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恋黄色网站

      北堂峙送卡珞儿回去的路上,她向他问道:“为什么不继续调查那个工厂?”

      “我不需要向你解释。”

      “是因为害怕得罪布拉德商会吗?”卡珞儿很快又否认了这种猜测,“应该不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从一开始就该放弃。”

      “一般的小孩子可不会有你这么多想法。”

      “你是在夸我比一般的小孩子聪明吗?”卡珞儿问。

      “我可没闲功夫夸你。”

      卡珞儿又问道:“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不能。”北堂峙回答,“我不喜欢别人问我问题。”

      卡珞儿却继续问道:“现在还清楚你该调查什么吗?”

      北堂峙冷漠的重复道:“说了我不喜欢别人问我问题。”

      “可我是小孩子,”卡珞儿说,“小孩子不是每一次都会听大人的话,不是吗?”

      “那你也该知道,不是每个大人都会迁就小孩子。”

      “没关系。”卡珞儿又问道,“之前那个西蒙调查官怎么不来了?如果是他,一定会回答我的。”

      北堂峙放慢了车速,他清楚,卡珞儿知道西蒙已经死了,她这样说是故意的。

      卡珞儿这时又继续问道:“刚才那个小姐姐说的是真的吗?执法部的装备都是由白色未来集团提供的?那一定得花多少钱吧?他们可真有钱。”

      北堂峙听出了她这话的用意,更是有些意外。毕竟这么短的时间,卡珞儿这样一个孩子居然能够把这些事都联系起来。并且卡珞儿遣词造句时的谨慎也足以令北堂峙看出,她是在有意防范。毕竟她已经知道了,包括悬浮摩托和他的执法护腕在内的装备都是由白色未来集团提供的,他们的谈话随时都有被监听的可能。

      北堂峙于是刻意说了一句,“这些事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还会来找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希望你还会来找我。”卡珞儿说,“我喜欢你这样的人。”

      “为什么喜欢我这样的人?”

      “因为我能感觉到,你是可以保护我的人。”卡珞儿话里有话地说道,“所以,你还会来找我的,对吗?”

      北堂峙没有回答,他清楚,这个时候,不论出于任何理由,这沉默中的模棱两可都是最好的回应。

      晚上九点,北堂峙和罗杰坐在了返回中城区的通勤列车上,尽管每天往返在中城区与外城区之间的只有两趟列车,但车上的乘客却并不算多。

      尤其是北堂峙所在的头等车厢,这晚除了他和罗杰,更是没有第三个人。

      “我今天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北堂峙仰靠在椅背上,微闭着眼睛说道。

      罗杰并没有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是笑着说道:“人生难得第一次,也许我们该为此庆祝一下,反正头等车厢所有吃的喝的都是免费的。”

      北堂峙蓦地睁开眼睛,“不需要付钱?”

      “既然是免费,当然不用付钱。”

      北堂峙接着问道:“想点多少点多少?”

      “那倒不清楚,我这也是头一回坐头等车厢。”罗杰说,“我刚才已经点了晚餐。”

      他指着北堂峙面前的桌子,“触摸一下就能启动,照着菜单选你需要的服务就可以了。听说头等车厢配备的是顶级的食物合成机,和那种糊弄我们这些穷人买回去的东西完全不是一回事。”

      “说到那个,老巫婆就买了一台。”北堂峙说,“就因为他们说,上城区那些有钱人都在用那个牌子的食物合成机。”

      “可不是吗,我妈也是因为这个才买的。”罗杰埋怨道,“牌子是一样,可东西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一帮人跟风买回来的就是个虚荣,自以为用上了和富人一样的东西,结果又被富人骗走了一笔钱。”北堂峙说,“这种人是活该。”

      “这话好像有点过分吧。”罗杰说,“小薰姐不是也买了吗?”

      “那个啰嗦的老巫婆最活该。”

      正说着,罗杰点的晚餐已被机器人端去了他面前的桌上。

      他一面吃着晚餐,一面向北堂峙问道:“你点了什么?”

      “没仔细看。”北堂峙说。

      “你不会是真的有心事吧?”罗杰放下手里的餐具,不免担心地问,“你刚才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难道真是犯了什么大错?”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北堂峙悻悻的反问道。

      罗杰清楚,能够影响到北堂峙的,多半不会是寻常的小事,这令他也跟着紧张起来,“究竟是什么事?”

      “我忘了提醒汉斯,让他订票的时候选择次等票。”北堂峙一本正经地说,“这么贵的车票,超出的部分全都得自己掏腰包。”

      “你说的就是这个?”罗杰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你说的致命的错误?”

      “浪费了这么多钱,要是让老巫婆知道,我以后还怎么理直气壮的说她乱花钱?”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总这样说小薰姐。”罗杰说,“要换作我,能和小薰姐一起生活,大概连做梦都会笑醒的。”

      “你要真做上这噩梦,就不会笑着醒了。”北堂峙说,“还是想想明天怎么把车票钱还给那个汉斯吧。”

      “其实梅丽莎已经替我们付了,也是她交代汉斯定的头等票。”罗杰说,“只是怕你会拒绝,所以我之前才没告诉你。”

      北堂峙交叠着双手,手背托着下巴,没有说话。

      罗杰试探地说:“我知道,我们不该和布拉德商会的人扯上金钱上的关系,弄不好还会被多事的人说成是收受贿赂。”

      北堂峙环抱着一双手,低头思忖了片刻,又蓦地直起身来,没来由的一句,“我早就看出来了。”

      “看出什么了?”罗杰甚至不明白他这话究竟是在说什么。

      北堂峙的食指轻敲着额角,那副表情认真得不容质疑,“那个梅丽莎喜欢我,所以为了博取我的好感,连订车票这样的机会都不放过。但我是不会被这种感情的事影响到工作的。”

      罗杰翻着白眼,一副冷得俨然要被鸡皮疙瘩溺死的表情。

      接着,他又试探地说道:“为什么你一定要和布拉德商会对立呢?其实,我们的调查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毕竟西蒙调查官的死因排除他杀,我们对此的调查有合理理由下结论。”

      “你被收买了?”北堂峙说,“就一张头等票?你还真是廉价的让人不敢想象。”

      “没有的事。”罗杰说,“但今天早晨你也看到了,施耐德在梅丽莎面前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子。这个梅丽莎在布拉德商会的身份一定不简单。这样的人,就算成不了朋友,也最好别变成敌人。得罪了她,对我们今后可没好处。”

      “别错过这个伸张正义的机会,调查清楚所有关联的线索,查出一切隐藏的真相,不管它牵涉到谁,不管这件事会闹得多大。”北堂峙说,“这是施耐德昨天对我说的,我想他是在暗示我,这一次,没人能阻挠我的调查。”

      “就算你说的没错,那也只是政客和财阀之间的矛盾激化了,说到底,不过是寻找对方的把柄来制约。那些人的争斗里,可不会有我们这些人的利益。”罗杰压低了声音,“我可不想为了别人去做炮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