后,唯唯诺诺,鞍前马后的,又是请大夫又是准备马车,要不是咱俩听到那几个下人对话,还真不敢相信这是黑店。”

      雷廷剑想到张老板若无其事的表情,不由暗中赞叹张老板心理素质的强大。

      “那我们怎么还待在这里,赶紧离开……”田磊一来归心似箭,二来觉得不安全。

      “能伸能屈才是大丈夫!这个张老板不容小觑,看似笑嘻嘻,实则心狠手辣,杀起自己人眼睛都不眨一下,日后必成一方人物。”雷廷俊严肃的说。

      “既然这位小兄弟目前没大碍,我们还是连夜回家吧,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看到田磊回家心切,正合雷廷俊之意。

      ……

      拂晓时分,南北郡城门还没开启!

      “烦请开一下城门!”

      “天还没亮,又是谁在敲门?”

      “再等等,半个时辰后再开门。”守城的兵士被打扰了睡觉,恼火的很。

      “砰!砰!砰!”

      敲门声不停息,还在敲。

      “找死啊!都说了再等半个时辰。”显然在寒冷的拂晓,想要喊起被窝里的人很难。

      “我就不信了,这回又是青木派的人。”

      “砰!砰!”

      这回不是敲门了,而是踢门了。

      “还真有不怕死的,看怎么收拾你,敢打搅爷的睡觉!”这才只听见屋内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吱呀……”

      门终于开了。

      “大半夜急着投胎去啊……”

      一个大头兵被冷风吹的打了个哆嗦,只见他衣衫不整,一手拎着腰刀打着哈欠,一手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嘴里很不客气的咒骂着。

      门外停着一辆马车,一个白衣公子手持长戟守在一侧,敲门的是牵着马的青衣公子。

      几匹马不安分的动着,似乎焦躁不安。

      “找死……找……”

      开门的兵士又一个哆嗦,这回不是因为寒冷,而是看到了青衣公子手里的腰牌。

      “还是青木派的人?”听到兵士声音不对劲的门吏态度好了许多。

      “不……不是……”

      “不是青木派的,那怕个卵,给我带进来,敢打扰老子的睡觉,让他好看。”屋内一个粗犷声音传了出来,“今天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老…老大,快……出来!”开门的兵士额头居然冒冷汗了,说话也不利索了。

      “咋滴,敲门的三头六臂不成。”这天值守的门吏是南北郡长史小妾的兄弟,有个当长史的姐夫,让他说话底气十足。

      “先打二十鞭子再说,出了事我兜着。”室内粗犷的声音气急败坏的吼道。

      “哈哈哈……你担的起么,快快开门,既往不咎!否则……”

      “否则什么,我看是谁吃了豹子……胆。”等了半天没见人进来的门吏等不及了,披着一件羊皮棉袄,凶神恶煞的拎着鞭子出来了。

      门吏虚挥着鞭子,准备好好出口气,要是知道他姐夫可是在这南北郡仅次于郡守的存在。

      “啪!”

      开门的兵士身上结结实实挨了一鞭子。

      “让你早点开门你不去,怠慢了大人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门吏看到青衣公子手里中郎将的腰牌后,气焰顿消,扬起的鞭子赶紧改变方向抽在了开门兵士的身上。

      “是小人治下不严,有眼无珠。还望大人息怒,我这就去开门!”

      “不用紧张,开门即可,我大哥他还在外面候着您呢!”

      “快,看去拿钥匙,快!”

      门吏都快要哭了,他赶紧整理衣服,带好帽子,接过兵士的递来的钥匙哆哆嗦嗦的去开门。

      “你刚才是不是在屋里骂人了?”驾驭马车的雷廷剑冷不丁的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