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电车电影

      “把你手中的鱼放下,其他的端走。”

      他端倪了会,发现这些菜肴都制作的极其精致,有极品燕窝,花胶之类的。

      “这…”

      林月月一脸骇然,这可都是御膳房用名贵食材精心制作的菜肴,现在他居然只要一条鱼?

      “其他的菜就赏你们吃吧。”

      三女闻言,纷纷跪倒在地,语气颤抖的回答道:“奴婢不敢,这些是女帝吩咐下来的,我等是万不能吃的。”

      苏鱼微微皱眉,冷漠的语气说道:“你们要是不吃,我就在女帝面前说你们伺候的不好,自己思量一下吧。”

      他知道在这种封建社会,这种震慑力绝对是最好的。

      “你到我面前来。”

      苏鱼见几人还是犹豫,淡淡的对林月月说了一句。

      “是。”

      她也不敢违抗,只得放下手中盘子,有些胆战心惊的一步步走到了他面前。

      苏鱼微微一笑,脑袋凑了过去在她耳边轻喃了一句:

      “以后我的生活都是由你们照看,我自然不可能亏待你们。”

      一股热气溢进林月月的耳畔,令她娇躯一颤,脚步往后挪开几步,心跳不知为何加快跳动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产生一种本能的抗拒却又期待的这种感觉?

      脸颊更是“唰”的一下变得俏红。

      苏鱼把这些看来眼里,他明白这是异性相吸的身体本能反应。

      更何况这些女子从未感受过这些,所以反应而过激烈。

      “女帝自然不会怪罪你们,我也不会将这事说出去。”

      “我…我…”

      林月月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低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

      片刻后,三女端着剩下的菜肴离开了凤仪殿的主宫后来到后面的偏殿内。

      “月月姐,这些东西我们真的可以吃么?”

      那位年纪只有十五六出头的女孩看着手中的精致菜肴,咽了咽口水后喃喃了一句。

      她从小出身微寒,长在偏远的小村落,前几个月才进宫来服侍。

      连肉都少吃,何况这些燕窝这些。

      “月月姐?”

      俩名宫女见林月月从宫里出来后的脸色一直泛红至耳根处,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吃…吃吧。”

      她缓过神来,有些忐忑的说了一句后朝屋内跑去。

      ……

      【2??林月月好感度+5】

      【自动转化星力值:10】

      看着眼前弹出来的虚拟界面提示,苏鱼有些吃惊,这随便说了几句话就搞定了?

      按照系统提示,对方身份程度都对应的??级,这个林月月属于掌事宫女,对应2??。

      转化的星力值变成了成倍增幅。

      看到如此简单就能获得这些星力值,苏鱼自信感爆棚,以他的颜值还怕无法让对方产生好感?

      闲来无事时,他继续修炼星力,外面的天空慢慢昏暗,已近黄昏。

      “公子,该沐浴了。”

      三女再次来到主殿,微微弯腰行礼。

      “沐浴?!”苏鱼愕然,该不会是…

      “新衣裳已经为公子准备好,是内务府按照古籍中样式特别赶制出来的,请公子准备一下,我们服侍你沐浴更衣。”

      苏鱼:……

      “那个…你们服侍我沐浴?!”

      他咽了咽口水,虽然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期待感,可这有点离谱啊。

      况且他根本不喜欢别人给他洗澡,能想象到那软绵绵的纤纤玉手抚摸在你肌肤上时那种触电般的感觉,直接令苏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个…你们把沐浴用的东西准备好,我自己来就行了。”

      他脸上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回答道。

      “这…公子,女帝亲自吩咐要服侍你沐浴,并且指派来了画师,说要将来你完完整整的画下来。”

      林月月低头轻语,她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在好奇男人的身体究竟是怎么样的。

      苏北:“???!”

      “难道你们不晓得男女授受不亲么?”

      “何为男女授受不亲?”

      林月月茫然,秀眉微挑,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种词汇。

      额…

      苏北当时哭笑不得起来,跟这些人说男女之事就等于对牛弹琴啊。

      ……

      在三女的带领下,他很快就来到了凤仪殿后面的偏殿中,走过纱帐后一股令人陶醉的花香迎面而来。

      房间不算大,但烛火有些昏暗,中间摆了一个大木桶,看起来跟前世那种大澡盆似得。

      苏北伸头朝木桶里面望去,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只见里面撒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瓣,十分的漂亮。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才能体验到这种洗澡方式。

      “见过苏公子…”

      不等他完全环视这房间,坐在木桶旁边的一位清秀女子缓缓起身朝苏北行礼。

      苏北闻言望去,果然见这人旁边摆好了一个画板。

      这TM不会真的要将自己洗澡画下来吧?

      这女帝未免太变态了?

      “咳咳…那个你们全部都出去,本公子需要一个人沐浴。”

      他假意轻咳了一声,沉声道。

      “这…苏公子,奴婢奉旨前来,若就这样离开…”

      那画师闻言后顿时跪下,语气颤抖的回答着。

      包括林月月三人也急忙劝阻苏北。

      “那我不洗了!”

      苏北脾气上来,直接转身离开。

      让这么多人看他洗澡,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不等几女反应过来,人已经走出了房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