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性家地址

      苍介叹了口气。为了能够尽早脱身,稍微的动动脑子吧。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

      “房间里好热啊,洋子小姐,你平时空调都开这么高的吗?”目暮警官用手扇了扇风,问道。

      “没有啊。”冲野洋子疑惑不解的说着,“我记得我走之前明明已经把空调关掉了。”

      “这样的话,那就奇怪了。”

      目暮警官思索起来。

      “奇怪的事情可不止这个哦,目暮警官。”这时候,那个蓝色西装小鬼开口说道,“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地上的周围的确是有湿掉的痕迹。”

      旁边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小女孩无言的点了点头。

      “还有这个椅子,房间的一切都很凌乱,但只有这个椅子完好地摆着。如果说温度过高是为了让我们无法正确的判断死亡时间的话……”

      苍介走了进去,找到了小兰。

      “毛利,这小子是谁啊?”

      “哦,他叫江户川柯南,是今天开始正式寄宿在我们家的孩子—不过严格来说昨晚就住在我们家了。”

      “昨晚?”

      苍介眉头一皱。

      昨晚……如果没有记错,应该就是工藤新一“被警察雇佣去查案”的那个晚上。

      穿着和工藤新一完全一样的衣服,长的也有几分相似,最重要的是在工藤新一消失以后出现。

      “毛利,你不觉得这个小家伙长的很像工藤吗?”苍介问道。

      “哪有啊,新一又不戴眼镜。”

      苍介:“……”

      因为柯南的侃侃而谈,目暮警官和毛利大叔已经围了过去。

      柯南尴尬的笑了笑,转向了步美,一脸严肃地说道,“不可以乱说话哦,小孩子会碍事的。”

      毛利小五郎往柯南的脑袋上种了一个蘑菇,“碍事的是你!”

      不知为何,看着这个蓝色西装小鬼被打,苍介有一种很愉快的感觉,就好像工藤新一被打了一样。

      “死因已经知道了吗?”目暮警官走向验尸科的人。

      “嗯,是这把刀致死的。”

      “那这把刀是属于你的吗,洋子小姐?”目暮警官看向冲野洋子。

      “是,是的。”冲野洋子怯懦的点了点头。

      “难道你们怀疑洋子小姐是凶手吗?”冲野洋子的经纪人山岸荣问。

      目暮警官没有直接回答山岸荣的问题,“你们认识被害者吗?”

      “哦,那要靠得近一点才能看清楚。”山岸荣说着,推着瑟瑟发抖的冲洋子的肩膀往尸体的方向走去。

      山岸荣突然摔了一跤。

      “你到底有没有见过他?”目暮警官开口问道。

      “对……对不起,我确实是不认识这个人,是不是啊,洋子?”山岸荣说话有些结巴。

      “嗯……嗯。”冲野洋子也说道。

      太假了。

      苍介内心无语的吐槽。你的语气,神态早就说明了你认识他。就连你刚才的摔跤也都是假的,目的是从死者身边拿走什么东西。

      这种东西在更高级的演员(指苍介)面前是没用的。

      江户川柯南突然从角落里跑了过来,撞了一下山岸荣。

      同样也是故意的。

      “对不起。”道了一声歉,他好像是踩着什么东西似的,一点一点的往后退。回到角落以后,柯南拿起了地上的东西。是一根头发。

      “为什么要藏头发?难道……”

      苍介也注意到了。

      不仅是这根头发,还有名为江户川柯南的小鬼那异常的举动。

      “总觉得想要破解这个案件好像还缺少了点儿什么。”柯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寻找着些可以完善推理的证据。突然,他看到了什么。

      “诶诶,警官,我看到了……”

      “小孩子走开走开。”

      “可恶,大家都把我当累赘……”

      正当柯南苦恼的时候,他突然灵机一动,跑到了沙发后面去。然后,一个成年男性的声音响起。“警官,沙发的下面好像有东西哦。”

      这一切都被苍介看在了眼里。

      江户川柯南刚刚跑到了沙发后面,然后沙发后面就传来了一个成年男性的声音。

      目暮警官果然被吸引过去了。

      “是一个耳环?”

      “这是优子小姐的耳环?”冲野洋子认了出来。

      “优子小姐?”

      “嗯,是与我同时出道的池泽优子小姐。”

      ”这么说的话,优子小姐因为电视连续剧的女主角换成了冲野洋子而一直怀恨在心。”

      “好,现在真相大白了。”毛利小五郎一指门外,“凶手就是池泽优子小姐,现在去抓捕她吧。”

      众人:“……”

      不过江户川柯南的问题就晚点再说吧,先看眼前的杀人案。

      当然,苍介已经通过某些方法确定了这起案子的真相。但他不能说,不能按照他的破案方法说。

      凶手是自杀。

      他是通过刀分辨出来的。那把刀有握手的地方,就是像是齿轮一样,那是放手指的地方。

      背后中刀,那就是偷袭。而对方中刀的地方对应的正面大概是胸口朝下一点,那个位置一般人刺的话应该是横着握刀,那样顺手。但刀却是竖着扎进去的。

      但这并不是决定性的证据。

      而且,这一点不能说。因为说了不就代表用刀很熟练吗?虽然可以解释为观察细致,但总归会给某些观察细致的人留下把柄。

      那么就再找线索。

      凶手握着的头发。

      尸体的周围有一滩水。

      过高的温度。

      地板上的凹槽。

      椅子完好无损的立在那里。

      “我知道了。”

      外卖小哥又开始破案了。

      “为了节约时间,我就直接说结论吧。”苍介环视一周,说道,“凶手是自杀的,但他却想摆出他杀的样子。”

      “之前山岸先生从死者的手里拿了一根头发吧?那应该是洋子小姐的头发。先不管其他的,从背后被刺杀的凶手怎么可能手拿头发?”

      “死者自己利用冰块固定住一把刀,然后从椅子上背对着刀直接倒下,自杀身亡。为了让冰块快点融化,所以死者才会把空调开到那么高的温度。你们看地板上,地面有着水渍,而且还有固定刀的凹槽。”

      “凶手为什么要自杀而且还装作他杀的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想可能和这个耳环,和池择优子小姐有关系吧。”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叫池泽优子的女明星,肯定会因为私闯民宅而断送自己的明星生涯。

      “那么这件案子就先结了吧。”

      目暮警官说着,来到了苍介的背后,用力的拍着他的肩膀,“北原老弟啊,没想到你的脑子竟然这么好啊!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

      苍介:“……那我就先告辞了。”

      后日谈。

      那个男人是冲野洋子高中时的前男友,和冲野洋子分手了,然后想复合,跑到冲野洋子的家里。

      他把潜入冲野洋子家里的池泽优子的背影看成冲野洋子,上去抱人家,被人推开了,然后心里承受不住,自杀了。

      而池泽优子则是多次潜入冲野洋子家里,寻找她的黑料。虽然她死不承认,但那个耳环还有楼下保安的证词已经可以定罪了。

      苍介没有直接回希望之花,而是转了个身,前往了米花町2丁目21番地,也就是工藤邸。

      他要去调查一下。

      如果江户川柯南真的是某个高中生侦探变的,那这个秘密一定很值钱。无论是要求工藤新一给封口费还是把这个消息兜售给琴酒,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然而恰好,他走到工藤邸门口不远处的时候,看到了一组人从里面出来。领头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茶色短发女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