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熟妇的艳遇目录

      “但愿你目前展示出的这份硬气能维持到游戏结束。”

      “比起毫无意义的嘴炮,我现在更在意另外一件事情。”无视掉光头的回怼,瘦弱青年将目光转移到了前者旁边不远处的马尾辫女生身上,“尸体被人拖进逐放室了,我想知道这是谁干的?”

      “不……不是我……”女生赶忙摆了摆手,紧张的语气让人很明显能感觉到她不想与这件事情沾上丁点儿的关系,“虽然我是这轮的首位,但我保证,我投票阶段连屋子都没……”

      “是我干的。”光头直接横插一杠,打断女生发言自己招认道,“我觉得这玩意儿躺在走廊上太碍眼了,所以就把他搬到别的地方眼不见心不烦。”

      “碍眼?”瘦弱青年眉毛一挑,突变气声的语调充满了阴阳怪气的韵味,“你不觉着这理由实在是太敷衍了吗?现在谁都知道体能代表着什么,难道你会因为这种无足轻重的理由去浪费它?不不不,你不是傻子,不可能干这种赔本的买卖。”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青年摊了下手,“你是在准备什么事情,对吧?”

      “我准备你m个锤子!你怕不是条疯狗吧!逮着人就咬?”

      “得,嘴还挺硬,看来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青年嘴角一扬,“那咱就等下一轮投票阶段开始吧,到时候大家都自己进去看看,至于你究竟有没有在其中藏着什么猫腻,咱们眼见为实。”

      说完,他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E号房,而此时曲竹也趁机溜回了房间内。

      再不找观众们乞讨点东西吃,他感觉自己就快要饿死了。

      反正目前的情况已经明朗,以他的经验判断,这肯定就是瘦弱青年设下的一个局,在下一轮投票阶段开始后,光头将会是第一个进入逐放室的人,而因为之前的这一番讨论,后者进去后保准会摸索尸体看看里面是不是真藏有什么东西,然后他就会发现瘦弱青年上一轮故意藏下的药粉,为了不让自己受到污蔑,他十之八九会把那药粉带回房间重新藏匿,然而殊不知这就是整个布局最为阴险的设计,等到光头真做出藏匿行为后,瘦弱青年就能以此为接口来攻击他,到时候就算光头浑身长着嘴巴,也很难解释清楚了,除非他能理清逻辑,从每轮抽卡结果方面进行反驳,但这又何谈容易,当质疑真正来临时,正常人的思维将会变得冲动且冗乱,只要瘦弱青年多扇风点火几下,引起一场斗殴还不是件轻轻松松的事情,毕竟这些人虽然都不傻,但心理抗压能力总归也还在“普通人”这一次层面上,没有经过曲竹这般系统的心理训练,很容易就会被其他人的言语左右行为,干出些别人希望其干出的蠢事。

      对此,曲竹暂且准备以“隔岸观火”的心态看戏,反正针对的人又不是他,在这样竞技性极高的生存游戏中,脱离风暴中央是相当重要的保命手段。

      思绪回归,言述当下,抛开脑子里那些杂七杂八的战术念头不想,曲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吃东西了,他的眼前已经开始恍惚,估计再饿一会儿,人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观众老爷们,俺要饿死了!行行好!赏口饭吃吧!”

      他说着拍下了墙上的红色按钮,只见灯光闪烁了30秒左右,然后便有个东西从顶上“乒乒乓乓”地掉落在了仪器舱内的托盘上。

      看模样,是个罐头。

      也不管好吃还是难吃了,待舱门已开启,曲竹的手便同恶狗般扑向了食物,用尽浑身最后一丝气力拉开顶盖,他直接将整个嘴巴唆噜了进去,也亏得游戏在体感模拟方面有一定程度的衰弱,否则饿了这么久,他现在突然做出这样情绪激动的行为很容易导致角色血压陡升猝死。

      疯狂的进食只持续了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这超高热量的罐头食品吃起来居然一点都不哽人,吃完后曲竹也没觉着自己有多口渴,但先前浑身因饥饿产生的乏力感现在是彻底烟消云散了。

      “嚯哟,真是好东西。”

      砸了砸嘴巴,曲竹隐约品出了些牛肉的鲜味,可惜的是,他目前打不出嗝,没办法更进一步回味罐头的美味,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他实在是没想到这类似于营养膏的东西竟能如此好吃,比起他在现实中吃过的那些高热量营养膏,这玩意儿简直不要太享受。

      欸,如果能带几个出去就好了。

      鄙夷了下自己心中没出息且不切实际的想法后,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了游戏本身,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刚才分析出的结论,他现在已经能完全确认所有人在第二轮的抽卡情况:

      A.寸头:水源卡

      B.曲竹:水源卡

      C.马尾辫女生:食物卡

      D.光头:武器(刀)

      E.瘦弱青年:特殊物品卡(安眠药分)

      得出以上结论并不困难,只要整合所有已知信息,很容易就很推断出来,相比之下,第三轮抽卡情况的预测就困难了不少,毕竟多了“场外援助”这一不确定因素,曲竹并不知道这轮是否会有人向场外的支持者求助武器。

      他内心大概率是相信有人会这样做的,但从刚才看见的情况判断,场面上展露出来的武器似乎也还只有那两样,难不成这一轮所有人真的都在囤积生存物资吗?

      曲竹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

      他总感觉那个马尾辫女生和那个瘦弱青年之间存在有些许的勾连,也谈不上什么证据,只是单纯的直觉罢了。

      是我太敏感了吗?

      亦或是……

      这俩人从头到尾都在演戏?

      不对不对。

      曲竹在脑中否认掉了这个大胆的猜想。

      从时间上来看,这两人进游戏后根本就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啊……

      合作的基础是信任,但他们之间几乎连最起码的沟通都没有,怎么可能建立得起信任……

      呵,现在我都变得疑神疑鬼、草木皆兵了吗……

      还是说……

      有什么关键的因素被我给漏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