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视频盒子

      北地苍茫,狂风拂过,田里麦浪翻腾,金黄色的麦芒,喜人心扉。

      然而本是丰收的季节,此刻却无一人敢于上前收割,平日里作为家庭顶梁柱的青壮们,此刻却在城头抛洒热血,任由庄家粮食倒在田里被鸟兽啃食。

      “咚咚!”

      陡然间震天的锣鼓声响起,一时间正在田里觅食的雅雀振翅齐飞。

      渔阳城外,一万多名唐军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开始新一轮攻城,后方连夜赶制出的抛石机,开始向城内投掷石块,掩护士兵攻城。

      “李屠夫搞什么鬼,怎么今日攻城士兵锐减?”

      望着城下缓慢推进的敌军方阵,公孙范感觉对方进攻规模,比前日有很大消减。

      贼军远道而来,后勤补给消耗可比渔阳守军严重多了,若不一鼓作气拿下城池,随着时间的推移,消耗下去显然是对幽州方面有利的。

      公孙瓒也弄不明白对方打的什么算盘:“李唐残暴不仁,以其往日屠夫般的作风,攻城这点伤亡,应该不能够让其打退堂鼓!”

      “其中必然是有什么阴谋,或者出了我们不知道的变故!”

      心中思虑着,他却没有改变策略,无论对方如何狡猾,幽州军只要坚城不出,对方便没有任何机会可趁。

      只要自己坚守不出,李屠夫想拿下渔阳,就老老实实拿命来换。

      “唐军从我们这里赚不到便宜,会不会是转而去其他地方,寻找突破口!”

      向来沉默寡言的赵云,此时不由迈动步伐,上前进言道:“各地守军不一,对方想要从其他地方寻找战机也不足为奇。”

      “子龙不必忧虑,李屠夫想要从其他地方打主意,那么他的算盘注定落空,守好渔阳便是!”

      “我边军将士可不是洛都那些蠢蛋,若对方真敢弄险,本将必让贼军知道,幽州不是他们这些南蛮子可以撒野的地方!”

      公孙瓒眺望东方朝阳,目光深邃如渊,嘴角不觉勾起一抹冷笑。

      ...

      辽西,草长莺飞,平原无垠。

      一支骑兵正征调附近船只,准备东渡濡河,这伙人马自然是太史慈所率部队。

      经过日夜兼程,他们于第二日未时抵达辽西与右北郡的交界处,濡河渡口,只要抵达对岸就等于正式踏上右北平地界。

      右北郡地理位置正好卡在渔阳与辽东等地的中间,其亦是通往辽东的走廊。

      唐军只要能够拿下右北,就能隔断蓟县与东部各地的联系,让其纵深优势发挥不出来,最后形成关门大狗之势。

      “快上船!”

      “快,在快点........”

      草木秋黄,紧急的催促声中,一名名士兵牵着战马,然后排着整齐的队伍登上大小不一的船只。

      河对岸,草木茂盛,更远处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沿岸庄家大都已被收割,只留下光秃秃的麦茬。

      “大哥,贼军开始渡河了!”

      茂密的草丛中,密密麻麻埋伏着无数士兵,他们低矮着身子匍匐在地,静等猎物上门。

      “李贼真他酿滴奢侈,你看船上那些人,一骑双马!”

      一名黑毛汉子,目光含煞,死死的盯着远处渡河的贼军,充满羡慕嫉妒恨。

      这帮反贼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装备,而自家大哥,堂堂大汉宗亲却还是一介白身!

      “三弟禁声,那太史慈机警异常,莫要被其发现端倪!”

      刘备示意黑脸汉子不要出声,他们是习武之人,自然知道某些人的耳目有多敏锐。

      稍微有些风吹草动,便会被对方察觉。

      那太史慈作为李屠夫麾下大将,其武力他们也早已见识过了,此刻自然不敢怠慢。

      “哗啦啦!”

      水流涓涓,原野平静秋风拂面,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船桨划过水面的清清声。

      “砰砰!”

      船只靠岸,士兵们牵着战马,迅速跳上厚实的草地。

      相比于水面上的飘摇不定,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更令骑兵心安。

      草丛中,刘备看到贼军已经大半过河,他不由向身边一名将领请示道:“公孙将军,贼军前锋已经过河,半渡而击正是最佳时机!”

      “不急,等敌人后续骑兵上岸,正好一战而灭!”

      公孙越没有采纳刘备建议,而是打算全歼眼前这伙骑兵,把敌军打疼了,他们才会知难而退。

      “可是.....”

      “玄德兄勿忧,贼军渡河而来,我三万儿郎埋伏在侧,有心算无心之下胜负无虑!”

      若战事开启,大军一扑而上,敌军骑兵拥挤在河滩上进退维谷,机动优势不存只能待宰。

      唐军不知道,在幽州这片土地上,他们的举动,几乎都在对方耳目的监视之下。

      特别是当太史慈率军进入辽西地界后,很快便被人注意到了。

      幽州高层自然不愿坐以待毙,也不会任由唐军在境内肆虐,公孙越等军方将领更是主动出击,欲在其渡河之时将其全歼。

      只要能斩杀太史慈,将李贼打痛了,才能让其不敢再觊觎幽州。

      这里是幽州,是刘虞等州府高层的主场,无论是情报信息优势,还是对地理的把握,他们都强于对方。

      与此同时,已经渡河的太史慈则在岸边打量周围环境,作为一名领军将领,以及曾经游侠身份的原因,每到一个陌生之地,他都会下意识打探四周环境,这是基于以往的本能。

      现在更是孤军深入,在幽州作战,容不得他不慎重,因为稍有疏忽,付出的代价便是将士们的生命。

      自己吃点苦,换兄弟们少些伤亡,在太史慈看来,是值得的。

      心中思虑间,一片尚金黄未收割麦田引起了他的注意:“全军戒备!”

      “铿锵!”

      已经度过濡水的士兵深色一凝,有人抽刀上马,而传令兵则挥动着旗语,示意后岸正在准备渡河的士兵注意。

      太史慈神色凝重,他翻身上马,追风良驹也意识到了什么,打着响鼻躁动不安的原地踱步。

      这就是一匹绝世良驹的价值,太史慈凭借自身战场直觉察到有异,而战马却能凭借他那敏锐的嗅觉与听觉,向主人示警。

      “踏踏!”

      马蹄踱步,太史慈眯着眼睛眺望西方草丛麦地,不远处农田连接荒草地之处有大片庄稼金黄如粟,与对岸一望无际的秃田显得有些刺眼。

      狼骑一路奔袭,沿途农务虽说还在继续,但向眼前这样收一半留一半的还真少见。

      段河滩之处,独留这片麦子屹立不倒,说不出的诡异。

      “斥候,再去前面探探情况!”

      眺望许久,没有发现敌军踪迹,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另派了几名斥候去侦察。

      虽说早大军渡河之前,便已经派人查探过了,但孤军深入到陌生环境,容不得他不谨慎。

      “踏踏!”

      战马奔驰,沉重的马蹄声敲打在士兵的心头上,密集的草丛中,刘备关羽等人紧张不已。

      “公孙将军,敌军太过谨慎....”

      无需旁人提醒,公孙越便已经认识到了事情严重性。

      顾不得全歼计划,他陡然从浓密的草丛中起身,而后抽剑厉喝道:“全军出击!”

      “全军出击!”

      “杀啊!”

      “杀!杀上去!”

      既然被敌人察觉到了,公孙越等人索性不在隐藏,直接暴起挥兵进攻。

      “杀啊!”

      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原本平静的草地麦田中,陡然涌出密密麻麻的士兵。

      人海汹涌,枪矛起伏,列着整齐的大阵,向河滩推进。

      这些士兵行动迅速,列阵整齐,大阵呈现半圆形向河岸围拢,显然是准备良久。

      “草,果然有异!”

      在敌人起身的同时,太史慈心中猛沉,自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但现在不是感慨之时,他望着荒原上汹涌的人潮,果断下令道:“给先生和王修打信号,让他们沿河南下迂回,见机行事!”

      “其他人上马,随我杀出去!”

      “杀!”马蹄隆隆,河滩上四千多名狼骑瞬间策马加速,向敌军人潮发起冲锋。

      “弯弓,放!”

      “嗖嗖!”

      高速奔腾的战马上,狼骑弯弓搭箭,在两军距离相近之后瞬间放弦,而后箭矢如飞!

      好似早有预料,荒原上冲在最前方的士兵瞬间举盾!

      “剁剁!”

      锋利的箭头大多都钉在木盾上,只有特别倒霉蛋不幸中箭倒地。

      “弓箭手,反击!”

      “嗖嗖!”

      与此同时,幽州军中的弓箭手也开始还击!

      “盾!”狼骑训练有素,前排甲骑迅速举起随身小圆盾,护在身前。

      “嗖嗖!”

      又一轮箭矢过后,狼骑从容转向回旋,而后迅速调整队形。

      濡河西安,逢纪望着对岸的战场忧心忡忡:“快,快速登船!”

      敌军半渡而击,两军相隔异岸,逢纪等人也帮不上什么忙,他能做的只是催促骑兵尽快上船,顺河而下寻找机会。

      河滩上,太史慈策马凝视,望着一浪浪压上来的敌军,眉目中闪过一丝沉重。

      敌军早有准备,三万幽州士兵铺天盖地,他们列着整齐阵型,大盾厚实长矛如林,身后弓箭手弯弓跟进,稳扎稳打推进有序,向河滩围拢上来,一点点挤压骑兵的战略空间。

      自己麾下的骑兵,此时就像是掉进陷阱里的猛虎,随着对方的缓步逼近,太史慈纵横迂回的空间越来越小。

      空有爪牙之利,却很难发挥出来,骑兵正面对决刚上几乎十倍于己,且阵型有序的敌军,此战凶险。

      很多人以为骑兵就一定优于步兵,但万事不可以偏概全。

      正常情况下,同等规模的步骑遭遇,只要步兵及时列阵,正面对决骑兵未必强于步卒,胜负也未可知。

      在具装甲骑未出现之前,骑兵最大的优势在于机动性,哪怕是天骄时期,这一点同样没有改变。

      至于那种两军列队,统帅还硬生生的让骑兵正面冲阵的,那只能说他家大业大耗的起,且有必胜的把握。

      唐军显然耗不起,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迂回的空间在缩小,等到短兵相接,估计他们就完了。

      “哈哈,所谓狼骑不过如此!”

      幽州军后阵,公孙越望着河滩上进退维谷的敌军,心中不无快意,若能斩杀唐军头号大将,自当扬名于世。

      随着幽州士兵的步步紧逼,唐军的骑射之利施展不开,可供骑兵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小,若不早做决断,狼骑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想到这里,太史慈心下有了决断:“甲骑列前,全军冲锋!”

      “破了他的军阵!”

      “轰隆隆!”

      战马崩腾,这一次黑骑直接弃了长弓,横刀冲阵!

      “杀啊!”

      马蹄奔腾,大地震颤,荡起阵阵草木灰。

      “放箭!”

      幽州军组织严密,阵中弓箭手持续输出,攒射出密密麻麻的箭矢。

      “嗖嗖!”

      “剁剁!”

      骑兵奔腾,血液如涌,高举圆盾,越过幽州士兵的箭羽打击,两军瞬间短兵相接!

      “噗嗤嗤!”

      长矛染血,高速冲锋的战马,瞬间撞上了步兵大阵,连人带马被戳成刺猬,一时间鲜血四溅!

      “杀出去!”

      战马冲锋不停,骑兵前赴后继,在牺牲数十名战友后,在大阵前撕裂了一道缺口。

      “噗!”

      锋利嗜血的横刀,将缺口不断扩大,狼骑仗着马力居高临下,所过之处俘尸遍地。

      “杀,长矛兵快顶上去!”

      公孙越在后方指挥士兵蜂拥上前,想要迟滞狼骑速度,不然面对快如闪电的骑兵,步兵优势很难发出。

      战场上,狼骑迅如利箭,太史慈冲击在前为利箭之锋,带着身后甲骑,要在幽州军的人海中杀出一条血路。

      “贼人哪里走!”

      与此同时,刘关张三兄弟,早已注意道了贼将。

      张飞更是暴脾气,大吼一声,胯下乌骓马瞬间越过人群,杀了上去。

      “拿命来!”

      风驰电掣,丈八蛇矛通体镔铁锻造,黝黑的矛尖,闪烁着噬人的寒光。

      “黑毛怪!”

      抬首间,太史慈认出了对方,当初在野狐岭与自己大战数十回合的黑毛,他怎能不记忆尤新。

      来不及多想,对方已经杀到眼前,他亦丝毫不让,直接举枪对冲。

      “铿锵!”

      金铁交鸣,银枪蛇矛碰撞,两骑瞬间交错而过!

      “杀,不要恋战!”

      太史慈没有与对方纠缠,他手中长枪连点,将沿途敌兵点杀,带着身后狼骑继续冲阵。

      “哪里走,在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黑汉子自然不愿贼人走脱,蛇矛横扫,直接将身前一名骑兵拦腰斩断,而后调转马头,追杀上去。

      他勇力无双,手中蛇矛染血,同时不忘大吼道:“二哥,拦住那白脸贼!”

      “万不可让他走脱!”

      不用张飞提醒,刘备关羽便已经主动朝敌将杀了过去。

      面对迎击而来的两名汉子,太史慈没有逃避,轻策缰绳,胯下追风陡然加速,瞬间冲了上去。

      “杀!”太史慈手中长枪紧握,精神高度紧绷,目光死死的盯着迎面而来的红脸大汉,把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人身上。

      因为他知道,眼前之将,是能够和典韦那凶兽大战数百回合的猛人,容不得不小心。

      “哼!”关羽双目微眯,气血高速汹涌皮肤云红,手中青龙刀微扬,陡然间凤眸开合,一抹青红的色刀光划过。

      “轰隆!”

      骑兵交错,雷音炸响,一道身影被连人带马劈成两半。

      随后长剑划过,荡开长枪。

      “噗嗤!”

      一口逆血自喉间涌出,太史慈不敢停留,猛策缰绳,打马便走。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滋味可不好受,虽然关键时刻捡了条性命,太史慈身后狼骑可就遭了秧。

      面对刘关张这队完美组合,狼骑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刀剑屠戮!

      “杀,跟他们拼了!”

      狼骑兵南征北战,大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们中很多人早已将生死看淡,什么场面没见过。

      此刻面对拦路虎,纷纷悍不畏死策马冲锋,就算是死,也要挥刀。

      听着身后不断传来惨烈的哀嚎声,太史慈心头抽搐,不用回头,他也知道麾下骑兵凶多吉少。

      面对十倍于己,且列阵整齐的步兵方阵,骑兵冲锋本就不智,如今陷入人海僵持,早晚被拖死。

      四周人海如强墙,喊杀声烈,太史慈深陷敌阵,仍不放弃,银枪染血一往无前继续策马冲杀。

      “呜呜!”

      陡然间,苍凉的牛角号声自西方响起,一支骑兵裹着狼烟,迅速冲入幽州军后阵。

      “噗嗤嗤!”

      高速奔腾的战马上,长刀横列两侧,宛若死神利刃,将一队队来不及躲避的士兵割喉碎尸,鲜血狂飙一颗颗人头冲天而起。

      这支队伍,自然是之前没来得及渡河的那部骑兵,他们乘船顺流而下,从下游登岸迂回,此刻终于及时赶到。

      “快,阻止他们!”

      公孙越发现不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直接带着身边亲卫,亲自下场作战。

      “踏踏!”

      铁蹄踏地,钢刀无情,骑兵没有与对方纠缠,领军头目直接冲锋而过,他的目标是救出重围中的太史慈。

      这支骑兵的突然袭击,将幽州士兵的战阵搅得混乱不堪,甲骑在前黑骑随后,宛若一柄利剑,直接在紧密的大阵上撕开条巨大的裂缝。

      铁骑冲锋,王修远远的便看到军阵中浴血奋战的高大身影:“大哥,快,元图先生在后方等我们!”

      “冲出去”

      有了兄弟的接应,太史慈毫不犹豫,直接率领部分骑兵,冲向缺口....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