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姬直播下载二维码

      等到再次醒来,阳光已充满了整个桃林,柔和的光线打在锦书的脸上,山上竟被覆盖了落叶,并不觉得阴冷,周身竟然十分温暖。

      锦书,惊醒后立即起身,对自身周身探察一番,还好,除了指尖的那几道血痕,没有任何损伤。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却扭头看到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小姑娘,着素衣躺在自己身边,也被落叶覆盖住身体。

      锦书吓了一跳,仔仔细细探查,这小姑娘竟与自己一般无二,而且,是活的。

      锦书将小丫头背回去,放置在自己的床上,细细照料。

      小丫头一直沉睡,一直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却迷迷糊糊地直喊饿,锦书闻声赶到,十分好笑,送上饮食。

      眼前与自己这张一模一样的脸,让锦书百思不得其解,那天月圆之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几次欲把这件事告诉墨鱼,但总有一种念头,压制了她的想法。

      这是来自于女子强烈的直觉:再等等,再等等。

      这不周山的地界是极其宽广的,以不周山的祈福大殿为中心,向外划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

      东面临海,茫茫空阔无边;

      南面是已有数百万年历史的茂密森林,深不可测;

      西面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峡谷,峡谷深处有一道深渊,深不见底,常年阴暗潮湿,不可观测。

      北面有一条宽广湍急的河流,常年流经不止,黑龙潭便在那个位置。

      自从跟随师父守山开始,墨鱼就牢牢记住了结界的位置,定期还要巩固仙障,防止一些妖魔鬼怪的擅闯。

      犹记得,几千年前,一只修行千年的蛇精误闯了进来,尾巴已经被砍断,拖着残缺的身体,强行破开仙障,躲入不周山,墨鱼感应到仙障的波动,瞬时要斩首蛇精。

      蛇精苦苦哀求,墨鱼终是狠不下心,蛇精一把鼻涕一把泪,发愿在不周山修行,绝不造孽,墨鱼思虑片刻,放他走了。

      那蛇精回望一眼,满是感激,而后迅速消失在深林之中。

      不周山有没有妖怪?

      当然有。

      墨鱼不是个狠心的神仙,他容许这些妖怪的存在,这也是师父的意思,师父常常感慨,那些精灵鬼怪求生不易,皆因妖届混乱,常见屠戮。

      一些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小妖怪,只求个安身保命之所,想要有个好前途,唯有好好修行,得道升仙。

      不周山便是个绝佳之地。

      师父也立下规矩,只限于那些本性纯良的妖怪,只要好好修行,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不去争抢斗狠,便接纳这些妖怪,安心地住在不周山。

      至于,不周山地界宽广,守山不易,

      早在师父守山之时,就早已布局好了一切:

      一个身躯庞大的黑蛇精在东面海域驻守;

      一心求道升仙的巨鹰,看守南面的深林;

      一头修行万年的黑熊怪,道法高强,镇守西面峡谷;

      北面的大河,则由一只神龟常年镇守,这只神龟与其他的妖怪不同,早在墨鱼守山之前就一直在了。

      这几位管事守在各自不同的区域,镇守不同的地界,加之墨鱼布置的仙障,这些妖怪全被管事管束着,只要不去犯事,不周山的仙障,反而把这些妖怪守护得很好,安心修行,早日修得正果。

      也有不长眼的,心术不正的妖怪,闯入不周山作乱,动了仙障,均被管事的制止,实在是法力高强的均被墨鱼一剑封喉,顺便取了妖丹,炼制丹药。

      里面的妖怪感激他,外面的妖怪恨极了他。

      墨鱼的名号和仙术,帝宫不甚知晓,眼高于顶的刻薄仙官,也未注意过,这个位处仙乡僻壤的墨鱼仙君,但是那些妖怪,早就将他的大名传遍三界。

      有些妖怪修成正果,成了地仙和散仙,总会前来感谢墨鱼,送些仙草之类的礼物,墨鱼也不客气,全部笑纳。

      一只谄媚的野猪精,羞涩地手捧一颗红色的异果,送给墨鱼做临别礼物。

      那野猪精已经修成人形,膀大腰圆,胸肌发达,脸是宽了点,却还是耐看的,倒是一心求道,墨鱼也帮助他不少。

      苦修之下,终于修成了人形,成了仙,甚至入了仙籍,在等待封号的时间,实在是闲散,便到处去拜访神仙。

      未想到机缘巧合,在拜访咸极道人吃茶时,遇到一个气焰嚣张的散仙,在仙府撒野,被身姿魁梧雄壮的野猪仙一拳制服,哭着跑开了。

      被咸极道人一眼相中,当下聘他去守仙门,包吃包住,每月还有仙奉,再配上两把玄铁神斧,格外威风,甚是不错。

      虽然是地位低微的小仙,但是能得到这样的工作,还是心生欢喜。

      且因咸极道人可不是一般的神仙,最喜欢研制各种仙家法器,做工精致,质量上乘,一旦出了新的法器,总是被各路神仙抢购的,每次进贡给帝宫的也数量有限。

      墨鱼暗想,那咸极道人的乾坤袋子到是好用的,在帝宫都是出名的,只是常被人觊觎制作秘法。

      想必是曾出现盗窃的情形,看重这野猪精功法不错,憨厚肯吃苦,且熟悉妖怪的套路,让他守门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遂对他夸奖一番:“不错,我一直看好你的。先去守门,以后说不定,就是入室弟子。”

      野猪仙咧嘴一笑,送上礼物,转脸却又哭哭啼啼:“谢仙君当年收留,只是不知道何时再见仙君,甚是不舍,呜呜呜呜......”

      他这一哭,竟不知道怎么劝,转移了注意力,对他手里的果子,来了兴趣。

      那果子生的奇怪,椭圆形巴掌大的果子,红褐色的皮,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皮上有星星点点的尖刺,花蕊长在顶端的位置,散发出一股恶臭,墨鱼闻见了,呕吐不止。

      “我待你不薄,你何故?”

      野猪精惶恐,跪地痛哭:“这是“续生果”,世间罕见,仙界也极为难得,仙人将它的外皮剥开,内核炼制成丹药,即便是受了难以医治将死的重伤,也可痊愈,有去腐生肌,断骨重续的功效。”

      墨鱼登时来了兴趣,凑过去细看,还没坚持一秒钟,又是一顿呕吐。

      “可见排毒效果还是不错的,”墨鱼心想,想必数万年间,又有些新品种的仙草进化了,自己不认得了,估计是这股味道,让他避而远之。

      遂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强忍着恶臭笑纳了。

      且送上,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吃得苦中苦,更上一层楼之类的祝福,野猪精依依不舍,眼含热泪,一步三回头,缓缓地,缓缓地,缓缓地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