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app

      高风抬手,冲着空中招了一招,那金色巨锤立即飞射回来,等到了高风面前时,就再次变成巴掌大小,轻飘飘的落到他的手中。

      高风仔细端详了一会,发现小锤并无任何损伤,这才安下心来,神念一动将其收入乾坤袋内。

      这是高风自来到这个新世界后,第一次和修仙者之间的真正斗法,因此他显得异常兴奋,因为这场斗法对他来说可谓是千载难求的机会。

      经过这场恶斗,高风也算是经过血的洗礼,虽然是第一次的生死相搏,但他却没有丝毫的胆怯,而对于这次的斗法,他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也让他渴望变强的心更加强烈了。

      而此时“曹师兄”的那杆黑色血骷髅旗就静静的飘在那里,高风几步上前就将其拿在手中,在刚才的对敌中,这杆黑色小旗可是大展神威,是件非常不错的战利品,在欢天喜地的审视了好几遍,喜滋滋的将其收进了储物袋。

      想到还有两颗筑基丹正在等着他去搜刮,高风不禁心花怒放,觉得此次的缠斗实在是太值了。

      如果服用了这两枚筑基丹就能筑基成功,那他就不需要再去参加“血祭之行”了。

      毕竟他去血祭禁地的目的就是为了这筑基丹,如今有了,而且一下还是两颗。

      这让他一时迟疑起来,到底还要不要去血祭禁地。

      好烦啊!先不想了,到时候再说吧!

      接下来,他又来到了“曹师兄”所留的那一滩血前,略微厌恶的看了下血腥的画面后,就又满心欢喜的搜索起战利品来。

      曹师兄的储物袋,就掉落在那一滩血迹的不远处,一下就被他找到了。

      他毫不客气的将“曹师兄”的储物袋拿起,在远离了那滩血迹后,当场把东西从储物袋中“呼啦”一下,都倾倒了出来,而那装着筑基丹的白色瓷瓶和盒子,一眼就被他给认了出来。

      他心中大喜,也顾不得去看其他的东西,急忙弯身把盒子和瓶子捡起,打开检查了起来,果然里面都有一粒褐色灿灿的丹药,虽然味道有些刺鼻,但丹药中所蕴含的强大灵力,他却能感受到一清二楚。

      高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既然确定了筑基丹是真的,那他也没心思现在去辨认其他物品,毕竟这里才刚发生过大战,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赶紧溜之大吉才好。

      高风迅速的把东西都收回乾坤袋,扔进乾坤图后,满意的一笑,就想伸个懒腰。

      可就在这时,忽然身后风声响起,似乎有东西向他猛扑了过来,高风大吃一惊,急忙想侧身躲开,但就在这时,他的丹田处突然一阵的剧烈疼痛,身形顿时一滞,接着整个人就被一个全身luo露、香喷喷的女子侗体,一把给大力的抱住了。

      高风惊愕之下,挣了几下,可是因为丹田处刺痛极具的猛烈,再加上大战刚过,体力还未完全恢复,所以实在是有些挣脱不开。

      见此情景,高风虽然已隐隐猜到了身后之人是谁,但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可是当他的脸孔刚转到一半,就看见一个娇滴滴的面容就已香腻的紧贴了上来,还不停的用香唇狂吻着高风,果然是那位原本动弹不得的“沈师妹”。

      虽然早有猜到,但当他真切的接触到那诱人的酮体时,还是不免脸红脖子涨,心跳加速,“咚咚”如飞驰的骏马一般跳个不停。

      只见此时的沈师妹,满脸通红,一双秀目往外**着情欲之火,四肢就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紧紧从后面死死的抱住高风不放

      原来不久前,这位“沈师妹”虽然因为“暗影缚灵术”的缘故动弹不得,但是高风和“曹师兄”的大战却一点也都波及到她,所有争斗都避开了此女所躺之处,所以在大战过后,她毫发未伤。

      其实在争斗开始前,迷情散的药力就已经开始发作了,“沈师妹”被情火烧得早已神志不清,满眼的幻觉,一心只想与人求欢,但当时由于束缚法术尚在,她无法动弹分毫,倒也显得老实,只是内心深处,被浴火折磨的越发的饥渴。

      但就在刚才曹师兄死了,“暗影缚灵术”也解除了,刚得到自由的“沈师妹”,在满腔情欲刺激下,根本不假思索的冲向了此地唯一的男人——高风,并将他紧紧抱住,这就出现了上面极为香艳的一幕。

      高风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童男子,虽然在大学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但却始终没有和女友发生过关系,最多也就是亲亲嘴、啦啦小手罢了,在被这位“沈师妹”的一阵狂吻之后,他哪受得了这种挑逗,只觉得心神一荡,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了上来。

      再加上,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对坐怀不乱的那一套也十分不屑,所以有些情乱意迷的他,毫不客气的反手楼住了“沈师妹”那赤luo的身体,手指更在其光滑如丝的肌肤上大肆抚动起来。

      经过高风这么一回应,“沈师妹”更加难受之极,虽然她还未曾经历过男女之事,但天生的求欢本能还是让她,开始猛烈去撕扯高风的衣衫。

      “沈师妹”的这一举动,却让有些神魂颠倒的高风,立即清醒了几分。

      他可不敢再这么玩火下去了,急忙右手一翻,一张“定神符”出现在了手中,然后神念一动,施展出了定神术,把“沈师妹”再此拘束了起来。

      接着轻轻一挣,他就从“沈师妹”的香怀内挣脱了出来,再把此女轻轻放到了地上。

      他顺势半蹲在“沈师妹”的身旁,低头端详起了此女春情骚动的诱人娇容,然后目光往下一扫,不由得在其凹凸起伏的赤luo娇躯上停留了下来。

      他很清楚,只要他愿意,眼前的尤物马上就能令他尝到**入骨的滋味,会令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可是在痴迷的看了半响之后,他还是把目光恋恋不舍的挪移了开来,又回到了此女的脸庞上。

      高风皱了皱眉,突然伸出一根食指,往那微张的杏唇上轻轻一抹,感受到了湿润与滑腻以后,又快速收了回来,往鼻下轻闻了起来。

      “真的是迷情散,看来那“曹师兄”并没有说谎!”片刻之后,高风把手指放了下来,自言自语的说道,似乎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

      “大美人,看来你的运气不错,如果吃的是其他*药,恐怕我就真的要辣手催花了!不过既然是迷情散的话,那就没有必要了,想必我现身之前,你就已进入了幻觉,根本不会记得我的面容!”高风单手轻轻托起此女的下巴,望着她迷离的双目,轻轻的说道。

      其实,按理说最保险的方法,应该是让你这个从世间消失最好,毕竟即使是幻觉,还是会有可能留一些若有若无的印象。

      虽然这个几率非常低!但还是不能大意,不过你应该庆幸!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不是一个阴狠嗜杀之辈。

      “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大美女心肠就更软了,若对方是个男人的话,我早就一刀砍了过去了,绝不会如此犹豫的。”高风继续自言自语道,脸上有些无奈的苦笑。

      说完此话后,他沉默了片刻,盯着女子娇美的面容看了好一会儿后,突然低下头去,猛然亲吻在了女子娇艳欲滴的杏唇上,并有些拙笨的吸允了起来,而女子也立即热情似火的给予回应。好半天的**后,高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女子的香唇。

      “人世间的男女之事,还真是奇妙无比!即使不能真**,亲这一口也就算是我对你救命之恩的报酬吧!”高风喃喃的说道,一副不肯吃亏的样子。

      至于此女子的筑基丹,因为是从“曹师兄”手中夺得的,高风自然不会还给此女。

      既然心中主意已定,他就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了。

      他用流沙术将曹师兄所留的下的那滩血彻底翻没于土中,接着高风又在争斗的地方,将一些过于明显的痕迹稍做处理后,又从他处找了一些植被,将此地从新恢复了原状,在反复的检查了好几遍,确定不会留下蛛丝马迹后,这才给“沈师妹”披了件衣服后,夹带着她快速的飞离了此地。

      他往西一连飞出了数百里地后,才找了一个隐蔽的巨岩,落了下来。

      将女子安置在了巨岩之下,高风本想立即飞走,但在回头看了一眼此女满面绯红的样子后,不禁有些心软,叹了口气后,再次凑到了“沈师妹”的身前。

      从怀内掏出一个青色瓷瓶,从中倒出了一颗白色丹药,随后用另一只手将此女的杏唇微捏,将药丸往此女的杏唇内轻送了过去,还有些无奈的自语道:

      “这迷情散的阴毒,虽然不能要了人的性命,但若是长时间不解的话,还是会让人元气大伤的,我就算再做一件善事,顺便帮你解了此毒!也幸好我身上带有这清灵丹,正好可解此毒!要不然我也没有办法。”

      高风边说着,边看着此女将药丸无意识的舔食了下去,那种吸允他手指的妩媚模样,看得高风又一阵的失神。

      他再也不敢在此多待了,急忙把药瓶收起,驾着法器匆匆的飞离而去,他知道,没有多久此女就会清醒过来,再不离开的话,可就要惹出**烦了。

      这一次他冒着夜色,一直飞行了五六个时辰,直到离灵鹫山只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后,才稍微歇息了片刻,等天色大亮后,才大模大样的进入到山门,并返回了灵药园。

      一进园内,高风立马开始闭起关来,三天三夜后,他终于将丹田处那些灵草根茎的药性驱除了大半,而剩下的一点已对他已没有什么大碍,在以后的日子里自然会慢慢被真元自动炼化掉的。

      此时,高风正坐在桌前,欣赏着此次恶战中的最大战利品——两粒足有蚕豆般大小的褐色筑基丹。

      他足足端详了一个时辰之后,才把筑基丹换了个容器,这样一来,筑基丹灵气就不会再流失掉了。

      至于原来的那个白色瓷瓶和木盒,自然要立即毁掉,以防今后因此露出什么马脚。

      不过,这次的收获却是十分丰富的,除了那杆黑色血骷髅旗外,高风竟还从曹师兄的储物袋内,找到了其他两件不错的法器,一件就是当时曾偷袭过他的那个青色绳索,另一件则是个黑色怪钩,看起来都是上品的法器,这足以让他的攻击手段又多了不少。

      更别说,他还找到了数十张属性各异的低中阶符箓,和三、四块中阶灵石。

      高风趁此机会,把所有的战利品都整理了一遍,除非自己能得用到的和一些非常珍贵的物品外,其他的一律全都销毁,以除后患。

      然后,他就又开始迫不及待的考虑筑基丹之事了。

      说起来,高风对筑基丹的服用方法还一无所知。

      是直接将筑基丹吞下即可,还是需先服用其它的东西作为辅助?又或者是还要借助什么外力?

      按他的想法,这么珍稀的丹药,应该非常有讲究的。

      高风因为以前没有筑基丹,所以对此事没有怎么留心,本想等通过血祭禁地之后再去打听的,可没想到现在就弄到了筑基丹,而且还一下来了两枚!

      这就成了迫在眉睫的事了。

      半日之后,高风从传功阁回转来了。

      他一回住处,就一动不动的趴在桌子前,呆呆的看着桌面,直到几个时辰后,才猛然的回过神来,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桌子瞬间就被砸的四分五裂,但是他却视若无睹。

      不久前,他借口学习新的法术,从王宇飞那里旁敲侧击了大半日,终于套出了筑基丹的服用方法。

      原来服用筑基丹进行筑基,既不需要吃什么药引,也不需要借助外力,居然真的直接吞食就可生效。

      按理说这对高风来说再好不过了,但是王宇飞后面的话,却给了他当头一棒,服用之后出现的新问题,这就给高风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让他再次处于了两难的境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