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Av欧洲Av日韩Av中文在线

      当桥本奈奈未听到她的名字的时候,脑袋是一片空白的。

      她茫然的如同一尊木偶般坐在了钢琴前的椅子上,商场的钢琴虽然品质并没有达到最顶尖的那一批,但为了吸引客人驻足,音质还是不错的,牌子是霓虹国产的KAWAI三角钢琴,棕黑色的感官古朴大气,除了商标之外再无多余花纹,十分简约。

      女孩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将双手轻盈的放在了琴键上,触摸到的手感一片冰凉,这冰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零碎的短发都随着摇摆有些慌乱,迟疑的看向白云山,却只见到了一个安心的眼神。

      “可是......白云桑,我只是很早之前学过一点钢琴而已,现在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没关系的。”

      白云山靠着钢琴站在她的右侧,嘴唇微微翕动,脸上却是成竹在胸的神色,将手指放在了女孩纤细透亮的手臂右侧,小声重复道:“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吗,照着我说过的做就行了,只是简单地按几个琴键而已,其他的交给我。”

      桥本奈奈未微微犹豫,随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伊藤先生则心下略有不满,他虽然对于白云山不能给单独他亲自弹奏有些遗憾,却也不是随随便便派个偶像弹个曲子就能满足的人,毕竟不说其剧场里的常驻的乐团了,就算是上一个演奏的都还是福山信雄这种行业内浸淫了许多个年头的人物,一对耳朵早已挑剔无比,哪里是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偶像能够比拟的?

      但好在此前白云山的态度让福山信雄放下了芥蒂,心下一片感激,此时察觉了这位伊藤先生的不满,连忙好声安慰劝解,替那位钢琴旁的年轻人说了不少好话,才让其耐下了性子来,没有立刻拉下脸色拂袖而去。

      白石麻衣则和松村沙友理两人面面相觑,有些没能预料到事态的发展。

      “娜娜敏她......会弹钢琴吗?”

      “我只知道白云桑会弹钢琴,而且很厉害,娜娜敏好像并没有见过她坐在钢琴前的模样吧,如果是一库酱坐在那里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那不是糟糕了?”

      “还不一定吧,既然是白云桑亲自点名的,那么他就一定有办法才对吧——”

      小偶像们窃窃私语,内心充满着担忧,却见到思索完毕的桥本奈奈未此时轻轻的抬起了手臂,然后对着眼前的黑白琴键缓缓按下。

      与此同时,白云山也以极短的时间间隔在女孩手肘附近的琴键按下,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伊藤先生霎时间一愣,就连旁边的福山信雄都迟疑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了对方。

      居然是双人合奏!

      要知道这可不比单人演奏,双人合奏的钢琴曲一般在初级练习时,老师教导学生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原因是因为当技艺达到了一定水准时,双人虽然更加轻松,需要记忆的谱子更少,但却无疑要更高的默契以及配合才能做到,而要达到这点反倒不如多磨练几次技艺来的便捷,属于舍近求远的方式——

      但是现在,眼前的年轻人却实实在在的正在双人合奏!而且能够明显的看出,他是副手,旁边那位女孩才是真正的主要演奏者!

      曲风轻盈欢快,有些跳脱,但第一个音符却略显沉闷,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细听,很快便被随后跳跃的音符吞没,宛如大海之上浪涛之巅的海鱼一般,高高跃起的一瞬间,便被随之而来的浪涛压下。

      女孩心情沉静,略有些紧张,回忆着方才白云山交代给她的话,纤细修长的手指固定在手掌所覆盖的附近几个按键来回摇摆,变化并不多样,但乐声却如山涧流水般潺潺流出。

      白云山嘴角却抿着笑意,这正是他的手段,这首曲子难度并不高,但想要演奏的好却并不容易,至少让几乎根本不会钢琴的桥本奈奈未来是肯定不行的。但是如果他在旁边就不一样了,他只需要让女孩记住几个最关键的音节以及按键,重复一段旋律即可,其余的他完全可以在无声无息间完成。

      这是他的自信,或者说是他对系统的自信。

      旋律愈发散漫了起来,轻盈而又雀跃,原本因为福山信雄停止了演奏,围观的人渐渐离去,周围的空间十分的宽敞,但因为这首曲子响起,周围却再度围上了一圈驻足之人,都被这首轻松的曲子挑动了情绪,纷纷忍不住小声的赞扬了起来。

      听着周围小声的赞扬,亦或者是感受着演奏时无意间触碰到的手指与手臂的温度,桥本奈奈未的内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复之前的紧张。

      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整个人沉浸在了音乐中,肌肉记忆下的琴键弹奏的十分轻松,使得她不必时时刻刻都去在意下一秒要做的动作,比起周围围观的路人或者因双人演奏而震惊的伊藤先生两人,她反而是在场最能用心体会这首曲子的情感的人了。

      曲子的名字叫做《Say You Love Me》,是一首经典的同名原曲改编而来的钢琴曲,优雅轻佻,而又充满了轻快的节奏,好似踩着阳光里的烟尘翩翩起舞的舞者,正在宽敞明亮的室内优雅的转着圈,温柔而又欢欣,舒适而又甜蜜。

      她仿佛回到了曾经在北海道上学时的日子,有一年的夏祭学校举办祭典,需要选出女孩表演才艺,于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漂亮女孩理所应当的被选中了。

      她还记得那副场景——宽敞肃穆的礼堂里演奏着恢宏的交响乐,女孩踩着木质的台阶来到了台上,她身上穿着白色礼服蕾丝镶嵌着的连衣裙,刘海往后挽成了漂亮的弧形,露出了光滑的额头,上面带着头饰,晶莹的脊背如玉石一般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是那样的自信美丽,与其双手所触碰着的黑色钢琴交相辉映,仿佛天生就应该出现在那里,每当其漂亮的弹完一段旋律时,都会引起雷鸣般的掌声。

      而相对的桥本奈奈未只能安静的待在台下的座位上,身上是深色的制服,厚重的刘海遮盖着她的视线,显得那样普通。旁边的同学都还会偶尔窃窃私语几句,点评一下台上女孩的打扮与风采,或者八卦着这位女孩的感情经历交往过几个男朋友,她却安安静静的一言不发,只是注视着这幅光景。

      那一刻她十分羡慕,她并不是羡慕这位女孩这么漂亮亦或者是能够站在台上被万众瞩目,更不是羡慕对方交往过几个男朋友,她只是羡慕对方能够这样轻松自在的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能够无所畏惧的站在那里,能够那样自信,轻轻按着琴键,享受着来自四方的视线。

      她做不到。

      她既做不到自信的站上去,也做不到在台上用心演奏着自己热爱的乐器,因为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如果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拿来多看几分钟书,练习几道考试时可能命中的习题,这些东西比兴趣与热爱更加重要。

      于是她很失落。

      事后她来到了离家很近的一座小山上,这里是她从小就喜欢待着的地方,山坡上种着一排很高大的枫树,一到秋天满地都是火红的枫叶,有些还会被风吹着四处飘摇,她记得小时候很喜欢跟弟弟在庭院里捡起从山坡上吹下来的枫叶,比较着谁捡到的枫叶更大更好看。

      但是今天她没有去捡枫叶,自从长大之后,她也已经很多年没有捡了。桥本奈奈未只是靠在某棵枫树上坐下,双手交叉在腿上,极力远眺着天空中的夕阳。

      巨大的红色火球此时在西方摇摇欲坠,漫天云霞都在燃烧中,她很喜欢书上所描写的场景:夕阳在地平线上缓缓沉没,落入一望无际沉默着的大海中,数十亿年的太阳与数千万吨的海水于此时交汇,千万棵树木与一个孤单的人类见证着这一刻的诞生,尽管这一刻却又将在明日重复——

      然而她没有看见书上的场景。

      旭川市并不靠海,她只能看见巨大的红日沉没在了山下的河岸,太阳落山后的阴影笼罩着如丛林般矗立的屋社,与她心目中的场景相比,这一幕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阴影来到了她的脸上,也就是在那一刻,她感到很不自在,仿佛有很多枷锁困在她的身上。她有一种冲动,想要飞出自己脚下的这片小山坡,来到河的对岸,翻过丛林般的屋社,一路来到苍茫无尽的大海,真正的看一次大海,看一次完整的日落。

      于是她来到了东京。

      东京有海。

      不仅有海,这里还是一个更大的舞台,但当她成为偶像站在了台上时,她明白了当时的那位女孩一样的感受,却并不激烈与享受,她反而有些厌恶这样审视的目光。

      因为这样的目光太过直接与赤裸,并不美好与赞叹,仿佛饿狼眼中的羔羊一般,人人都想从中咬下一块肉来。

      所以她讨厌被人注视。

      只是今天,她却忽然感觉到了被注视时的美好感受,她仿佛明白了当时自己所羡慕的是什么了。

      桥本奈奈未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了手指如蝴蝶般在琴键上翩翩起舞的白云山,他的眼神十分的专注,如同世界上最认真刻苦的雕刻师正在雕刻着手中的作品一般,一丝一毫的错误都会导致手中作品的失败,所以容不得半点分心。

      女孩的目光平静而又细腻的注视着对方,琴键后流淌出来的乐声欢快而又甜蜜,仿佛一对陷入热恋的恋人正在拥吻,双手环抱着对方的腰,正踩着旋律跳着动人的华尔兹。

      尽管并没有拥抱,但想着枫叶,想着日落,想着大海与礼堂,桥本奈奈未的眼神愈发柔和,她轻柔的触碰着琴键,仿佛在感受着白云山指尖的温度。

      《Say You Love Me》,曲如其名。

      谢谢你,白云桑——

      桥本奈奈未嘴角噙着轻松的微笑,内心默默道。

      一曲终了,场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桥本奈奈未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这一刻她不再厌恶与抗拒,周围欢声缭绕,赞叹不绝,万众瞩目之下的女孩仿佛身穿白裙,一如当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