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越狱者侵犯少妇

      被锁链困住的老人向阳喊到:“这位小姐,救救我啊。我会报答你的!”

      原本有些沉默的气氛被这叫喊声打断,顾辞转头看向这个真正的向阳,他身形有些狼狈,脸色苍白。

      虽然看起来很可怜,但是顾辞心里却同情不起来。她看向向阳说道:“五十年前,你借助司南的能力成为向家小姐的夫婿;五十年后,又用司南的画成名,你这样的人凭什么让我救呢?”

      向阳没有半分羞愧,他喊到:“我不是好人,我认!但这是司南欠我的!你以为他为什么那么心甘情愿的为我画画!”

      顾辞不由的想起之前两人争辩的话,向阳缓了口气继续说道:“当年向家确实是想找一个有绘画天赋的女婿,但是向家女婿不能只会画画。”

      他看着司南嘲讽道:“这家伙从小就是这样,除了画画其他一窍不通。如果没有我,他早就死了!原本我和向辛过得好好的,但是这个家伙偏偏要出现勾引了向辛生下了孽子。”

      说道这里时,向阳看着司南的眼神带着浓重的恨意。司南身形微弯,他说道:“她当年只是欣赏我的画,我们之间清清白白。”

      向阳显然已经听不进他的辩解,他冷笑道:“清白,如果清白为什么她会抑郁而终,为什么你会任我摆布。因为你们心虚!”

      此时,顾蓝带着一群警察和商香两人来到了洞内。顾辞和为首的警官交代了自己了解的情况,警官似乎见惯了这种狗血的案情。

      平静的吩咐其余人把司南和向阳带回去审问后,他对顾辞说道:“之前听说过顾小姐的事迹,没想到有缘再次相逢。我叫项城。”

      两人寒暄几句后,项城就带着人准备离开了。在司南即将进入警车市,顾辞问道:“你之前忍了向阳那么多年,却在最近突然忍不下去了。你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司南身形一顿,他看向顾辞说道:“因为我遇到了一个人,他叫M。”

      说完这句话后,司南就进入了警车离开了。顾辞看着车慢慢远去,只觉得浑身发凉。又是M,他到底是谁?

      商香和展年此时走了过来,她显然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充满疑惑。

      顾辞看着面前的两人,叹了口气和她说了那对兄弟的纠葛。商香听完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勉强的和顾辞道谢后离开了。

      顾辞很能理解她的心情,换她也是需要冷静一段时间的。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顾蓝才凑过来说道:“真的好狗血啊!真画家不是真画家,假画家也不是假画家。”

      顾辞听到他的话,一时笑了:“你的话,某种意思上也没说错。”

      被顾蓝无厘头的话成功打断思绪的顾辞,索性也暂时搁置了自己的忧虑。

      等到两人回到市区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下午。顾辞看向脑内的游戏界面,真假画家(已解决)。她点开任务后面的礼物图标,一行信息出现:案件成功解决,奖励免费搜证一次(累计五次)。

      顾辞有些疑惑的看着奖励,这奖励是不是被克扣了呀?

      车猛的停住了,顾辞抬头一看。发现有一个女学生摔倒在车前,车附近还站着几名女高中生。

      那些女高中生骂骂咧咧的说道:“要是被我们看见你还敢纠缠黄湖,你就等死吧!”

      看到顾辞两人下车,女高中生们瞪了一眼那个摔倒的女生就跑了。

      顾蓝骂道:“现在小孩欺负人都那么狠的吗?”

      顾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蹲在摔倒的女孩子身边柔和的问道:“小姑娘,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女孩子低着头轻声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能起来。”她勉强站了起来,身形有些趔趄。

      顾辞问道:“她们是你同学吗,要我帮你报警吗?”

      女孩子抬起头勉强朝她一笑说道:“谢谢姐姐,不用了。我该回去了,姐姐再见。”

      说完这句话,女孩子一瘸一拐的离开了。顾蓝说道:“这小姑娘好漂亮啊,如果是我那时候,这样的小姑娘都是被一群人围着讨好的。”

      顾辞想起之前看到小姑娘身上的衣裳,虽然干净但是磨损得厉害。对于家贫的女孩子来说,美貌不是财富,反而是灾难。

      对这次偶遇,两人都没有多在意。顾蓝有些忧虑的说道:“阿辞,我们明天去寺庙拜一拜吧。你最近的运道简直邪了,到哪都出事!”

      顾辞琢磨了一下,不知道寺庙有没有高人能看出她脑中的东西。她说道:“好呀,去哪?”

      顾蓝犹豫的看向她说道:“你怎么同意的那么快?”

      “不是你说要去吗?”顾辞无奈的看向他。

      顾蓝也不纠结,和她分析起S市内哪家寺庙更灵验。听着身边人的声音,顾辞渐渐睡着了。

      顾蓝看到她睡着了,也不在说话。没多久,他把车平稳的开进了顾家。他拍拍顾辞的肩膀,顾辞清醒了过来。

      两人一起回到了顾家,顾蓝进门后就开心的坐到顾章身边。他说道:“父亲,我刚才和顾辞约好了。这两天抽时间去寺庙拜一拜,你和青哥要去吗?”

      顾章收起报纸说道:“我就不去了,阿青你带他们两一块去吧。”

      顾青恭敬的说道:“好的,先生。我这就安排。”

      顾蓝开心的说道:“有青哥在,我们就不用自己准备啦。”

      顾辞不是很想说话,如果脑子里的游戏不解决,她的运道大概是改不了了。

      过了两天,顾青带着两人上了S市最出名的清风庙。三人一路闲聊着清风庙的过往事迹,准确的说是顾蓝和顾辞再说,顾青时不时搭两句。

      等三人来到半山腰的时候,顾辞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示意顾青暂时停车,顾青和顾蓝都看到远处的人。顾蓝叹气道:“又来了,你的运道真的有问题啊。”

      顾辞下车走了过去,赵亭和领着一群警察正在查探现场。

      赵亭和听到动静抬起头,带着几分惊喜的说道:“顾辞,好久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