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男脱去校服时

      待天刚黑,二人便丢下车子重新回到了别墅旁的山上。最近又湿又冷,前天还下过雨所幸没造成山火,但院墙和车子被烧得只剩下框架,木结构的房子也颓废地倒在黑色的大地上。

      果然,在残垣断壁上突兀地立着一个巨大金属的方块,这便是地下密室的入口了,不过飞机并没有降落在附近,不知是那伙人速降了下来还是把飞机停在了别的地方。

      “应该有人进去了,你在这看着,我去附近探查一下。”纳威对惊蛰说,“这把折叠枪你拿着,但不到危机情况别用,我马上回来。”

      按纳威的想法,如此国际化的成熟恐怖组织行动应该也是程序化成熟化的,附近最起码要有人望风,可他走了好一圈之后连人活动的痕迹都没有。于是他满腹狐疑地回来了,惊蛰说道:“正好你回来了,快看,那人出来了!”说罢顺手一指,金属入口的门开了,出来一个矮瘦的黑色人影,只见他警戒地望了望周围,便迅速形单影只地跑开了。

      “不会吧?里面也只有一个人?”纳威更是疑惑,但惊蛰说:“你快开枪打倒他再说吧,别让他跑了。”话音未落,纳威便拿过枪瞄了一下,只听“砰”一声那人影便倒下了。接着纳威一把按住要走过去的惊蛰,说道:“先等等。”

      可他们等了许久,那藏于黑云之后白月都又探出了脑袋,这山中还是那么安静,静得出奇。

      “可能他们觉得咱们被炸成那样不敢回来了吧,没准真就他一个人呢?”惊蛰说道,说罢便起身过去了。尽管不愿意,但纳威也跟着过去了,但眼睛还是盯着附近漆黑的树林。

      走到庭院里,纳威发现那人还躺在地上喘着气——这一枪并不致命。便蹲在地下室入口旁借此作掩体,然后对这恐怖分子说:“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北非沙漠的那个组织的人吧。现在你在我们的手上,可以让你们的人出来了吧?”

      那人并没有回答。

      “真的只有你一个人?”惊蛰问道。躺着的人说道:“只有我一个。”此时孟纳威看到这个人身下的血迹很奇怪,昏暗的天光下看去似乎是透明的,并且没有凝固的迹象,突然心说不好,对赵惊蛰大喊一声:”躲开!”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像一道黑色闪电一样从地面弹起,一个飞冲肩把赵惊蛰撞飞了好远,纳威也是反应快,快速把枪对准了那人开了一枪,但那人用一种及其奇怪的姿势扭过来头,从嘴里吐出一道酸液,孟纳威赶紧躲闪虽只有少许的酸液溅到了耳朵上,但在接触到液体的一瞬间耳朵感到了钻心的痛。

      就在孟纳威被击退的时候,那人早已调整过姿势双手死死卡住赵惊蛰的喉咙。惊蛰想把他的手扯开,却发现这嶙峋的手似乎有千斤的力,他的手慌乱地乱抓,却无计可施感到意识便模糊力气也越来越弱。那人倒是轻松,借此闲出只手从腰间抽出短刀就要刺过去。

      这耳朵的痛也顾不上了,纳威急忙跑过去,从怀里掏出了刚才惊蛰看过的小葫芦,握在拳头里照着那人的面门一个火箭轰拳,瞬间葫芦碎成了碎片,里面的气体“噗”的一声也露了出来。

      这一拳本来伤那人不及分毫,但在闻到气体的一瞬间立马僵住,想叫喊出来但那声音就像被撕碎的磁带一样尖刺,接着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啊咳咳咳,我这几天真倒了他妈血霉了。“赵惊蛰躺在一旁咳着喘气,“他是什么东西挨了一枪还这么能打?怎么昏过去了?”

      纳威捂着流血的耳朵说到:“基因武器!那个组织研究的基因项目都是这种东西。那个葫芦是普通葫芦和某种会释放有毒砌体的植物的结合产物——这个人,他也是那种基因工程的改造士兵,蚂蚁就会在紧急时候吐出酸液,他们就把蚂蚁的基因加到这些杀手的体内,所以他才敢一个人来——我这把小口径的枪对他们来说根本危及不到性命。”

      “我操,我以为你说的基因改造就是改改农作物什么的,没想到改造人都出来了啊。”

      纳威没理他,在入口的金属门上调出了一个秘密窗口,然后按了几个按键之后调出了自毁程序,只见的地下室开始冒出火光:“地下室的资料对我而没什么重要的,但让他们得到恐怕会连累好多无辜的人,都烧了吧。”说完拖过来刚才杀手的身体,然后一脚踹进已成火海的地下室。“直升机上的人可能会很快知道我们在这,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走。”

      过一会,两人便回到那辆牧马人的停放处启动了车,在某个森林的山坡上一直一脚油门飞到了坡底的公路上,此一飞跃加落地惊蛰感觉这老车的悬挂的都要碎了。

      “现在你太危险了,一会途径市里你就走吧。”纳威开着车,眉头紧锁。

      沉默了一会,惊蛰说:“兄弟,现在是你有危险,现在的情况我得帮你。”

      纳威转头看着惊蛰,发现这眼神如此真切。惊蛰接着说:“别这么恶心的看着我,先靠边停,你把你耳朵包扎一下,我先开车。”两人之间很少有什么客套,纳威也知道惊蛰这人如果说了要做什么绝对就会做什么,便也不推辞。

      惊蛰开着车,纳威在副驾驶包耳朵。惊蛰问:“现在去哪?。”

      “安全屋,你应该还记得在哪。到那我再想想下一步怎么做,现在我要睡会了,过一会你开累了换我开。”纳威包好了耳朵接着说,“这件事真的是太突然又太乱了。”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惊蛰也觉得有点困,不过他知道纳威的神经一直崩在了最紧,便一笑,想让气氛轻松一点。说道:“都是小事,你睡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