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AV图

      “沈洋,你有什么证据?”

      感受到奚蔚蔚异样的情绪,沈洋一愣,

      奚蔚蔚的声音似天空的闷雷,随时可能降下神罚,更似火山爆发前的宁静,祥和但危险。

      “你,你这是怎么了?”

      另一边警局会议室里,江城市刑警大队全体人员无一缺席。

      在场的每个人都面带凝色,眼中放出慑人的人精光,就连平时最爱打闹的人眼中都没有半分玩闹之意;

      一向和善的方云甚至面露杀机,桌子下面攥紧的拳头颇有一种怒意无处发泄的意思;

      至于最前方主持会议的李光典,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怀抱胸前的双手更像是在压抑自己;

      奚蔚蔚坐在他的右下方,沈洋问完,李光典示意她继续说话。

      “我没事,还是继续说你报案的事情,你举报虐杀幼童,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证据,但是我能确信有这件事,而且案子应该就发生在昨天。”

      沈洋回头,看了一眼王申,问道:“王哥,你昨天跑单子的地方还是原来那些地方吧。”

      “是啊,我这么多年都没换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沈洋没有理会王哥,继续和奚蔚蔚说道:“而且尸体应该就在城中心到北城这段位置。”

      “这么大的案子你应该直接和李叔说。”

      沈洋满脸苦涩,道:“就是没有证据才给你说的,你不会不相信我吧!”

      “我……”

      奚蔚蔚话没说完,手机那头一阵嘈杂,随后手机里传来低沉的声音,

      “我是李光典。”

      “李叔?”

      “你刚刚说的话我已经全都听见了,我无比相信你说的话。

      今天一早,一个拾荒者报警,说在垃圾桶里找到了一个男童的死尸,位置就在你说的那个区域。

      经过尸检判定,男孩生前遭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死因疑是遭受重物击打而导致死亡。”

      “那找到他父……找到凶手了吗?”

      “我们暂时还没找到与之匹配的信息,至于说凶手,因为那个路段完全没有监控,所以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将孩子的尸体扔在那的。

      沈洋,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这将是江城近十年来最骇人听闻的一起虐杀幼童的事件,而且是在我的管辖区域内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不能将凶手绳之于法,我这辈子都将不得安宁。

      所以,我希望你能过来帮我。”

      “李叔,我……”

      “我希望你能清楚我对这个案子的看重,我不会错过任何对这个案子有帮助的线索,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是李叔欠你的情。”

      “这样的事情,我当然是义不容辞,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就算您不说,我也会厚颜无耻的求您让我过来,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无动于衷。”

      “我替小孩谢谢你!”

      “我一会儿就过来。”

      挂断电话,沈洋心叹:

      应该我替小孩谢谢您才是,罪恶横行,总要有人秉持正义!

      回过头,王申神秘兮兮道:“小洋,你不会还在给他们做事吧。”

      “没办法,配合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嘛!对了,怎么没见嫂子?”

      王申老脸一红,许悠然哈哈道:“王哥刚刚说了,他这病离谱的很,竟然叫嫂子妈妈,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哥是个心理变态呢!

      医生用护士试验过,说王哥有可能是恐女症。”

      沈洋恍然,这应该就是阴魂的影响。

      “王哥,能仔细说说你发病前后都有些什么怪异的事吗?”

      许悠然在一旁忍不住发笑,

      “洋哥,你不会还会看病吧,我记得你好像是大学生来着。”

      “怎么,我家是医药世家我会告诉你?”

      “好了,别贫嘴了。”王申坐在床上,眉头紧皱回忆着昨晚的事情,“要说昨天怪异的事好像也没什么怪异的事情,昨天下班后,我买了些羊肉回家,让你嫂子煮了吃,吃完就和你嫂子回房间了,做完……”

      “王哥,这也能说的呀,我还是小孩子呢!”

      许悠然的话让王哥老脸一红,想起来面前两个都还是小辈。

      “许悠然少打岔,王哥你继续说。”

      “咳……完事后我正躺在床上,突然头有些不舒服,我还以为是硌得慌,于是就去洗了个热水澡,可没想到头更加痛了。

      出了卫生间,再看你们嫂子时,我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喊妈妈。”

      王哥看了一眼门外,鬼鬼祟祟的说到,

      “其实我怀疑我是不是中邪了,他们不是一直都说那条没有名字的老路的废楼闹鬼吗,昨天刚好我赶时间,就从那里抄了近路,不得不说那里还真的阴森。”

      好准的直觉!

      不过沈洋不可能说出真相,不管是不是真的,沈洋可不想王哥好了以后神神叨叨的。

      事情沈洋基本已经了解:凶手将尸体扔在那,然后王哥碰巧从那里路过,倒霉被鬼上身,

      而晚上,王哥和嫂子行了房中事后,精元有损,阳气有亏,让阴魂开始起作用,这才会陆续出现后面头痛和控制不住自己的情况。

      那座废楼沈洋也知道,是那片区域有名的三不管之地,就算是白天去看也透着一股子邪性,更不要说晚上,看起来的确是抛尸的最佳场所。

      不过不对呀!

      按豆腐说法,阴魂会上身见到的第一个人,那为什么没有上凶手的身呢?

      难道,小男孩被扔的时候还没死!

      想通此间关节,沈洋的脸变得狰狞了几分,

      等着吧,凶手,阴间的神来阳间抓你了!

      ……

      对王哥这一套说法,许悠然则是完全不信,

      “还中邪,王哥你怎么不说是撞鬼了呢!”

      “小许你别笑,在我老家那还是非常信这些的,特别是一些老人,对一些忌讳的事情特别敏感,要是让他们知道这地方有废楼这么个地儿,一定会严令禁止小孩子过去。”

      “王哥别说了,废楼那地方我知道,不就是当初施工的事情接连死了几个人吗,我在网上查过,其实是老板贪墨器材钱导致工具不安全,所以才会接连死人,为了堵住大家的嘴,他只能说是闹鬼了。”

      “别顶嘴了,鬼神是老一辈人的信仰,我们不需要相信,只要足够敬畏就行。”

      “还是小洋懂事,小许你也是,和我这个病人较什么劲。”

      “得得得,我错了。”许悠然双手抱拳上举,打趣道,“果然洋哥才是亲弟弟,我只是捡来的。”

      “你这臭小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