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金融大亨

      我接电话后铃子第一句话就是她很想我,和QQ里说的一样。

      “还有呢?”我故意把语气放的冰冷,不能让她太得意忘形。

      “你还生我的气吗?我都道歉了,不生气了好不好?”

      “你不是装可怜吗?你继续装啊。”

      “我没装,真的有点冷。”

      “你不知道开空调啊?”

      “想你的时候我不想开空调。”

      “知道自己错了负荆请罪?”

      “那你还生气不?”

      铃子的温柔语气和我的生硬的态度一直保持着鲜明的对比。

      “你不知道要多穿点衣服的吗?还冷?”

      “你心疼我不?”

      “自己找罪受不要指望别人心疼。”

      “我就想你现在能够抱抱我。”

      “好了,别闹了也别说这些没边没际的话了,苦肉计不好使。”我把语气放缓了一些。

      “你不生气了就好。”

      “傻瓜,我生什么气啊,你不是都投降了吗?我是那种给台阶也不下的的吗?”

      “我真的怕你再也不理我了。”铃子开始用撒娇的语气说话。

      “我要是真不想理你我是不会找借口跟你吵架的。我可以直接不理你不更直接吗?”

      我觉得我的想法铃子应该懂的。

      “喔。”

      “好了,既然是无条件投降那你是不是也得有个投降仪式啊?”我在想办法整整她逗她开心。

      “你想干嘛?”

      “既然是投降嘛,你就左手一件白内衣右手一件白内裤给我在房子里转十圈先,转完了我就原谅你。”

      “死猪头,你在耍我呢,你要我那样做人家还以为我和你一样是疯子呢。”铃子自己也在那边笑了。

      “不做我就挂了。”

      “我穿的是白色睡衣,我给你转十圈好不好?”

      铃子舍不得挂电话。

      “你别跟我说你没穿内衣就行。”我有时候偶尔也跟她开开成人似的玩笑,所以她会说我俗。

      “你浑蛋,不穿会变型的,我还不想那么快就成老太婆呢。”

      “你穿不穿我不知道也看不到,不过现在你应该去睡觉了,不要骂我,我是怕你冷到了。”我也没有心思再说什么,铃子现在已经变的开心了,所以事情就可以结束了。

      “我在躺上躺着的呢死猪头。”

      “那就挂了电话闭起眼睛睡觉了,别吵醒了孩子。”

      “我没跟她睡一起的,我想和你说会儿话,你都好久没有理我了,我要把你欠我的补回来。”

      “其实我今天挺累的,不想多说话。”我只好试着让她放过自己。

      “那我给你捶捶背好不好?”

      “好,下辈子。”

      “那你现在陪我多说会话呗。”

      “你这是在跟我做交易吗?”我笑着问。

      “死猪头,没想到你浑起来是真的浑,什么叫我在跟你做交易?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是你自己说的。”

      “猪头…”铃子换了一下语气。

      “怎么了?”

      “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很久没有碰女人了现在有那个想法。”

      铃子竟然明目张胆的问起我这样的问题来。“我看不是我,是你吧!”,既然她今天晚上敢跟我聊这个话题那肯定是她男人没在家。

      “我问你呢,我是女人,不像你们男人。”

      “那我跟你说我刚睡过你信吗?”

      “就你们宾馆里的那些女的?我才不信呢,你不是那种男人,我相信你不会那么没品味。”

      “你怎么不把我说成和尚?”

      “你老实交待,是不是很久没有碰女人了?你又没有老婆。”

      “所以你别惹我我啊我跟你说,赶紧睡觉。”

      “嘻嘻,你终于承认了。”

      “很好笑吗?”

      “我没有笑你。”

      “你是真的该睡觉了,不要太过份。”

      “死猪头,我在偷偷的想你呢。”铃子的声音比刚才更温柔,如两个有抱在一起时在耳边低低的私语。我知道她说的偷偷和她平时里说的想你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你是不把我当男人还是不怕我真的生气?”

      “我把你当我的男人。”

      “原来你说的想我就是这样想的吗?”

      “没有,今天是你先惹事的。”

      “我是逗你开心的,所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你有必要那么敏感吗?”也许是刚才自己说话有过份了。

      “当然敏感了,女人和自己喜欢的人说话都是很敏感的你不知道吗?我现在很想你,想要你。你现在应该知道是一种什么感觉吧,心里想你,身子也想你。又幸福又难受。”

      “不许再说这个了啊,再说我就要生气了。”

      “你是不是也想我啊?你过来我陪你。我让你抱我一会儿。”铃子并没有听我的,她竟然不怕我生气。

      “我不敢想你,我不想自己找罪受。”

      “猪头,你要我吗?”

      “你要是还聊这样的话题我就当你在耍我,我不会理你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没有耍你,我是问你真的,你会要我吗?”

      “你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跟你男人一起睡了?”我也直接问。

      “睡,那是夫妻之间的义务,我很久没有像现在这种感觉了,我现在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

      “你变了。”

      “我没变,我还是那样爱你,听见你的声音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要你抱抱我,想要把自己给你。”

      “我现在有点怕你了。”我不知道铃子今天怎么会这样,以前我可是阻止她聊这种话题的,但是现在我阻止不了。

      “我从来都没有和除了我男人之外的男人睡过,我一直都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在没有认识你之前的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做出任何出轨的事情来,可是当我确定自己爱上你之后我就知道我的想法是错的。”铃子自己说自己的。

      “你的身体没出轨,可你的思想早就出轨了。”

      “所以我的身体出不出轨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的意思是你会出去随便找个男人睡一觉?”

      “你浑蛋,不要把我想的那么肮脏好不好?我一直都没有行为上的出轨,就算会,大概也只有当我面对你的时候,我知道你并不在乎行为上的出轨,要不然你也不会和诗雨她妈在一起,你最恨的就是精神出轨的人。”

      “我们决不会有行为上的出轨。”我说,我是不会去见她的。

      “所以请你允许我偷偷地想你。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变。”

      “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善良温柔懂事善解人意的女人,我喜欢这样的人,说真的,我到现在一直在寻找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女人。”

      我把话题转出来,我发现我想要的正是没有办法得到的。

      “那你的意思是你是要我的是吗?”

      “又来。”

      “我是说真的,如果有一天我们相见了我给你你要是不要我我会很伤自尊的,我是个女人。我对你什么都有信心,惟独对这个说实话的,我没有。虽然你是个男人,但是你不是普通的男人,你的孤傲使每个女人都想接近你,但又不敢接近你,你当时小小年纪就有了与你年龄很不相符的孤傲,我想不爱你都不行。”

      “别给我灌迷魂汤。”

      “没有,其实我一直害怕把你放网络里,女人粘上你三天,要是不爱你就基本上可以排除女人的行例了。你的思想和语言能力对女人大小通吃。”

      “可惜没有一个人像你。而我们只能说下辈子。”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让别人爱上自己,可是我已经不会再爱上一个人了,一个如她般的女人。

      “你现在要是在我身边,我肯定会情不自禁地跟你走的。”

      “是啊,现在肯定会,明天早上就不一定了。”我笑着说,相信铃子一定听得出来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死猪头,你敢笑话我。”

      “你挺可爱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