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下一个毛片看一下

      跟张彪打了一架的李冰也就没了去西市喝酒的兴致,程处默不在的长安城,李冰实在觉得无聊,毕竟平康坊他也不敢去,若是去了只怕三爷爷当天夜里就会杀到长安来,马球之类的李冰又不感兴趣。

      骑马上溜溜达达的回家的路上,见路过了太平坊,李冰心想若是老程知道李冰路过他家门却不进入坐坐,下次再来怕是要死命灌李冰酒的。

      就到卢国公府下马走了进去,李冰是老程名义上的弟子,两家又是通家之好,李冰到老程家向来是不需要通报的,程府管家也是叫李冰大少爷的,谁让李冰比程处默大一岁呢。

      李冰见正堂外有几个不认识的护卫在,就知道老程估计在见什么人,一拐弯就来了程夫人这边,见程夫人在使唤家丁在收拾收拾院子,就凑了上去说道:“师娘,今日怎么想起使唤家丁收拾这花园了?让管家去做呗,再累到你!”

      程夫人见是李冰来了,连忙招唤侍女搬来了两个椅子,两人坐下之后才说:“都是你那师傅,天水郡公来京了,非要请人家尝尝你府上传出来的吃食,已经派人去唤厨子了,也不知这深秋时节在外头吃什么饭,再染上风疾!哪有如此待客的道理!”

      李冰一听立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早就听老程说过,他有一个不顺眼的对头,乃是天水权氏的家主,还让李冰遇到天水权氏的先揍后问,绝不会打错的云云。

      早就想见识一下能让老程这么个心肠肥大之人这么记仇的天水郡公是个什么人物,谁曾想今日路过居然就遇到了,这无论如何都不能走了!又和程夫人闲聊了几句之后,却见管家找了过来说道:“大少爷,爵爷让我去请你,听闻您恰好在,我这不就过来了。”

      程府管家程福也是程府的老人了,曾是老程的旁系族兄,因战场上受了伤之后,就成了府上的管家,是看着程处默长大的,程处默都叫一声福伯,李冰自然也是叫福伯的。

      “福伯,唤我何事啊?”李冰正愁找不到借口摆脱一直问自己杨氏女如何如何的程夫人,但还是得问问是怎么回事,因为老程实在是个坑货。

      福伯闻言连忙说道:“天水郡公的公子跟着一起来的,言语之间便一直在挤兑老爷家传武艺不行,老爷这才让我找你,那曾想你恰好在!”

      天水权氏李冰是听三爷爷说过的,也是李渊起事以来便一直追随的家族,族中自北魏以来就是戎武家族武艺自然不凡。

      想必是觉得一身爵位不如老程这个卢国公气派?李冰连连摇头,勋贵之间不至于如此的不给对方面子吧?

      “走!我随你去看看!”李冰虽然不解,但还是跟程夫人告退之后,跟着福伯去了正堂。

      还未进正堂,就听见老程在大声发笑,另一人在嘲笑老程的武艺不行,听老程的笑声却并未生气,想必这两位关系的也挺不错。

      老程见李冰来了,哈哈一笑说道:“权弘寿老匹夫,这就是我的大弟子,曾在陇右劫掠羌人三年,之前以千人破劼厉中军大营,阵斩突厥人数万的就是这小子!”

      李冰一听老程这么帮自己吹牛,就知道这权弘寿绝对是老程的好友,而且还得是那种关系极好的好友。

      李冰连忙躬身说道:“小子李冰,见过天水郡公!”

      由于李冰还穿着儒服,权弘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冰,然后又看看老程说道:“你说这小子就是那李冰?”李冰现在的迷惑性确实很强,初到京城就在泾阳读了半年的书,最近这将近一个月几本不是在太庙被几个宫女侍候,就是在家里或是长安城乱逛,现在比一般的读书人还要白净几分,更别说李冰还穿着儒服呢!

      老程不屑的唾了一口说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知道什么叫文武双全么?这小子现在就是参加大考,也能得个不错的好名次,武艺更是无需多说,你以为都像你家一样?不学无术的就会舞枪弄棒的?”李冰抬眼一看竟然看到了年初那个在西市教训贼偷的人,就是权弘寿的儿子,怪不得程处默当初那么熟悉这人,原来两家的关系还挺好的。

      权弘寿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后对李冰说道:“小子,你功夫如何?”

      李冰躬身说道:“到长安之后同几位叔叔伯伯学了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倒也说得过去!”老程一听李冰的话,就知道这小子给权弘寿挖了个小坑,来长安之后李冰除了跟他、秦琼、尉迟敬德学过一些马上功夫之外,就不曾学过其他的了,李冰一身的武艺有九成五都是在陇右跟那些边军学的,竟是些战阵杀敌的手段!

      老程他们教的跟那些直来直去的战阵手段比起来,确实跟是个强身健体,只不过这就好像李冰学了一身的杀人之法,却不擅长同他人切磋,切磋之时只能使出五六成的战力。

      但老程等人将一身家传功夫传给李冰之后,不但将李冰一身杀人技法融会贯通更上一层楼,更是给李冰添加了很多的对敌手段,就像同张彪比武一般。

      来长安之前的李冰难以轻描淡写的抽到张彪的嘴并且只打碎一嘴的牙齿,来长安之前的李冰只怕会一下子击碎了张彪的头骨,令张彪当场暴毙!

      简单说起来,就是学习了老程等人的功夫之后,李冰对于自己一身的功夫和力量掌握的更好了,已然达到了武道举重若轻的境界了!

      权弘寿闻言一指身后的青年说道:“这是犬子权旭,吵了几日想与泾阳侯切磋一二,还望赏脸啊!”

      “哼!说的好听!切磋?没点赌注谁愿意跟你浪费那个气力,自视武功高强就去东市擂台啊,守擂一天,就能跟我徒儿一战,还能入朝为官,多好的机会!”老程这么说就是实实在在的挤兑权弘寿了,堂堂郡公嫡长子,还需要比武之后再让别人赐官职?

      权弘寿淡然一笑不理会老程的挤兑,轻声说道:“赌注?好,那就赌你家酒窖里最好的一百坛好酒!早就听闻卢国公府上的好酒乃是长安第一,皇宫的好酒都未必有你府上的好酒多哦!”

      老程一天冷哼一声:“哼!全长安谁不知我程家是酿酒的,好酒多一些不太正常了,不就是一百坛么,我赌了!老夫要你家最好的十匹战马,都说你天水权氏的马大唐最好,能卖到一万贯,老夫就要十匹免得你出去说老夫占你便宜!”

      两人一击掌,这赌局就算是立下了,众人就朝着老程家中的演武场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