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里美图片

      匡庐离扬州,虽不算太远,但也不是太近,为了不惊动异常警觉的“无敌神刀”他们。上将军和左右两位副将他们必须绕道而行,赶在“无敌神刀”的前面,到达匡庐,汇集早已隐伏在那的精锐旗师,遣散或溃败“风云堡”和“逍遥岛”的人马。

      但是,匡庐距扬州远在千里之外,途经的路线自然不止唯一而言,但九江城却是最快捷的一条必经之路。

      上将军他们料定“无敌神刀”他们必然会走这条通便的路线,所以他们一驰出扬州北城门,便策马改道,走上了临近九江的另一条路线——南昌城。

      然后先行到达匡庐,预计在匡庐的郊外,处理一切事务妥当后,便可以逸待劳等待远行而来的“无敌神刀”他们……

      他们一路上疾行奔程,就在接近匡庐的郊区之际,早有本部的外围警戒精锐骑兵营接到探马回报,协同中军账内的军师和参将们一同前来迎接他们了……

      但当上将军他们得知,近日在匡庐的郊区附近并未再现“风云堡”和“逍遥岛”人马的踪迹时,心中便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

      神思了一会,才突然心有所悟,大呼不妙,“‘风云堡’和‘逍遥岛’的人马一定是早已回转赶回了九江城,传令三军骑兵,随我飞马铁骑踏回九江!”

      掉转马头,正待回程而奔之际,又有一骑探马远奔飞报:“禀上将军,‘风云堡’和‘逍遥岛’的全部人马已在九江城郊外的官道上拦截下了‘无敌神刀’他们……”

      “果真如此?!”上将军心由不安而急,“他们可有什么行为迹象?”

      “据小的飞马回报之时,他们言语已起冲突……”

      “……难道会因为处心积虑的宵小鼠辈混搅了吾皇和本将军千年守候的良缘?……众将士随我快马飞奔驰骋九江……”

      就在话声中,已率先策马飞奔回程,那左右两位将军和侍卫自然亦步紧趋其后了……

      顿时一阵人呼马嘶,整个匡庐郊区的地面都为之地动山摇,所有参与此次行动的上将军本部精锐骑兵和三军的铁骑军马皆已领命急编混组,重新编成前中后三军铁骑部队,尾随着已远行的上将军他们,狂呼怒奔、风驰电掣般疾踏而过,只留下漫山遍野浓雾翻滚的沙尘,凝久难绝于匡庐的郊外……

      而三军之步兵,也自然拔营弃辎,轻装编队,飞步尾随在骑兵之后,赶赴九江……

      ……

      九江城外,靠往匡庐郊区的一条官道远道上,已几近乎荒郊野外。但纵是如此,地处前后两重镇的官道远道,也不应是人迹罕见啊。

      此时正有一支镖队的人马仆卧仰躺在远道上,一支上书“翔龙镖局”旗帜的锦旗,已折断斜倒在荒草地上,整支镖队已七零八落,整队人马也已东倒西歪,遣散成败、已难成队了……

      “翔龙镖局”的总镖头“无敌神刀”也就是那位童颜鹤发老者,此时他已满身血迹,银发纷乱,嘴角溢出的血丝已垂红了白须,他的神刀已刀折跌落,空手纵然紧握,却也隐然发抖。

      他的整个身躯已然不能动弹——胸前的“膻中穴”、“鸠尾穴”、“巨阙穴”、“神阙穴”四大要害穴位已被一位身材清瘦的老者以极快诡异的手法相继点中并按手扣在了“巨阙穴”上!

      别看此老一双似昏似睡的垂目似乎随时都有倒地的可能,但在他那忽睁略现的双目中却闪现着世人难以驾齐的骇人神芒,他就是江湖上的一代霸主——人称“骷髅令主”!

      从地上纷乱的脚印和败飞的杂草以及向外翻飞的尘土,不难看出他们生死相搏已经不是只那么一小会了,而如今“无敌神刀”胸前的四大要穴均因技不如人、力不从心而被对方迅如闪电般地一气呵成拍中扣住了!

      “膻中穴”,在胸部,前正中线上,平第四肋间,两**连线的中点。经属任脉,是足太阴、少阴,手太阳、少阳,任脉之会。一旦点中,则内气漫散、心慌意乱、神志不清!

      “鸠尾穴”,位于脐上七寸,剑突下半寸。经属任脉,系任脉之络穴,一旦击中,则会冲击肝胆,震动心脏,血滞而亡!

      “巨阙穴”,在体前正中线,脐上六寸处。经属任脉,系心之墓穴。一旦拍中,则会冲击肝胆,震动心脏而亡!

      “神阙穴”,位于脐窝正中,经属任脉。冲击则伤气身体失灵。

      这几处穴位,个个都是人体的要穴或死穴,一旦被制,纵是功高凌天也是回天无力。这不,“无敌神刀”一被扣住穴位,便已动弹不得。

      尤其对方的功高莫测,更令自己已尽心力而难以神抗。尤其令他悲伤心痛的是,随行的二三百人均已毙命在他们的掌下。

      更甚的是,随时往返于他们与就近已秘密集结的前朝军队保持最先讯息的密探也已被他们毙命掌下,纵然前朝军队也会很快得知消息,但总会出现一会的盲讯时段,而对方正好可以利用这一暇隙,企图心达所愿……

      “嘿嘿,‘无敌神刀’,”“骷髅令主”嘿嘿冷笑了两声,声音不是很高,“阁下的刀法果然不愧有‘无敌’之称,如果不是遇到老夫,在场的还难有几位能制得住你了……”

      “无敌神刀”缓缓闭上了双眼,他知道大势已去,心中只想着速死,不再理会此人的冷讽热嘲。

      “老夫再问阁下一句,前朝遗宝究竟绘图何在?”

      “无敌神刀”依然没有回答,他在试着运气逼宫——试图用已身的内家真气逆血运气,逼退“骷髅令主”扣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四处穴位,以图自决……

      “……算了,令主先生,”在“骷髅令主”身旁的一位身材颀长,五咎长须飘拂,颇有些礼贤文士风范的六旬老者有点焦急地开了口,“既然他此时不肯说,那就将他先行带走吧……”

      此老,就是“风云堡”的堡主“枯肠轻云客”。他的话音很明显,就是怕前朝和当朝的两部军队会不刻得讯赶驰此地,那时可不好轻易脱身了。

      但他的话音,也隐隐透着对此老的尊敬,毕竟此老是“风云堡”的贵客佳宾,功高难测,功劳也是卓著显赫。

      “怎么?带上他岂非累赘?”在“枯肠轻云客”身侧的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煞气,目露凶光,同是六旬左右的老者有点不耐烦地异议,“如若再重施辣手,纵是此人再硬骨傲气,也只怕不吐不快!”

      他就是“逍遥岛”的岛主“凄毒苦叟”。此老心狠手辣,火爆心性,难容他人的异己心意。

      “骷髅令主”只是淡淡地侧头看了看他一眼,便又复首转向了“无敌神刀”——他心里其实很是看不惯此老的有时言行,只是此时碍于“枯肠轻云客”的情面,而不好也没有逆言相论。

      这时,“骷髅令主”才惊讶地发现“无敌神刀”已口喷鲜血,睁目笑意地撒手倒在了地上……

      “嘿,‘无敌神刀’,有时阁下还真是‘无敌’了,”“骷髅令主”不由地感慨了一声,“就连老夫施手封住的穴位也能逼解自绝……”

      “枯肠轻云客”和“凄毒苦叟”亦吃了一惊,虽也觉得心憾,但已无可奈何了……

      难道,就这样让前朝的遗宝绘图就此随风而去,从此烟消云散?而前朝精心宝藏的遗宝迄今往后,就将永远迷失尘封,而成垂涎心迷吗?

      已容不得他们再细想了,因为在不远处的远方已响起了浓烈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如排山倒海般瞬间扑压而至……

      他们不知道对方是前朝的军队还是当朝的军队,但总之此地已不宜久留,当下“枯肠轻云客”和“凄毒苦叟”各自清啸一声,便领着身侧周遭的一批人数可观的两班人马朝近在咫尺的九江城内倾城而逝了……

      场中留下的只是一些可以勾起尘封心忆的思绪,但终会尘埃凝落、随日而逝。

      但当日之事不久已成为整个武林的议题,尤其是前朝的遗宝……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